书籍详情
救命!偏执魔尊非要我做他白月光

救命!偏执魔尊非要我做他白月光

仙侠奇缘 | 林幼鱼陆余白 | 连载中
2023-02-07 16:47:33
推荐指数:
“修瑾,你身为兄长不阻拦师兄弟,乃是最该责罚的。课余时间去扫外门通向内门的台阶,六个月。”晏云的目光扫过林幼鱼的脸,淡淡道:“林幼鱼陆余白,你们不听师长之言贸然行动,去后山砍七个峰头平日里用的柴,三个月。”说完,也不等杜若发火,飘飘然走了。平日里冷冷清清的杜若被晏云气得眉头紧锁:“你们别去,她是故意的,我找她打架去。”修瑾连忙拉住师尊。这件事晏云的处罚确实没什么问题,修真界等级森严,光是在安乐镇没有听晏云的话擅自行动这一条,便已经落人口舌,有些重规矩的门派,甚至会将弟子逐出师门。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沈思明:“……”

沈思明深吸一口气,折扇一摆,摇摇头,无奈笑道:“女孩子脸皮薄,各位师弟见笑了。”

“哪里哪里,”男弟子都羡慕地看着他,“师兄和小师妹组队,强强联手,定能拔得头筹啊!”

有女弟子暗暗咬牙:“什么强强联手!师兄就是跟狗组队,也能第一!”

“哎,师兄这回可享福了,喝喜酒的时候,可别忘了小弟们!”

“师兄得了小师妹青眼,日后就是林府贵婿啊!飞升神界指日可待!”

沈思明听着众人的夸赞,素来自诩冷静的人也免不了有些自得,只觉脚下像是踩着棉花,飘飘然打道回府。

——

很快就到了下山历练的日子,林幼鱼早早起床,收拾完行李,蹦蹦跳跳地往集合地走。

“诶,听说了吗?聂师姐骨鞭被人折了!”

听到路人讨论八卦,林幼鱼放慢脚步,屏住呼吸。

“可不是嘛,她脸上好像还长了好多痘痘!”

“痘痘?我倒是听说她那院子最近老有虫,估计是惹了谁!”

“还能有谁?肯定是……啊!小师妹!你怎么在这里!”那人猛一回头,吓了一大跳,拍拍胸脯,“你吓死我了……”

“师姐,聂师姐怎么啦?”林幼鱼凑了过去,“你们在说什么,我也想听!”

“没什么没什么……小师妹别误会……我们没有怀疑你……”那人连连摆手,带着朋友赶紧走远了。

林幼鱼无语,聂小姿平常仇家众多,倒霉也是正常的,怎么人人都觉得是她干的?

系统适时提醒:【宿主,任务目标已经到达集合点。】

【本系统再次提醒,本次试炼任务请务必保护任务目标的人身安全和心理健康!】

“知道了知道了!”林幼鱼撇撇嘴。

这系统存在感真的太低了,也不像人家的宠物那样可以聊聊天,一般只有发任务的时候才出来提醒。

【宿主,本系统乃是平行世界高级科技产物!与低端系统和宠物有着云泥之分,请注意言辞!】

林幼鱼翻了个白眼:“是是是,知道知道!”

到了地方,众人已经等着了,这一届的外门弟子足足有五百人,每年通过历练成为内门弟子的不到十分之一,故而大家都十分重视。

找了一圈,果然在角落里找到了陆余白,他背靠参天大树,双手抱胸,头微微低着,似乎在闭目养神。

林幼鱼走近了一些,想吓他一吓,但他却像可以预知轨迹一般,缓缓睁眼,淡漠地看着她。

这一眼,叫人心里一惊。

其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林幼鱼就在心里感叹了,陆余白确实生得极好看。

在原著中,作者几乎没有描写过陆余白的外貌。

大多数时候,他是残暴病态的代名词,坏事做绝。可又有无数女人想成为他的附庸,林幼鱼以前看书的时候还觉得很夸张,但见到真人后也能理解了。

可惜这双漂亮的眼睛,除了白薇薇,这看谁都是无情的。

“你没带行李吗?”林幼鱼有点不可置信,“咱们要去三天啊,不是三个时辰!”

