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步步沦陷:闻少的替身罪妻

步步沦陷:闻少的替身罪妻

现代言情 | 乔宁意闻青砚 | 连载中
2023-01-10 11:11:54
推荐指数:
乔宁意心甘情愿做了四年替身人前她是海城闻少心尖尖上的娇宝,人后她只是温家最低等的佣人所有人都在劝她守好本分,不要痴心妄想只有乔宁意自己清楚,她并不是在横刀夺爱,而是日夜祈求他认出她她等了四年,也攒够了失望等她心灰意冷揣着孕肚想离开的那天男人却将她逼至墙角,腥红着眸哑声质问:“丢下我一次,还想再丢一次吗?”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0章

“既然你这么想留下,也不是不行,但人呢,总要为自己的愚蠢买单,我这院子里刚好缺一条看门的狗......”

温夫人看够了乔龄卑微的姿态,心中快意,说到这里的时候,故意停顿了一下。

“夫人,让我去吧。”

意料之中的,乔龄道。

“妈!”

宁意伸出手,想要拽住乔龄,刚碰到她的衣袖,就被狠狠甩开。

“不要叫我妈!乔宁意,记住我说的话,要是下次你再动了要走的心思,我就跟你断绝母女关系!”

宁意听到这话,愣了好一会神。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乔龄已经跪在雪地里好一会儿了。

温夫人轻蔑的笑,眼看就要下雪,她看了一眼狼狈的两人,转头回屋。

“妈,你起来!”宁意伸出手,想要把乔龄扶起来。

妇人那张饱受摧残的脸上,一张唇冻得煞白,连带着她整个人的脸色都有些病态。

“乔宁意,你到底要干什么!”乔龄腥红着眼瞪她:“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今天本来不用跪在这里,现在你又来装什么?”

“妈我错了......”

宁意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去拽她的衣袖。

乔龄一张老脸冻得煞白,干瘪的唇颤抖着动了动,恨恨道:“跟我说错有什么用,去跟夫人说!”

宁意攥着衣袖的关节一疼,良久,咬了咬牙,站起身,朝着屋子里奔去。

扑通——

她直挺挺跪在地上,哑着声音开口。

“夫人,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想要走了,求夫人放了我妈。”

宁意匍匐着身子,头更是重重的磕在地板上,磕的声音响得盖住了电视的吵闹。

温夫人坐在沙发上,捧着热茶斜眼瞥她。

“好了,不要再磕了,把我的地板磕坏了怎么办。”

贵妇人挑剔的眸光在宁意身上打转,讥嘲道:“之前我让你跳舞你不是不跳吗?怎么样,现在肯跳了吗?”

“我跳。”宁意垂眸。

宁意穿着单薄的舞服,一出门,凉意便从脚心一直钻到心里。

温夫人说,跳舞就应该穿着舞服。

所以,她穿了。

舞服薄的像纸,抵不了半分寒意,头又开始痛起来,隐隐的,眼前景物都变得虚浮。

她记恨上次宁意的拒绝,今日,说不准是想要废了她这双跳舞的腿。

但她拒绝不了。

她想要将乔龄扶起来,却被温夫人制止。

“我让她起来了?”

宁意抿唇,没再做声。

天又下起雪来,雪下了多久,她就在雪地里穿着单薄的舞服跳了多久。

跳到双腿失去知觉。

跳到脚下的雪地已经被血色染红。

单薄的舞鞋应该出现在精美绝伦的舞台上。

而不是在冰冷冷的、还有沙砾的雪地上。

舞鞋已经破了。

她的足底也一片鲜红。

宁意如同不知疲倦一般,无止境地跳着。

直到——

夜色降临。

被带回屋子里时,宁意的脸色发青,四肢已经没有知觉。

被像是丢垃圾一般丢在浴缸里。

身上冻伤的地方一瞬间火燎般的疼。

浴缸里的水几乎要没过她整个人。

像是要窒息一般。

她下意识地想要挣扎。

“别乱动。”

