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杀神归来:从撕婚书开始

杀神归来:从撕婚书开始

都市生活 | 陈北冥姜白雪 | 连载中
2024-04-03 11:17:52
推荐指数:
十年磨一剑,陈北冥作为第一个离开死神岛的禁忌神话,必将凌驾于世界规则之上。原本只是想安安静静把婚退了,却没想到,婚书不止一张……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有这句话陆曼柔就放心了。

毕竟自己父亲虽然是陆家能力最强的,但最终当家作主的还是他的爷爷,陆国涛。

“陈北冥我要是你,早有自知之明的离开了!”

她在心里冷笑。

另一边,陆家公馆里。

陆国涛看了一眼空出来的椅子,冷声命令道:“来人,把椅子给我抽走!”

“那个叫陈北冥的小子想一起吃饭,可以,站着吃!!”

“好!”

对于这个决定,大家是拍手叫好。

这是他们陆家的家族聚餐,外人上不了桌。

这是规矩!!!

傍晚,陈北冥跟随陆曼柔一家来到陆家公馆。

人都坐满了,只有三张椅子。

陆震宏坐一张,萧美兰坐一张,最后一张则是被陆曼柔眼疾手快的占了。

于是陈北冥成了唯一站着的人。

大家脸上纷纷露出冷笑。

“爸,这是什么意思?少一张椅子啊。”

陆震宏脸色有些难看,提醒道。

陆震宏眼皮微抬:“少了吗?没少啊,一向都是这个数量的椅子的!”

“可北冥还站着……”

“砰!”

话没说完,陆曼柔的堂弟陆子豪将一个碗丢到陈北冥脚边。

“站着吃就好了。”

“哈哈哈哈……”

餐桌上一阵哄堂大笑。

陆曼柔笑得尤为开心。

她的家族真是太给力了,一进来就给个下马威。

陈北冥眼神渐冷。

“你可是叶族子弟,你这种身份的人来我们陆家吃饭干嘛?这不是有失身份吗?”

陆子豪不屑道:“哦,我忘了,你已经和叶家没关系了,抱歉啊!”

“子豪,不要太过分!”

陆震宏脸上渐渐有了怒意。

陆曼柔阻止:“爸,子豪在开玩笑呢,别介意!”

“哦,开玩笑。”

陈北冥恍然大悟。

下一刻,还昂着头的陆子豪忽然身子一轻,像老鹰抓小鸡一样,直接被提了起来。

随后,像丢垃圾一般,被丢到了一边。

做完这些,陈北冥跟没事人似的,直接坐下。

所有人都愣住了。

陆曼柔没想到陈北冥会用这种方式坐下。

“看着**什么?吃饭。”

陆子豪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愤怒到了极点,吼道:“你敢动我?”

陈北冥一皱眉,刚拿起来的筷子又放下了。

“太吵了。”

他起身,正好陆子豪冲过来。

“啪!”

一巴掌抽了过去。

“你还敢打我?”

“啪!”

又是一巴掌。

“啪啪啪……”

连续几巴掌下去,陈北冥才停下。

“这下安静了。”

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像看鬼一样看着陈北冥。

“放肆!”

回过神来的陆国涛怒发冲冠,冲陆震宏吼道:“看你带回来了个什么样的野蛮人,这点委屈都受不了吗?以后定难成大器!”

“我陆家的子女不说都是人中龙凤,人上人是最起码的,再看看他!被叶族抛弃是有原因的!”

“爸,北冥确实冲动了一点,但却是你们有错在先,刁难他干嘛?”

万万没想到的是陆震宏居然站在陈北冥这边了。

这让陈北冥眼神缓和了一点。

双方僵持不下。

最终不得不以陆国涛又命人搬把椅子过来结束。

“早这样不就好了,不惯着你们。”

陈北冥笑笑。

“……”

这句话又让陆国涛濒临爆发边缘。

好在他忍下来了。

因为他最器重的一个孙子来了。

陆腾宇!