“我知道。”陆余白收回视线。

带队的老师已经在进行分组了,林幼鱼灵机一动,捂着肚子道:“人有三急,你帮我拿下东西,我待会回来!”

林幼鱼生怕陆余白拒绝,不等回答就把空间手镯塞给他,先跑了。

“?”陆余白疑惑地皱眉,她不是赢了决斗吗?怎么不去找沈思明,反而在他这里磨时间?

正疑惑着,前面又传来聂小姿委屈的哭声:“师兄,我到底是哪点比不上她!她根本就看不上你!”

沈思明竟然也难得沉下脸,没好气道:“我不过是问了几句,师妹何故冲我撒气?分组而已,我何时计较过这些!”

聂小姿擦了擦眼泪,她脸上生了许多痘痘,被眼泪渍得发疼,心里的恨意越发深。

身旁有人交头接耳讨论起来:

“怎么回事?聂师姐又凑上去和沈师兄组队了?不是和小师妹吗?”

“说是小师妹上回只是赌着玩,人家看不上沈师兄!”

“那也太不懂事了?这不是遛师兄和大家玩儿吗!”

“就是啊,聂师姐虽然人不咋样,但对沈师兄还是一心一意的!”

“那小师妹现在和哪个冤大头一组?”

“……”冤大头陆余白默默收起手镯。

回来的时候,众人已经分好了组,只有陆余白落单在队尾。

林幼鱼美滋滋走过去,眉眼弯弯:“哎呀,好巧,只剩咱俩了,本小姐只好委屈委屈,和你一组咯。”

陆余白没有回答,反而盯着她看了一会。

待林幼鱼心里发毛时,才淡淡开口:“随便。”

队伍最前方,一排排灵兽整齐地停靠在路边,弟子们四人一组,共同乘坐一只灵兽飞往迷雾森林参加试炼。

偏偏好巧不巧,和他们拼车的,正是沈思明和聂小姿!

第7章大魔王意外很纯情

灵兽缓缓起飞,驶离外门。

林幼鱼这还是第一次坐灵兽,摸着手下软软的触感,毛茸茸爱好者忍不住露出满足的笑容,一下下把玩着灵兽柔软的羽毛。

沈思明瞧着她那样子,忍不住笑了:“师妹这是头一回坐大鹏吗?”

原来这灵兽叫大鹏,林幼鱼不知道原主具体的生活,含糊地应了一声:“只是没事做。”

一旁的聂小姿却冷笑一声:“听闻林家坐骑百头有余,师妹想必都坐腻了吧,怎么还没见过世面似的。”

这就是暗指林幼鱼装模作样了,林幼鱼甜甜一笑:“大鹏无论坐多少回都好玩,倒是师姐,聂家地处平原,想必极少坐飞骑,不如趁此机会多感受感受呀。”

“你……”

“好了好了。”沈思明打圆场,暗含警告地看了一眼聂小姿,“聂师妹,快到了,准备一下吧,待会要检查了。”

聂小姿只好收了不满,乖乖下了地。

弟子们已经在广场上站成一排听候老师的指教。

本次试炼乃是五年一次的内外门选拔测试。

形式说来也简单,三天内,所有弟子两人一组在迷雾森林猎杀灵兽,按照晶核的数量和质量对弟子进行筛选。

为了防止同门相残,所有人都被下了安全咒,一旦被同门用术法击中,咒术会召唤出监考老师。

同时,为了防止世家子弟利用高等武器或者符咒作弊,所有人不得使用空间储存装置,所有行李自己带入,临行前要逐一检查。

陆余白的行李很简单,里面只有一套换洗衣服和一把匕首,那匕首花纹有些独特,但手柄微微生锈,看上去有些年代了。

林幼鱼也只带了必备的干粮和衣服,反正系统可以变出基础伤药,也有一个单独的储存空间,少些东西路上也方便点。

哦对,那把粉色的刀也让系统帮忙拿着了。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后,随着古老的吟唱,森林前的参天古树缓慢抖动枝条,形成一个巨大的拱门。烟雾散去后,众人涌入其中。

试炼正式开始!

