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厉墨时爱上南诗的时候,自己还不知情。白天,他是冷漠禁欲的总裁,对南诗鄙夷漠视,晚上,他化身如狼似虎的野兽,又要的南诗双腿发软。在他的明撩暗诱中,南诗的心也逐渐被他击中。可当真相浮出水面,厉墨时却告诉她,她不过是个玩物,有什么资格跟他在一起。后来,南诗要跟别人结婚的时候,厉墨时跪在她的脚边,虔诚地亲吻她的脚背,双眼发红。他卑微地恳求,“诗诗,能不能不结婚?明明是我先跟你好的……”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司弦月
连载中 豪门总裁
王爷!王妃把拜堂的锦鸡给烤了
王爷!王妃把拜堂的锦鸡给烤了
【双洁1v1+医妃+替嫁+甜宠爽文】慕容寒月穿越了,穿成了宰相被养在乡下的土肥圆嫡女!她醒来就被后娘塞进了花轿,送进了王府!可嫁进去才知道,王爷不禁是个残废,还克妻!据说,已经害死三个老婆了深更半夜,夫君不来,寂寞难耐,肚子饿了怎么办?慕容寒月看向了那只用来拜堂的大公鸡......要不烤了?当新房的大门被人踢开时,慕容寒月正啃着鸡腿不亦乐乎。“来人呐!王妃把王爷烤了吃了!”主角:慕容寒月、独孤景琛
王爷!王妃把拜堂的锦鸡给烤了是图图鸭
连载中 古代言情
农家俏王妃
农家俏王妃
穿越农家女,家徒四壁爹爹早死,娘亲包子,大哥痴傻,妹子彪悍,看着破破烂烂的茅草房,空空如也的大米缸,林初夏一咬牙,放开膀子去挣钱,挣银子,斗极品,日子过的乐哉不已,偶遇一妖孽王爷,此货实在太小气,无意中捡他一破玉,竟然逼她以身抵玉?某女狠狠一瞪眼,“破玉还你!”某王爷凤眉一挑,“要人。”且看小村姑如何调教妖孽王爷
农家俏王妃星星饼干
连载中 古代言情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闪婚+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男主隐藏身份+双洁】领证这天,林可喻顶着烈日捉奸,一个她未婚夫,一个是她好友,她气得拿水泼他们,却被渣男一把推开,还骂了她句:“神经病。”她双目猩红,扭头就在民政局门口,拉了个同样急需结婚的帅哥。本以为,顾易只是跑了未婚妻的普通人,没想到,他是顾氏掌权人,咳嗽一声,整个人商圈都要抖三抖商业大佬。而当顾夫人被正式在大众面前露脸。质疑声又起伏不断。林可喻拿着手机摔向坐在沙发上的人,气呼呼的说:“他们说我不配当顾太太。”男人掀起眼皮,挑眉看向不高兴的人,面不改色的将人拉进怀里回:“是吗,我试试。”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伊时一
连载中 现代言情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双洁+甜宠+重生异能+带球跑】前世,云窈为逃避代替王妃和慕王圆房,听信渣男的话与他私奔,却换得被卖入青楼,惨死河中的结局!重生回到私奔前夕,这次她选择回头当替身。谁知明明传言容貌奇丑,宛如恶鬼的慕王不仅容颜俊美,还身材绝顶!替身一事也变得不再难以接受。【小剧场】慕霆渊打仗归来,满心欢喜的回了王府,却听说云侍妾跑了,连盔甲都来不及脱就带人全国找人。江南小镇外,他带着三千轻骑将小院围的水泄不通。“身为侍妾私自叛逃,脱光衣服,鞭打一百或杖九十,自己选一样!”云窈一挺孕肚,叉腰娇蛮道:“你打吧,打死我们娘仨吧!”院子外的三千轻骑本以为云侍妾胆敢出逃,这下定然不死也残了。没想到一伸头,却见他们平时冷酷绝情,杀敌不眨眼的慕王,竟搂着人家又是娇娇又是乖乖的哄了老半天!众人哗然。没想到他们慕王私底下竟是这样的人?!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渣海爱吃肉
连载中 古代言情
重回上错花轿那天,我当场改嫁前夫他爹
重回上错花轿那天,我当场改嫁前夫他爹
当年因上错花轿,苏蒹葭从侯门主母,沦为府中养子之妻,所有人以为是她精心策划了这一场换亲阴谋,恨她,厌她,百般折磨,她在侯府艰难求生。不曾想无意间撞破,她的夫君竟与别人有染。一杯鸠毒,她惨被杀害,母亲与幼弟也和她一起葬身火海,全家灭口。再次睁开眼,苏蒹葭竟然重回嫁入侯府冲喜这一日。上辈子欺我全家,这辈子就做索命的恶鬼!这一次,她要拨乱反正,重新做回侯门主母,将那对渣男贱女,狠狠踩在脚下,肆意玩弄。谁知道最后她顺手救的那个病弱权臣,竟为她折了腰,“蒹葭,你救了我,救了整个侯府,我无以为报,思来想去只能以身相许了!”
