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替身后我成了九爷的白月光

替身后我成了九爷的白月光

豪门总裁 | 兰溪溪薄战夜 | 连载中
2023-01-06 16:54:13
推荐指数:
一场意外,她和帝城最矜贵的男人有了牵扯,生下孩子被迫远走。三年后,意外再遇男人,她拼命躲他,避他,远离他!谁知他带着萌宝堵上门:“女人,孩子都生了,还跑?”兰溪溪:“……”他是帝国的王者,人人敬畏的薄九爷,她原以为他们毫无可能,却不想成了他的心尖儿宠,天天宠她,爱她,呵护她!然后再用深情的声音说:“薄太太,二胎了解一下。”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灯光下,女孩儿曼妙年轻的身体。

精致小巧的香肩,如蝴蝶般美丽的锁骨,身上每一寸,不多不少,曲线恰好。

有水滴从肌肤上滑落,清纯中带着美丽,秀气中透着勾人。

娇若晚香,纯若茉莉。

薄战夜眸色一深。

“……”空气陷入死亡般的窒息。

一秒……

两秒……

三秒后……

“啊!”尖叫声划破别墅,窗外的鸟儿惊飞!

兰溪溪囧的捂住自己的眼睛,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薄战夜:“……”

大晚上她这样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非礼。

何况……

他锁着惊慌失措的她,嗓音因为某种情绪异常暗沉沙哑:“还打算让我看多久?还是说,你故意的?”

这语一落,兰溪溪才猛然意识到她捂的是自己的脸和眼睛!和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

她更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脸红跺脚道。

“才不是!你、你快转过去!”

那惊羞尴尬的模样,倒不像装的。

薄战夜喉结滚动,转身,看向别处,抿了抿干涩的唇。

兰溪溪在男人转身后,立即蹲下去,捡起地上的浴巾,想要裹上。

只是她一只手打着石膏,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很是不方便,加上心慌,半天都没裹好,反倒将手弄得有点疼。

薄战夜没听到声音,回眸,看到兰溪溪蹲在地上拙笨艰难的姿态,拧起眉头,伸手拉她起来。

意外的,掌心触碰下的肌肤异常细滑,他本就深邃的眸愈发深邃。

该死,他在想什么?

他快速替她将浴巾裹好,暗哑道:“受伤了就不要洗澡。”

然后,迈步回屋。

兰溪溪惊在原处,如遭雷劈。

他……他刚刚面对面,替她裹浴巾!

“啊啊啊!”兰溪溪关上门跑回屋,一头栽在床上,脸狠狠地埋进枕头里,猛锤床。

不想活了~~

在男人面前掉浴巾,还让他亲手帮她系上,怎么可以那么丢脸!

让她死了算了!

“嘟嘟嘟……”视频通话响起。

兰溪溪看到又是丫丫的来电,担心有什么急事,快速深呼吸一口气,接听电话:

“喂,宝贝。”

丫丫看到妈咪,很是开心,不过下一秒,小眉头却一皱:

“呀,妈咪你咋啦?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兰溪溪:“……没,没有啊,可能光线问题吧,晚上光线不太好。”

“可是妈咪,你其他地方也没有变红耶,只有脸红?”

额emm……

这个机灵鬼!

兰溪溪转移话题说:“你别瞎想啦,妈咪不在,你有没有听朵儿阿姨的话?”

江朵儿出现在视频里:“你放一万个心吧,丫丫跟着我很听话的,就是想你了,跟你打个电话。”

“那就好,这段时间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江朵儿说着,声音忽然压小:

“你悄悄跟我说,你是不是和九爷发生什么了?大晚上的,孤男寡女……脸才会那么红吧?”

噗咳咳!

“你想什么呢,没有!绝对没有!”兰溪溪红着脸否认。

江朵儿笑道:“双重否认表肯定,即使没有,也不远啦,期待ing。”

兰溪溪:“……”

这闺蜜真的有毒。

生怕聊下去会更犀利,她直接挂断电话,趴在床上,逼迫自己不去想之前的事情。

睡吧睡吧,睡着了就不会觉得丢脸了!