现在在战部入职,听说最近升职了,成为炎龙战神的兵。

当然,不是直系上下属。

但也很厉害了。

来赴宴时还有战部车接送。

面子太足了!

“爸,妈,爷爷奶奶,二叔三叔,还有曼柔,好久不见。”

陆腾宇笑着打招呼,但目光落在陈北冥身上:“这位是……曼柔男朋友?”

“什么男朋友?”

陆曼柔瞬间像被踩了尾巴的母猫似的,不屑道:“一个死皮赖脸住在我家的废物而已!”

“哦,恩人之后啊。”

陆腾宇以一种提携晚辈的口气对陈北冥说道:“没学历没背景不要紧,最重要的是肯学,以后有什么问题来找我,我会提携你的!”

“表哥你人就是太好了!”

陆曼柔不禁看了陈北冥一眼。

大家不免把陈北冥和陆腾宇放一起比较!

天上地下的区别!

“回家聚一次不容易,这不,有紧急任务才被调回来了。”

陆腾宇坐下开始侃侃而谈:“我最高上级炎龙战神陪着龙樱战神来明珠了,你们绝对猜不到是什么事……”

陆腾宇神秘的笑笑:“竟是陪龙樱战神退婚来的!起初龙樱战神还是打算退婚的,又突然改主意不退了,你们说奇不奇怪?”

“龙樱战神退婚?!”

餐桌上一阵惊呼。

所有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陆曼柔和萧美兰却眼神诡异,下意识看了陈北冥一眼。

她们记得,好像陈北冥说过同样的事……

不会是真的吧?

陆曼柔忍不住张大了樱桃小嘴。

然后又使劲摇摇头。

不可能的事情!

“这女人脑回路和一般人不一样,不用理!”

陈北冥冷声道。

“谁说不是呢?”

陆腾宇顺口接道。

接完他就愣了一下,之后脸色大变,狠狠抽了自己一嘴巴,急了:“胡说什么你?都把我带偏了!”

他急忙转移话题:“龙樱战神并没有离开明珠,我听上面的人说要给龙樱战神举办一场欢迎宴。”

哗!

语出惊人死不休!

听完陆腾宇的话,所有人都激动起来了。

尤其是陆曼柔,龙樱战神可是她偶像!

上一次机场她没见到,已经很不甘心了,这次她无论如何要见到。

“那腾宇哥,晚宴的邀请函你能弄到吗?”

“当然。”

陆腾宇挺起腰板,傲然道:“我手头上正好有一张。”

“真的啊?还得是腾宇啊!”

“腾宇出息了!”

大家的眼神更敬佩了。

“那还能再搞一张吗?”

陆曼柔眼巴巴问道。

“哎,我也想去见见世面啊,但是太难了!”

陆国涛遗憾的摇摇头:“曼柔你别为难腾宇了。”

这句话**到陆腾宇了:“我托人问问!”

话虽这么说,但他没底啊!

龙樱战神的欢迎宴级别太高了,根本不是他这个级别能触及的。

但陈北冥却不理解的摇摇头:“这种宴会有什么好参加的,让我去我都不去。”

陆曼柔忍无可忍,大声道:“你就别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了,一会儿腾宇哥把邀请函弄到了可没你份!”

陆腾宇还在外面不停的打电话,突然一辆车停在陆家公馆门口。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提着个公文包就走了进去。

在陆家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拿出一叠邀请函。

“各位,这是龙樱战神欢迎晚宴的邀请函,请收好。”