相比于众人的跃跃欲试,陆余白倒是显得冷静多了。

陆余白双手抱臂走在最后,看了一眼便宜搭档林幼鱼活蹦乱跳的背影,他毫不犹豫往反方向走去。

刚走没两步,手突然被人猛地拽住,一转头,正对上少女狡黠的笑意:“去哪呀?搭档?”

“……各走各的。”半握成拳的手猛地被人抓住,陆余白不太自在。

“那可不行。”林幼鱼就知道他要来这套,两只手紧紧抓着他的拳头,一脸语重心长,“咱们的分数是一起计算的,我被野兽吃了,你一个人哪比得过别人?”

她眨眨眼:“还是说,你不想进内门啦?”

“……”陆余白想抽出手没抽成功,抿了抿唇,“先放开。”

林幼鱼见他同意了,才松开手,笑嘻嘻地拍拍他后背:“嘿嘿!放心,我不会给你添乱的。”

末了,又怕他不相信地补充了一句:“我很强的!真的!”

话还没说完,陆余白已经走出好几步了,林幼鱼见他神色如常,悄悄松了口气。

刚进森林时,系统给了两个香叶,说是可以吸引灵兽,她自己装了一个,怕陆余白不愿意,刚才悄悄扔他后衣领了。

走进枝叶繁茂的丛林小径,陆余白才后知后觉地松开拳头。

不知道是不是握得太紧的缘故,一向体温较低的他,此刻掌心竟微微湿润,他看了一眼林幼鱼,沉下脸,狠狠地树上擦了一下手。

林幼鱼此刻还不知道自己又被人记了一笔,正兴致勃勃提出自己的作战计划:“我之前看过地图,森林里基本上都是低级灵兽,其中又以食草系较多。低级灵兽嘛,比较难结出晶核的,根据往年的情况,十来个晶核就能进内门了。”

“所以,我们就多打猎一些鹿啊兔子啊什么的!还有还有植物系的花花草草也可以折腾一下,运气好能挖到不少!”

陆余白沉默了。

试炼的弟子,目标都是食肉系灵兽,食肉系灵兽更强也更容易结出晶核,估摸着这么多年也就她一个抓兔子拔草的。

“别不相信呀,你想,这么多年来都没人抓兔子,它们肯定修炼得不错呀。”

林幼鱼这话可没乱说,女主白薇薇第一次来迷雾森林,抓了四五只兔子都有晶核,跟着金手指走总没错!

她刚说完这话,一道银色的光突然从脸颊边擦过,随着一声尖利的叫声,林幼鱼毛骨悚然地转过身,只见一只双目猩红的鸟被匕首正中心脏,牢牢钉在她身后的树干上!

刺鸟喜食生肉,很显然,这家伙刚才想攻击她!

陆余白越过她,取出匕首,熟练地用匕首在灵兽身体里掏出一枚细小的晶核,丢给林幼鱼:“收好。”

“我……”操。

这就是大佬吗!

林幼鱼惊呆了,没想到事情能这么顺利。半天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在行李里找出自己的布袋,赶紧把东西擦了擦,装进去。

她这慌乱的样子落在陆余白眼里又是另一番模样,他看了看林幼鱼干净的裙摆,又低头看着自己沾满血的双手,抿了抿唇。

他想擦擦手,但又想到自己没有换洗衣服,顿时皱起眉。

烦躁的情绪在心底蔓延时,手指忽然感受到一阵冰凉,才发现林幼鱼正拿水壶在倒水给他洗手。

“你不喝?”陆余白愣了一下。

“这水壶我舅舅施了法术,可以源源不断流出水。”林幼鱼收了水壶,又掏出手绢,认真地给他每个手指头都擦干净。

她泛着粉色的指尖纤细又温热,陆余白垂下眼,喉结滚动了一下,难得没话找话:“怎么带进来的?”

