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奶奶归来

奶奶归来

短篇言情 | 崔文琪崔龙轩 | 连载中
2023-01-06 09:44:41
推荐指数:
家里五口人,爸爸买了10只螃蟹,蒸好上桌的时候却只剩下4只。奶奶很自然地一个碗里夹了一只,独留下我碗底空空像个笑话。不等我瘪嘴委屈,晚下班的妈妈走上前,一筷子夹走奶奶碗里的那只递给我。并对她说:「你这个年纪配吃蟹黄吗,给你条蟹腿自己嗦。」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可能大家维护我的意思太直白了吧,之后奶奶再也没有暗示我那些话。

但她不喜欢我却也是真的。

我曾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见到她和小区里的老人聊天,谈到我的时候总是说爸妈娇惯我,说我被宠得不知天高地厚,以后嫁人肯定吃苦。

我不明白同为女性,她为什么要用这么恶毒的话揣测我的未来。

但我已经答应了爸爸妈妈和弟弟,不会再将她的话听进心里。

所以我很自然地走到她身边,喊了她:「奶奶,我饿了。」

她吓了一大跳,腿上的瓜子皮来不及清理便站起身:

「是琪琪啊……你……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今天周五啊,少上一节课。」

我笑着看她:「奶奶我饿了。」

「听你说的我还以为琪琪长歪了呢,这不还是以前那样嘛!」

一同聊天的齐奶奶白了她一眼:「要不是我打小看着她长大,还以为你说别家的孩子呢。」

「就是,你说王家李家孙家我都信,琪琪?开什么玩笑。」

一起闲聊的老奶奶们纷纷开口挤兑她,说得奶奶脸上很难看,没听几句就匆匆转身上楼。

「琪琪,你和你妈说一声,叫她把这个婆婆看好了。」

齐奶奶喊住我:「我们都知道你们一家的脾性,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架不住别人不知道啊。她这天天没事就在外人面前掰扯的,真是黄豆口袋朝外撇,栓不紧!」

「嗯,我会和妈妈说的!」

告别老人们我快步上楼,放下书包后开始写作业,打算等晚些时妈妈回来再和她说。

今天也是爸爸回来得早,他抱着一只大泡沫箱,神秘地把我和弟弟喊来叫我们看。

「哇!这螃蟹好大一只啊!」

弟弟左右手各拿了一只举着玩:「爸先别吃呗,让我玩两天。」

「臭小子,等你玩两天都臭了还吃什么,你现在玩会还行。」

「那感情好,咱们直接吃臭蟹!」

「你个小王八蛋!」

我小心地拿筷子戳了戳还在吐泡泡的大螃蟹,笑眯眯地听着他们拌嘴。

奶奶从厨房探出头,也看到了箱子里的螃蟹,很是感动:

「斌子,你怎么知道我最近想吃螃蟹!」

「啊?妈你喜欢吃啊?」

爸爸挠挠头:「我之前怎么没听你说,早知道多买点了,这才10只。」

「够了够了!」

奶奶走出来将箱子端进厨房:「多得很呢!」

弟弟没螃蟹玩,哼了声回房了,我留着和奶奶说不上话,索性也回去了。

等到螃蟹的鲜香味飘满屋子时,我们才出了房间坐上餐桌。

「真大!」

弟弟看着盘子里的螃蟹垂涎欲滴,奶奶笑着给他夹了两个最大的。

之后又给爸爸夹了两个,只是到我的时候没了。

「妈?」

爸爸停下筷子看她:「琪琪的呢?」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归来小说
  2. 爷爷小说
  3. 婚妻小说
  4. 佛系小说
最新归来小说推荐
新锋文学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归来小说,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归来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看归来小说,就上新锋文学网。
网友评论
最新短篇言情小说
高手下山:我的医术无人能敌
高手下山:我的医术无人能敌
【无敌流+热血杀伐+高手下山+神医+天才+扮猪吃虎】“可千万别惹我,不然我踹你大脚印子!”“这是你该做的事么,你说你这顿打亏不亏?”“叶大师,您这么打我,我认了,可您治病不能只打脸啊?”
撒豆成兵
怒龙出狱
怒龙出狱
八年前他资助了十名贫困女大学生,三年后被十名女大学生告上了法庭,被判了五年,如今他携葬龙令出狱,葬天葬地葬龙王,誓要让那些陷害自己的人付出代价!
大火
罪犯哭诉:谁让他开出租的?
罪犯哭诉:谁让他开出租的?
某天上班的路上被赶业绩的大卡车创到了这个平行世界,他成了一个找不到工作的无业游民。无奈之下。他报名参加了一档名为《职业达人秀》的挑战节目。一年后,资产和人气综合之下,排名第一的人最高可获得一亿元的奖金。苏尘要通过这个节目逆天改命!可惜他最终抽取到的职业是出租车司机……只能卖颜值了!可咋这些个偷娃贼、毒贩、扒手都来坐他车?他总不能不抓吧...
远海的鸥
重生扮丑,漂亮美人她一直在跑路
重生扮丑,漂亮美人她一直在跑路
意外重生,宁欢暗暗发誓,这次一定要离时湛那个疯子远远的。因为传闻中如高山之雪不染纤尘的清冷校草竟然是个伪装成高岭之花的疯子,他内里乖戾恶劣,又疯又坏,非她不可。他最爱的就是抚摸着宁欢的长发,亲吻着少女明亮的眼睛一边呢喃一边威胁。“欢欢哭起来真漂亮。”
忧伤的冰淇淋
乔卿兰苏寒彻
乔卿兰苏寒彻
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吗?跟在江清寒身边这些日子,我终于知道了答案。
陈疏月
军官老公太会宠,悍妇带崽扛不住
军官老公太会宠,悍妇带崽扛不住
连续加班数日在跑步机上猝死的颜惜,一睁眼穿到了八十年代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她是家属院里又懒又馋的肥胖悍妇,众人都对她又避又嫌。她讹来的老公傅闻不喜欢她,她还对傅闻收养的同事的两个遗孤又打又骂。穿过来的颜惜:“?”她看了看兜里被原主嚯嚯一空所剩无几的钱,又看了看对她十分仇视的两孩子,在心里算了...
清栀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