……

一夜难眠。

第二天早上,兰溪溪顶着厚厚的黑眼圈起床。

由于手受伤,她没有做饭,莫南西已经准备了早餐,意大利面。

此时,薄战夜和薄小墨坐在餐桌上,一大一小,大的优雅绝伦,小的冷酷可爱,如同一幅贵族世纪的画作,格外和谐。

似听到声音,男人抬起那双潋滟如星辰的邃眸,瞬间,四目相对,电光火石。

兰溪溪看到他,一下想起昨晚在他面前掉浴巾的画面,脸颊一热,飞快地移开视线。

好尴尬!

“阿姨,你脸和耳朵好红,是昨天摔到哪里了吗?”薄小墨还在担忧兰溪溪,走过去关心询问。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替身小说
  2. 九爷小说
  3. 白月光小说
  4. 吞噬小说
替身小说完结大全
替身专题小说由网友提供整理,替身小说有哪些呢?本栏目为大家呈现出好看的替身小说推荐,新锋文学网提供替身相关小说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豪门总裁小说
乔柚江砚川
乔柚江砚川
恋综上,我­和­影帝被问­及­­喜欢初恋哪一点。他­低­头羞涩地­一­­笑:「她­当­时­坐我旁­边­­,我­数­学­14­0­­分,她­数­学­14­­­分,想­看­看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我冷笑连连:「我­历­史9­0­­­分,他­历­史­3­分­­,我­想­看看是何­等­­倭寇。」
江砚川
裴昭岑安顾西洲
裴昭岑安顾西洲
我和顾西洲谈了六年。从高三到大学毕业。他原本说过,等我一毕业就会娶我。可我却连一场求婚都没等到。毕业那年,他和一学妹不清不楚。那是我第一次抓到他出轨,几乎崩溃,闹得很凶。我们吵得不可开交,房子里东西砸光了。后来他道歉,和学妹彻底断了来往。我舍不得数年感情,选择原谅。可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就在今天,我们冷战的第二个月。顾西洲忽然在共同好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想跟她结婚。」
顾西洲
丧潮海岛
丧潮海岛
在丧尸爆发前,我逃到了一座海上孤岛,带着我妈留给我的所有物资,躺平窝在家里。对的,我是个妈宝女,吃的喝的住的全是我妈的,哪怕丧尸横行,我也有一个可以罩着我躺平的妈妈。
小妍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端午节前相亲,第二天,男方父亲就上门来量我家的尺寸面积。还说我妈是个寡妇,以后结婚他们一家可以搬来我家一起住。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吃绝户的人就开始觊觎我爸留下的四层大楼房。端午节当天相亲男又约我。我本想和他说清楚,他却带我去他家吃粽子。他妈为了省钱把去年剩的糯米拿来包粽子,把我吃进了医院。我洗胃住院,相亲男全程深情陪护感动整个医院,又找来记者拍下他任劳任怨为我付出的辛苦。我拒绝相亲男后被放到网上骂。网爆舆论加上相亲男步步紧逼。我被吃绝户的相亲男逼到抑郁自杀。再睁眼我回到相亲这天,我冷眼看相亲男自导自演。他吃绝户的计谋被我拍下视频发到网上。眼见算计落空,他又故技重施让我吃坏了的糯米包的粽子装深情。他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正在全网直播。好戏已经上场。
许芊凝
长路灿漫
长路灿漫
母亲死后,我前去京城投奔父亲,路遇歹徒清白被毁。事后我被家族放弃,婚约易主,万人嘲笑唾骂。人人要我认命,我偏不认命。我一路状告到大理寺,歹徒高堂之上还淫笑着说,要纳我为妾室。既如此,那这个公道,我便自己来讨了!
瑜七秒
情深意迟
情深意迟
女友认了个干弟弟,总爱给他送温暖。干弟弟发高烧,女友亲自炖汤。我出车祸,浑身是血,女友却在陪干弟弟输液。我终于倦了,提出分手,她却追到我在的城市,求我再爱她一回。
云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