男人轻柔的声音落在耳边。

她本能地停止住所有的动作。

闻青砚的手握住她的脚踝,冰冷的药膏涂在她的脚底。

柔若无骨的小脚此刻满是狰狞的伤痕。

闻青砚的表情似乎带着些许的怜惜。

他捏着宁意的脚踝,渐渐用力。

宁意吃痛,下意识地一缩。

没能挣回来。

“给你上药,不要乱动。”男人的声音温柔而蛊惑。

像是对温南心的语气。

不过,眼里却没有半点温和。

宁意没有说话。

闻青砚不习惯她有些异样的安静,大手掐着宁意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

“如果乖乖呆在我身边,就不用吃这些苦头了。”

宁意别过头,单薄的背脊笔直的僵挺着。

“你气我没为你出头?”男人问,口吻听不出喜怒。

“没有......”宁意嘶哑着回。

倏地,下巴被人狠狠捏住,宁意不得不抬头正对着他。

男人好看的眉眼一片薄凉,他欺身而上,在她唇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下。

撕开她身上的衣物时,轻而冷的声音钻进耳蜗。

“别再挑战我的耐性,乔小七。”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替身小说
  2. 罪妻小说
  3. 闻少小说
  4. 傻夫小说
替身小说完结大全
替身专题小说由网友提供整理,替身小说有哪些呢?本栏目为大家呈现出好看的替身小说推荐,新锋文学网提供替身相关小说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乔柚江砚川
乔柚江砚川
恋综上,我­和­影帝被问­及­­喜欢初恋哪一点。他­低­头羞涩地­一­­笑:「她­当­时­坐我旁­边­­,我­数­学­14­0­­分,她­数­学­14­­­分,想­看­看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我冷笑连连:「我­历­史9­0­­­分,他­历­史­3­分­­,我­想­看看是何­等­­倭寇。」
江砚川
裴昭岑安顾西洲
裴昭岑安顾西洲
我和顾西洲谈了六年。从高三到大学毕业。他原本说过,等我一毕业就会娶我。可我却连一场求婚都没等到。毕业那年,他和一学妹不清不楚。那是我第一次抓到他出轨,几乎崩溃,闹得很凶。我们吵得不可开交,房子里东西砸光了。后来他道歉,和学妹彻底断了来往。我舍不得数年感情,选择原谅。可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就在今天,我们冷战的第二个月。顾西洲忽然在共同好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想跟她结婚。」
顾西洲
丧潮海岛
丧潮海岛
在丧尸爆发前,我逃到了一座海上孤岛,带着我妈留给我的所有物资,躺平窝在家里。对的,我是个妈宝女,吃的喝的住的全是我妈的,哪怕丧尸横行,我也有一个可以罩着我躺平的妈妈。
小妍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端午节前相亲,第二天,男方父亲就上门来量我家的尺寸面积。还说我妈是个寡妇,以后结婚他们一家可以搬来我家一起住。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吃绝户的人就开始觊觎我爸留下的四层大楼房。端午节当天相亲男又约我。我本想和他说清楚,他却带我去他家吃粽子。他妈为了省钱把去年剩的糯米拿来包粽子,把我吃进了医院。我洗胃住院,相亲男全程深情陪护感动整个医院,又找来记者拍下他任劳任怨为我付出的辛苦。我拒绝相亲男后被放到网上骂。网爆舆论加上相亲男步步紧逼。我被吃绝户的相亲男逼到抑郁自杀。再睁眼我回到相亲这天,我冷眼看相亲男自导自演。他吃绝户的计谋被我拍下视频发到网上。眼见算计落空,他又故技重施让我吃坏了的糯米包的粽子装深情。他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正在全网直播。好戏已经上场。
许芊凝
长路灿漫
长路灿漫
母亲死后,我前去京城投奔父亲,路遇歹徒清白被毁。事后我被家族放弃,婚约易主,万人嘲笑唾骂。人人要我认命,我偏不认命。我一路状告到大理寺,歹徒高堂之上还淫笑着说,要纳我为妾室。既如此,那这个公道,我便自己来讨了!
瑜七秒
情深意迟
情深意迟
女友认了个干弟弟,总爱给他送温暖。干弟弟发高烧,女友亲自炖汤。我出车祸,浑身是血,女友却在陪干弟弟输液。我终于倦了,提出分手,她却追到我在的城市,求我再爱她一回。
云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