重回上错花轿那天,我当场改嫁前夫他爹南乔苏苏
连载中 古代言情
全球节操贬值了!
全球节操贬值了!
全世界的人脑门上都有一个数字,这是他们的节操数值。数字越大的,越不遭人欢迎,说是这种人,就是网上的道德警察,说起来大道理是一套套的,实际上就是***中的***。据说有人想找到最小数值,说是数字越小,越是表里如一。我想,我可能是那个最小数值,因为我的脑门上,明晃晃的有个“-”,数值为负,只要是个0,他都比我大。
全球节操贬值了!佚名
连载中 短篇言情
夏日磁带
夏日磁带
江倦是医学天才,也是抑郁症患者。我为了救他从医,他为了初恋***。重回十八岁,我开始疏远他。可他却不高兴了。我问他:「你知道我从小就喜欢你吧?」
夏日磁带佚名
连载中 短篇言情
穿成侯门弃女杀疯了,全家跪求原谅
穿成侯门弃女杀疯了,全家跪求原谅
身为军医的安与时一朝穿越,成了爹不疼哥不爱,还要被堂姊陷害,并被家族算计及放弃的小苦瓜。才一睁眼,就直接要命要清白!如此欺辱亲生血脉,安与时能忍才有鬼。先回去把安家的屋顶掀了,把所有道貌岸然之人的假面戳破,再让他们坠入无边地狱!......万幸的是,她并非一个亲人都没了,还有个同样一生苦瓜的将军表兄。然而表兄总是怪怪的......其实不是真表兄?
穿成侯门弃女杀疯了,全家跪求原谅顾清清
连载中 古代言情
互换人生后妹妹后悔了
互换人生后妹妹后悔了
前世,妹妹不肯和爸妈上山扫墓,错过了成为富豪女儿的机会。结果我与富豪相认成了千金大小姐。后来,妹妹不学无术,荒废学业,生下了父不详的孩子后害死了全家。我则是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出国留学,创立自己的公司,成了人人羡慕的女总裁。妹妹嫉妒我,不甘的将刀子刺穿了我的胸膛。我们一同回到了清明节那天。这次,她用眉笔将胎记画好,一把将我推开欢欢喜喜的和爸妈上山扫墓。看着她的背影,我垂眸苦笑,有些东西眼见不一定为实。
互换人生后妹妹后悔了今夜暴富
已完结 短篇言情
纪凌尘季清影
纪凌尘季清影
他们对她百般嫌弃——“季清影,都是因为你,浅浅才会离开,你才是占据别人身体的小偷!”再后来,他们甚至设计杀害她,只为换回穿越女!