“想知道?”林幼鱼歪了歪脑袋,眼珠一转,勾勾手指头,让他把耳朵递过来,“来,我悄悄告诉你。”

她这表情让陆余白心头有不好的预感,但话都问出口了,他僵硬了一下,还是微微弯腰,却听见少女憋着笑,努力一本正经的声音:“我把这东西塞肚兜里,悄悄带进来的……”

“!”

陆余白先是一愣,接着便猛地甩开她的手,脚下生风一般,急匆匆穿过树林,远远把她甩在后面。

“不会吧,大魔头这么纯情?”林幼鱼吐吐舌头,“他不会不知道什么是肚兜吧?”

第8章钩子都甩嘴里了

【应该是知道的。】系统马上提供答案,【任务目标在魔妓洞待过几年。】

系统这么一说,林幼鱼突然想起来,书里好像是说过,陆余白五岁那年,在流落街头一年多后,被魔界的青楼女子捡了回去。

但因为长相太美,老鸨心生邪念,要把他当做小倌培养。他不肯就又打又骂,多亏有一花魁拼死相救,八岁时趁着正道人士剿灭魔物的当口,他才趁乱逃了出来。

林幼鱼感叹:“哎,大反派也有悲惨往事。”

她摸了摸下巴,想着这回多找些晶核,帮陆余白找个好师父……刚走两步,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香片还在陆余白身上!

要是野兽太多他打不过来直接小命呜呼真就完蛋了!

她赶紧追了上去,但拨开层层灌木,只看见零零散散的灵兽,哪还有陆余白的影子?

再进去就是森林中部了,陆余白实力虽然强,但毕竟伤口才好,天色又渐渐暗了下来,林幼鱼艰难地边砍灵兽边探路,心里有些焦急。

就在这时,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一双巨大的瞳孔与她直直相望,林幼鱼本能地想要尖叫,一只手从背后探来,狠狠将她按住!

“!”

——

森林中部。

“哎,这狼真难抓……”

一天快要结束之时,王甲取出今天的第一块晶核,抹了抹汗,和师弟赵一坐在地上休息。

眼前的灌木晃了几下,他顿时警觉起来,提高声音:“谁!”

没人回答,他握紧手中的剑,小心翼翼走过去,看清来人后,才松了口气,不屑地撇撇嘴:“哦,你啊。”

陆余白抿了抿唇,略带疲惫的双眼环顾了一圈四周,没有那道身影。

他转身就走,却被王甲出声叫住了。

“哟,没想到你这贱种也能混进来。”王甲转着手上的刀,嘲讽地上下打量陆余白,“说说,哪个倒霉的和你一组?”

“得了吧师兄,他还能找到人?怕是洗碗的老黄都不肯来吧!”赵一摆摆手,夸张地大笑,“哎哟,说错了,老黄还是个女的呢!有女的理他吗?”

“还是师弟说得对!谁瞎了眼跟贱种一组!”

抬起的脚后跟顿了顿。不知是否出于报复心理,陆余白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唇角微勾:“林幼鱼。”

“什么!?”二人同时惊叫出声。

“你这贱种竟然和小师妹搭档?!”王甲瞪大眼睛,袖子一撸,就要冲上去。

“师兄别气!肯定是他跪下来求小师妹的!小师妹又太心软才答应!”赵一生怕王甲发起火来连累了他,赶紧叫出声。

“是吗?”陆余白缓缓抬起眼皮,看向王甲。

对视的瞬间仿佛电流窜进脊柱,仿佛有毒蛇在身上攀爬一般令人不适,王甲一惊,又很快缓过神来,一个武力低微的魔修杂种,有什么资格和他叫板?

他刀锋一转,直直指向陆余白,声音不自觉拔高:“看什么看!今天老子不弄死你!”

“师兄!”赵一及时叫住他,“规矩……”

王甲这才想起来,试炼过程中不得对同门出手。他骂骂咧咧地踹了一脚路边的石子,没等他再教训几句,陆余白已经转身窜进树林中,白衣翻飞,转瞬间消失了踪影。

“算这贱种捡回一条狗命!”王甲啐了一口,想到小师妹,表情又转为愤恨,“平常沈思明那臭小子就围着小师妹转,现在贱种也来分一杯羹!妈的!一个二个的,还不都是冲着林家贵婿的位置去的!”