说完,就飞快的离开。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归来小说
  2. 婚书小说
  3. 杀神小说
  4. 帝后小说
最新归来小说推荐
新锋文学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归来小说,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归来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看归来小说,就上新锋文学网。
网友评论
最新都市生活小说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厉墨时爱上南诗的时候,自己还不知情。白天,他是冷漠禁欲的总裁,对南诗鄙夷漠视,晚上,他化身如狼似虎的野兽,又要的南诗双腿发软。在他的明撩暗诱中,南诗的心也逐渐被他击中。可当真相浮出水面,厉墨时却告诉她,她不过是个玩物,有什么资格跟他在一起。后来,南诗要跟别人结婚的时候,厉墨时跪在她的脚边,虔诚地亲吻她的脚背,双眼发红。他卑微地恳求,“诗诗,能不能不结婚?明明是我先跟你好的……”
司弦月
放妻子自由后,她后悔了
放妻子自由后,她后悔了
在那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庆祝时刻,我独自一人,拖着沉重的行李,黯然离去,留下了那份象征别离的离婚协议书。在离去之前,我在微博上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走了,给你们腾出空间!”时间悄然流逝,半小时后,她的电话急促地响起,“石泽,你闹够了没有!”我心中泛起一丝苦笑,我已不再需要你,你的世界,我不再关注。
佚名
王爷!王妃把拜堂的锦鸡给烤了
王爷!王妃把拜堂的锦鸡给烤了
【双洁1v1+医妃+替嫁+甜宠爽文】慕容寒月穿越了,穿成了宰相被养在乡下的土肥圆嫡女!她醒来就被后娘塞进了花轿,送进了王府!可嫁进去才知道,王爷不禁是个残废,还克妻!据说,已经害死三个老婆了深更半夜,夫君不来,寂寞难耐,肚子饿了怎么办?慕容寒月看向了那只用来拜堂的大公鸡......要不烤了?当新房的大门被人踢开时,慕容寒月正啃着鸡腿不亦乐乎。“来人呐!王妃把王爷烤了吃了!”主角:慕容寒月、独孤景琛
是图图鸭
农家俏王妃
农家俏王妃
穿越农家女,家徒四壁爹爹早死,娘亲包子,大哥痴傻,妹子彪悍,看着破破烂烂的茅草房,空空如也的大米缸,林初夏一咬牙,放开膀子去挣钱,挣银子,斗极品,日子过的乐哉不已,偶遇一妖孽王爷,此货实在太小气,无意中捡他一破玉,竟然逼她以身抵玉?某女狠狠一瞪眼,“破玉还你!”某王爷凤眉一挑,“要人。”且看小村姑如何调教妖孽王爷
星星饼干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闪婚+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男主隐藏身份+双洁】领证这天,林可喻顶着烈日捉奸,一个她未婚夫,一个是她好友,她气得拿水泼他们,却被渣男一把推开,还骂了她句:“神经病。”她双目猩红,扭头就在民政局门口,拉了个同样急需结婚的帅哥。本以为,顾易只是跑了未婚妻的普通人,没想到,他是顾氏掌权人,咳嗽一声,整个人商圈都要抖三抖商业大佬。而当顾夫人被正式在大众面前露脸。质疑声又起伏不断。林可喻拿着手机摔向坐在沙发上的人,气呼呼的说:“他们说我不配当顾太太。”男人掀起眼皮,挑眉看向不高兴的人,面不改色的将人拉进怀里回:“是吗,我试试。”
伊时一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双洁+甜宠+重生异能+带球跑】前世,云窈为逃避代替王妃和慕王圆房,听信渣男的话与他私奔,却换得被卖入青楼,惨死河中的结局!重生回到私奔前夕,这次她选择回头当替身。谁知明明传言容貌奇丑,宛如恶鬼的慕王不仅容颜俊美,还身材绝顶!替身一事也变得不再难以接受。【小剧场】慕霆渊打仗归来,满心欢喜的回了王府,却听说云侍妾跑了,连盔甲都来不及脱就带人全国找人。江南小镇外,他带着三千轻骑将小院围的水泄不通。“身为侍妾私自叛逃,脱光衣服,鞭打一百或杖九十,自己选一样!”云窈一挺孕肚,叉腰娇蛮道:“你打吧,打死我们娘仨吧!”院子外的三千轻骑本以为云侍妾胆敢出逃,这下定然不死也残了。没想到一伸头,却见他们平时冷酷绝情,杀敌不眨眼的慕王,竟搂着人家又是娇娇又是乖乖的哄了老半天!众人哗然。没想到他们慕王私底下竟是这样的人?!
渣海爱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