纪凌尘季清影佚名
连载中 现代言情
顾昀何笙
顾昀何笙
可婚礼第二天,顾昀发了条朋友圈,照片上是他跟他的前女友,配文:lover。……临水市,市中心。何笙从警察局做完笔录出来,已是晚上12点。
顾昀何笙佚名
连载中 短篇言情
全家读心,锦鲤崽崽成了京城团宠
全家读心,锦鲤崽崽成了京城团宠
【团宠+锦鲤+真假千金+读心】鱼卷卷本是天界锦鲤,却被天帝丢下凡间,让她去改变一国命运。一睁眼,她成了个刚出生的奶娃,而且正在面临被产婆掉包的风险。想到天帝交给她的任务,鱼卷卷觉得任重而道远。她现在只是个嗷嗷待哺的小奶娃,还是多吃点奶长快点吧~可谁曾想,她什么也没做就看着一家人渐渐改变了原本的悲惨结局,变得越来越好。鱼卷卷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她这是......靠嘎嘎炫奶躺赢了吗?
全家读心,锦鲤崽崽成了京城团宠上春
已完结 古代言情
惊晚
惊晚
女儿养的小猫冲撞了怀孕的妾室。妾室不小心把她推进水里,女儿当晚就发起了高热。我心急如焚,却请不到大夫来给女儿看病。因为全京城的大夫都被请去给妾室接生了。我只能看着女儿痛苦死去。失去女儿,我不愿独活。火光冲天时,变心已久的夫君竟冲进火海里要给我殉情。再次醒来,我回到了他带着妾室回家的当天。
惊晚虞非晚
已完结 古代言情
三百斤宠妃
三百斤宠妃
嫡姐珠圆玉润,肥胖如猪。嫡母却说她是杨贵妃转世,天生宠妃命。结果出门踏青,她走三步就汗如雨下,喘声连连,被所有贵女嫌弃至极。我好心维护她的尊严,教她跳舞减肥。后来,她一舞倾城,被太后当众指为王妃。回府后,她却派人硬生生敲碎我双腿,愤恨地咒骂:「都怪你教我跳舞,谁稀罕当这破王妃!我是杨贵妃转世,本就该宠冠六宫,最终母仪天下!」我失血过多,活活疼死。
三百斤宠妃佚名
已完结 古代言情
暗恋梅子酒
暗恋梅子酒
人们对青春期就穿大牌女生多年后出现一身Chanel毫不意外,但对方要是改性了似的回归朴素的装束,难免不让人多想她经历了些什么。有同学试图打听她目前的工作,听到李殊宜一句模棱两可的“影视业”之后,得到了一句阴阳怪气的“不愧是有家底的”。...
暗恋梅子酒佚名
连载中 短篇言情
七零军婚拒绝禁欲糙汉99次
七零军婚拒绝禁欲糙汉99次
约莫二十岁出头,清冷而俊美,短发黑亮且一丝不苟。一双锐利的鹰眸映射出叶昩晗的影子,口鼻精致,薄唇轻抿,宽肩窄腰大长腿,整个人透着一股子清冷禁欲的气质。不是刘燕母女啊,原本以为她们有素质了,没想到是自己想多了。
七零军婚拒绝禁欲糙汉99次佚名
连载中 短篇言情
他从火光中走来
他从火光中走来
【破镜重圆,冷艳外科医生vs竹马消防员队长】世间最美好之事,莫过于久别重逢。六年后,当苏韵再次遇上祁琛是在医院的急救中心。彼时恣意的少年郎如今已经是守护一方安宁的消防英雄。学生时代的遗憾终将抹平,分隔多年仍会为了彼此心动。后来,苏伶先开了口,“复合吗?祁队。”祁大队长死死圈住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女人,哑声问道:“苏医生,你确定?”苏伶主动勾住他的脖子,“嗯,以后你守护这座城市,我守护你。”从那以后,消防中队一向冲在最前线不怕死的祁队开始惜命了起来。“我手受伤了,赶紧开车送我去医院找苏医生包扎。”“队长,就是擦破一点皮……”“知道还不赶紧开车!一会儿愈合了我还怎么去医院?”“……”6!——对于祁琛来说,苏伶是野火,亦是他的执欲。
他从火光中走来沉官
连载中 现代言情
萌娃:我的孩子是福娃