他们是你就不是?

赵一心里冷笑,却不敢说出口,只幽幽道:“陆余白有什么好怕的?你没看他衣裳都破了?根本连低级灵兽都打不过!现在小师妹落了单……”

“对对对,快走快走!小师妹现在孤身一人,正需要我这师兄帮帮忙,否则真被他拖累了!”王甲握紧拳头,仿佛已经能看见小师妹一脸崇拜地看着自己。

——

“好了。”沈思明松开手,朝林幼鱼笑了笑,“师妹,吓坏了吧,食骨兽方才就在你旁边,若是发出声音,后果不堪设想。”

“多谢。”林幼鱼拍拍胸脯。

刚才她还没反应过来,猛地对上食骨兽巨大的双眼,幸亏食骨兽目不能视,她才逃过一劫。

“食骨兽乃迷雾森林里难得的凶兽,若是取出它的晶核,必定令长老另眼相看。”沈思明伸手想替林幼鱼整理头发,被后者躲开,他收回手,“师妹要一起吗?”

“师兄!”一直一言不发的聂小姿终于忍不住出声,她咬牙道,“小师妹一向体弱,别受伤了。”

“有我保护,怎么会受伤?”沈思明拍了拍聂小姿的肩头,“小姿,师妹现在孤身一人,我们也该帮衬帮衬。”

他的手在暗处轻轻捏了几下聂小姿的指节,聂小姿脸蛋一红,低下头:“好吧,听师兄的……但她可别拖后腿!”

“不会的。”林幼鱼叹了口气,“师姐放心,我定当全力以赴。”

原书中,陆余白正是因为被人拿来做食骨兽的诱饵才身受重伤,险些丢了性命。本以为可以避开,现在看来让陆余白安全的最好办法就是先一步将食骨兽击杀!

聂小姿目光在林幼鱼身上转了一圈,落在她被沈思明抓着的胳膊上,勾起一抹阴晦的笑意:“按照计划应当捉只猴子做诱饵,刚才顾着救师妹,猴子没抓到,只好委屈师妹做诱饵了。”

沈思明皱了皱眉,但聂小姿说的确实没错:“师妹放心,那边有处天然的大坑,你就站在附近,等食骨兽落网,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

这是什么粗糙的作战计划?

林幼鱼嘴角微抽,但她一个人也确实难以击杀食骨兽。

准备的时候,沈思明以为她不愿意,蹲在她旁边悄声安慰:“师妹,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暂且忍忍,待进了内门,我不会再与小姿往来。”

?什么鬼?

“不必了,师兄还是多关心关心师姐。”林幼鱼低头把草丢在陷阱上,努力维持人设,内心是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

这人刚刚才和聂小姿捏捏小手,现在又来和她温声细语的,钩子都甩她嘴里了!真把她当傻鱼在钓啊!

原主也是个傻的,在书里她虽然成功当上了沈夫人,但下场……

“喂,拿着!”一条兔子的尸体突然甩了过来,聂小姿嫌弃地擦了擦手,压低声音警告她,“你最好别出错……”

林幼鱼压根不想跟她斗嘴,和系统确认了陆余白的安全之后,便点了把火,一边烤兔子一边做诱饵。

没过多久,肉香就将食骨兽吸引来了。

食骨兽约莫有两三人高,正拖着壮硕的身躯缓缓靠近,林幼鱼甚至能感受到地面上微小的石子被震动跳起。

眼见食骨兽离陷阱越来越近,林幼鱼想起身躲避,但身体突然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她余光一瞥,却见聂小姿手中微光闪动,口中念念有词……

定身咒!

第9章反派英雄救美

一声巨响,食骨兽跌入陷阱。

林幼鱼扶着土坑慢慢爬起来,系统在最后一刻保住了她,但高空跌落的滋味并不好受。

“师妹!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

上方传来沈思明焦急的声音,他伸长脑袋,借着月光隐约能看见下面的人影。

“我没事。”林幼鱼紧紧贴着墙,尽量不吸引食骨兽的注意。

“师妹呀,你在下面,我们难以施展法术。再者……食骨兽凶猛,你还是弃权吧,还能保住一条小命。”聂小姿悠悠道,“想必……你也不想让师兄为难。”

听到几人交谈的声音,食骨兽躁动起来,厚厚的鼻尖贴着地面搜寻声音来源。

林幼鱼将手上的兔子肉扔给食骨兽,支起一层结界拦在身前,在心里狠狠敲打系统。

【金手指申请中……请宿主稍安勿躁……】

“师妹……”沈思明叹了口气,“你一人是打不过食骨兽的,不如弃权,长老会救你走。”

他也是耐着性子说这些话,本以为这回能做个顺水人情,谁知道林幼鱼这么不靠谱,连简单的诱饵都做不好!

若是发动攻击,误伤了林幼鱼,他的资格就会被取消,现下也只有林幼鱼主动放弃资格才行……

眼见食骨兽鼻尖就要触碰到结界边缘,林幼鱼心里暗骂一声,系统终于叮地一声发出回应:

【隐匿状态启动,请宿主放心,野兽将无视宿主。】

只是隐匿?!给点金手指啊啊啊啊!

林幼鱼崩溃。

【抱歉,以您的水平单独杀死食骨兽会引起怀疑。】

林幼鱼:……

食骨兽在空中闻了几下,又转头贴着土坑边缘搜寻。

“小师妹,还是弃权吧,情况特殊,我定会和长老们求情……”沈思明沉痛道,“资格事小,你若是受伤我会自责的!”

“师兄不是说有你在我不会受伤吗?”林幼鱼慢悠悠道,“相信以师兄的英明神武,定能将食骨兽碎尸万段!”

“……”沈思明梗了一下,不知师妹何时这样难糊弄了。

他只好话锋一转,道:“我若下去了,聂师妹在上面一个人如何是好?”

“师兄,我知道你担心师妹,但现在情况紧急……不如我们去找找其他人一起帮忙?”聂小姿柔声劝慰。

“这……说的也是。”沈思明沉思片刻,“我们现在就去找方师弟他们!师妹,你小心些,别被这妖兽伤了!”

话一说完,他就火急火燎地匆匆离去。

真是虚伪的狗男女!

林幼鱼翻了个白眼,蹲在角落里,百无聊赖地在地上涂涂画画。

这坑深达十几米,外门弟子还没学会飞行术,她无论如何也飞不出去,还不如休息休息保持体力,等食骨兽没动静了再悄悄找机会。

坑那边,食骨兽找不到声源,也渐渐停止躁动,趴在地上休息。

然而就在林幼鱼以为可以停息了的时候,头顶上突然泼下一盆凉水!

她下意识尖叫一声,一抬头,就见聂小姿站在坑外,冷冷地看着这边。

“师妹,饿了吧,师姐给你送些水和吃的。”聂小姿声音温柔。

下一秒,一堆灵兽的尸体就被扔了过来,一个接一个往林幼鱼的方向砸!

食骨兽闻到了血腥味,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鼻子推着身体四处寻找来源。林幼鱼身上被沾了许多动物的血,好几次与食骨兽擦肩而过。

望着坑中人四处躲闪的狼狈姿态,聂小姿露出满意的笑:“不是喜欢被追吗?这回让你被追个够!”说完四处看看,小心地躲闪进森林。

坑里的灵兽尸体被林幼鱼一个接一个丢给食骨兽,很快就被食骨兽吃完。

贪婪的巨兽耸了耸鼻尖,固执地认定还有活物存在,围着土坑边缘不停转圈找寻。

“系统!!系统!!!”

林幼鱼在心里拼命呼喊,可系统再一次陷入可疑的沉默。

体力耗尽之时,她终于忍无可忍,扶着土墙大吼:“我****!!!狗系统!!!!来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她这一声巨吼终于让野兽确定了猎物的方向,无神的双目微微眯起,朝着她的方向猛地冲了过来!

林幼鱼绝望地支起自己不知道几斤几两的结界墙,扣着土墙上的杂草紧闭双眼——

噗!