萌娃:我的孩子是福娃
清明节烧完纸后我突然怀孕了。一直盼着我怀孕的婆婆脸色大变,说我怀的是鬼胎,让我打掉。可她不知道的是,我肚子里的不是鬼胎,是福娃。
萌娃:我的孩子是福娃佚名
连载中 短篇言情
阮初絮陆珩之
阮初絮陆珩之
做了周寒之的舔狗六年,也没换来他回眸一顾。久别重逢,那个女孩笑着告诉我: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他笑着牵起了她的手。那一刻我才知道,所有的真心都是笑话。直到我选择放下,带上别人的婚戒时,他才红着眼说:别走,求你。我的爱意燃尽,他却引起了火。
阮初絮陆珩之阿斯巴酸
连载中 豪门总裁
白栀予谈聿
白栀予谈聿
【爱伪装大灰狼VS最好哄小白兔,强取豪夺,横刀夺爱,重生1v1,双洁】前世宋明珠嫉妒裴枭对沈云韵的爱,设计沈云韵,流掉了他们的‘孩子’裴枭也惩罚她,把她送给了其他的男人。被折磨奄奄一息时,宋明珠落了个被活埋惨死的下场。重生后,她没有留在裴枭的身边,而是选择离开…裴枭回头时,发现消失的女人,连夜翻遍了整个帝都市。宋明珠拖着行李箱,被保镖堵在机场。裴枭凶狠,威胁:“在逃,腿打断。”
白栀予谈聿无敌最俊朗
连载中 现代言情
岑茵靳驰
岑茵靳驰
京市。岑茵在洗手间门开时翻了个身。黑色毛毯滑落至腰间,优美的肩背微漏。...
岑茵靳驰岑茵
连载中 现代言情
我团宠小师妹,嚣张点怎么了
我团宠小师妹,嚣张点怎么了
姬无双乃神魔俱畏的不灭剑尊,却被至亲背叛,尸骨无存。一朝重生,她竟成了被挖走灵骨、无法修炼的小废物?废物又如何?她依旧是师父们的掌心宝!但一回头才发现,自家师父们和同门们,竟然都是气运之子的“养分”?大师父的徒孙天资聪颖、医毒无双,却被渣男欺骗,灵根尽毁?二师父的后裔风华无双,菩萨心肠,却被魔女骗去,最后丹田破灭,身死道消?三师父的徒弟哪怕是大乘修为也还是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还有四师父、五师父的传人们......下场一个比一个惨烈!简直是送了灵宝送机缘,送了机缘还要送命?!姬无双怒极而笑,撸起袖子救娃教崽,一巴掌打不醒就多打几巴,打死了也不怕,反正咱地下也有人。最终,五大仙宗的天才们全部涅槃重生,个个杀伐果断,惊艳万界!至于那废材小师妹,也成了万界唯一的珍(大)宝(佬)。
我团宠小师妹,嚣张点怎么了瑰夏
已完结 古代言情
裴总,太太科室男患者又爆满了!
裴总,太太科室男患者又爆满了!
上一世,身为医学院优秀毕业生的顾眠,放弃未来,甘心嫁给裴锦川,成为他合格的妻子,温柔的老婆。她知道这是一场豪赌,也认定裴锦川不会让她输。可最终,她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那个养女在裴家的位置。三年乖顺和付出。最终换来为裴家养女顶罪入狱,患上肝肺双癌,还要为她捐肾,惨死手术台上。再次睁眼,回到和裴锦川结婚前。她不再期待任何感情,努力走在和裴锦川的岔路上。面对裴锦川的温柔,她一次次冰冷转身。对扑上来的伪善白莲,更是毫不客气的撕碎。她势必要远离裴锦川......然而裴锦川却忽然跟变了个人般。成熟的清贵稳重不复存在,夜夜化身粘人精赖她床上,强行抵着她一遍遍低哄:“眠眠我错了,你不能丢下我。”——顾眠不知,在她每次困倦沉睡后,裴锦川都坐在床边守着她到天明..…
裴总,太太科室男患者又爆满了!酒宝儿
连载中 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