没有意料之中的撞击,缓缓睁开眼时,只能看到食骨兽癫狂的动作,再仔细一看——

我*!骑它背上的那不是陆余白吗!!

匕首在食骨兽耳窝处狠狠一转,鲜血顿时喷了出来,野兽也因这一举动狠狠摆动身体,将背上的人甩了下来。

陆余白在地上打了个滚,爬了起来,站在林幼鱼面前。

“你没事吧!”林幼鱼万万没想到陆余白竟然会来救自己,心里免不了有些感动,连忙又支起一层结界挡在二人面前

“匕首断了。”陆余白擦了擦脸上的血痕,声音因刚才猛烈的撞击有些颤抖,“你先走。”

“结界还能撑一会。”林幼鱼有些慌张地抽出剑,却突然这根本不是自己的剑!而是一把断了的剑!

她想到之前准备陷阱的时候,沈思明曾经让她放下过一会武器,那时候聂小姿正好不在。她顿时气得破口大骂:“等我出去弄不死这对狗男女!!”

食骨兽被刚才的疼痛**得不轻,死命撞击着脆弱的结界,结界上方已经出现了细小的裂痕,林幼鱼举着断剑,看着陆余白瘦弱的背影……在心里狠狠骂了一遍狗系统。

“给我。”陆余白抢过剑,想走出结界和狂躁的野兽决一死战,但袖子被人拉住。

一回头,只见少女不知从哪变出一把刀,献宝似的捧了过来:“这把刀,很适合你!”

月光明晃晃照在那把刀上,反射出极其耀眼的粉色。

第10章你不能丢下我

事态紧急,陆余白也管不了她到底哪来的刀是什么刀,拿过刀便杀了出去。

猛啊!

林幼鱼惊叹一声,不敢怠慢,连忙念决。剑影四散,纷纷朝土坑的四周炸开。在食骨兽耳旁发出巨大的声响。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偏执小说
  2. 魔尊小说
  3. 白月光小说
  4. 首辅大人小说
好看的免费偏执小说完本推荐
如你喜欢偏执小说,那么请将偏执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新锋文学网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偏执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仙侠奇缘小说
帝王错爱:相知不相许
帝王错爱:相知不相许
爱之深才恨之切,可当领悟这一句的时候,她已然成了一具尸首……
星河
兼职明星:不小心成顶流了
兼职明星:不小心成顶流了
他本来是一个顶级富二代,一朝穿越,成了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人。为了解决生计问题,他决定兼职明星,签约出道。上综艺被说没作品?一首《消愁》惊艳众人。参加音综,《一程山路》直接把导师唱哭。不好意思,本想兼职一不小心干成顶流了……
魔法怎么这么灵呀
榜一大姐没钱后天降神豪系统
榜一大姐没钱后天降神豪系统
余娇一米七四,一百八十斤,满脸痘痘。最近瘦了,以前是一百九十斤。瘦了十斤的原因是,最近余娇疯狂的迷恋上了一个男主播。男主播不是个播,而是团播。...
余娇
神豪:系统让我成了刷款机
神豪:系统让我成了刷款机
无意发现自己能够任意双穿门,简直是太妙了!这个统子很奇葩!他仔细看了看,宿主可以在1950年与现代来回穿,而且花钱还能多倍返利的那种!好吧,都是神豪,在哪里都一样。于是,胆大心细的他开搞签到!从此以后,他穿到1950年这个时间只干三件事。花钱,花钱,还是花钱。
曾诩人间第一流
许晚晚时泽祁词
许晚晚时泽祁词
许晚晚安静垂眸,走过去熟练的捡起书。“啧,真没劲。”见她丝毫不生气,后排个高的男生鄙夷的开口,他校服微微敞开,露出脖子上的星条项链,听说要3W5。...
许晚晚
失忆后我要离婚
失忆后我要离婚
摔下楼梯后,我失去了八年的记忆。二十六岁的我不仅嫁人了,还刚刚失去一个孩子。我的丈夫却陪着他的邻居小妹妹,认为我在胡闹。我决定离婚,去追求我的男神。而知晓真相的老公,却哭着求我不要离婚。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