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一品蛊王

一品蛊王

都市生活 | 陆宁苏慕雪 | 连载中
2024-04-03 11:12:41
推荐指数:
陆宁:亲,张开嘴,我请你们吃好东西!反派:大哥,饶了我们吧!那是蛊虫,不是辣条哇......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我特么....”

小平头怒了,这小子是在赤果果的羞辱自己啊。

作为豪门阔少的第一号打手,要是连个傻小子都弄不死,还有天理,还有法律吗?

“三....”

陆宁面无表情。

“草!”

小平头啐了一口口水,五指一松,匕首就掉到了另外一只手里。

唰....

“疼.....”

寒光闪过,匕首已经扎进了小平头的肚子。

致命的是,还是他自己捅的这一刀。

怎么回事?

莫不是今晚东哥请自己喝的假酒?

“二!”

陆宁冷喝一声。

“哎....我走就是!”

小平头没了脾气,隐隐感觉这小子有点邪门。

连一句狠话都没放,转身就跑上了路虎车:“东哥,我受伤了,可能肠子断了!”

“哼,先去医院。回头再和这小子慢慢算账!”

林正东黑着脸道。

“哎...”

等到路虎车的尾灯消失不见了,苏慕雪才幽幽的叹了口气。

以林正东睚眦必报的性格,恐怕身边这个男人麻烦大了。

“我给你一笔钱,离开武城吧!”

苏慕雪摸了摸身上破烂的小西装,准备给陆宁一笔钱跑路。

“哼,他们再敢惹我,离开武城的是他们!”

陆宁淡淡的说完,转身提起装破烂的袋子,走了几步,才站定道:“女人,以后有麻烦了,就来找我,我保护你!”

说完,陆宁高大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苏慕雪的眼前。

“你保护我....呵....”

苏慕雪有些自嘲的摇摇头。

心里暗暗说道:今晚的一切,只是一场意外,你的人生不可能和一个捡破烂的有什么交集。

随后,苏慕雪也坐进了奔驰,咬着贝齿开出了巷子。

半个小时后。

老城区,廉租房。

“傻大个,这么晚才回来?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吗?”

系着围裙的王英,凶巴巴的瞪着陆宁。

这三年来,陆宁一直住在她家。

每天的任务,就是捡一袋子破烂补贴家用。

“有点事,耽搁了。”

陆宁耸耸肩。

“哼,你能有什么事?好的学不会,学会偷懒了是吧?快点滚进去,把澡洗了出来吃饭!”

王英满脸厌恶的瞪着陆宁,虽然全身上下只围着一件衬衣,但她没有丝毫觉得奇怪。

这就是一个大傻子,没有光着**回家,已经谢天谢地了。

“噢....”

陆宁习惯性的抓了下头,提着垃圾袋走进了后院。

当他出来的时候,王英和一个身材苗条,长发披肩的女孩子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

“韵韵,怎么了?”

陆宁看向女孩儿问道。

她叫唐韵,王英的女儿,是廉租房这一片,远近闻名的一朵花儿。

刚刚大学毕业,最近一直在找工作。

“哥...我....!”

唐韵咬着嘴唇,眸子泛着泪光,看起来楚楚动人。

只是,白皙的俏脸上,却有一道浮肿的巴掌印。

“韵韵,跟我说,谁欺负你了?”

陆宁眼神一寒,竟然有人敢打唐韵,真是活腻了。

要知道,这三年来,他一直是个“傻子”啊。

可是,唐韵却叫他“哥”。

现在记忆恢复过来,陆宁自然也把唐韵当成了妹妹。

“是....”

原来,今天是唐韵第一天正式上班。傍晚的时候,办公室主任把其人都支走了,想要潜规则她。

唐韵不从,就被打了一巴掌,还说要封-杀她,以后这个行业再没人敢录用她。

“哥,咱们家以后怎么办啊!”

唐韵眼泪更多了。

父亲一直躺在医院昏迷不醒,整个家全靠母亲夜市摆摊卖烧烤支撑。

可是,母亲依然坚持让她上大学。

还说,知识才能改变命运,她是全家的希望,累点,苦点,都值得。

但谁也没想到,上班第一天就得罪了公司的领导,甚至被整个行业封-杀。

“韵韵,你和傻大个说这些有什么用?他除了每天埋头捡破烂,还有其他的本事?算了,妈明天托人再给你找份工作。”

王英满是怨气的瞪了陆宁一眼,拉着女儿进了房间。

“哎,要是本少宗门没有被灭就好了。金钱,地位,分分钟都能给她们!”

陆宁摇摇头,叹了口气。

草草的吃了一点东西,进了后院关好门窗,盘膝坐在床上。

不多时,身体左侧出现了一团白色雾气,右侧出现了一团黑色雾气。

作为五毒宗的少主,武道,蛊毒,陆宁都十分精通。

白色雾气,是真气。

黑色雾气,是蛊毒。

陆宁当了三年傻子,真气和蛊毒也沉睡了三年。

如今,陆宁唤醒了它们。

“谢谢你们,不离不弃!”

陆宁睁开眼睛,真气和蛊毒消失,隐藏进了身体。

第二天。

陆宁悄悄拉着唐韵,骑着小电驴出了门。

那个胖子领导打了唐韵,还要封-杀她,陆宁肯定不会这么算了。

九点的样子。

陆宁和唐韵走进了一家公司豪华气派的大厅,坐在沙发上,等胖子领导出现。

几分钟后。

一个肥头大耳,夹着公文包的胖子走进了旋转玻璃门。

“哥,就是他!”

唐韵小嘴轻轻奴了一下。

“交给我了!”

陆宁站了起来,朝着胖子领导迎面走了过去。

砰!

扣着对方肩膀,一记重拳砸在对方肚子上。

“啊....**....”

胖子领导接近两百斤的身体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浑身骨头都快散架了。

“保安....保安....”

前台的小秘书见领导被人打了,慌慌张张的喊了起来。

大厅里十来个穿着黑色制服,身材壮硕的保安,拿着橡胶棍就跑了过来。

“哎哟....把这小子抓起来,带去我办公室!”

胖子领导怨毒的看了陆宁一眼,心里暗道,等弄去办公室,一定扒了他的皮。

“是,蔡主任!”

一群如狼似虎的保安,挥着橡胶棍,就要拿下陆宁。

叮叮.....

“怎么回事?”

伴随着清脆的,高跟鞋叩击地板的声音。

一道穿着白色职业装,头发高高盘起,女神范儿十足的高挑身影走了进来。

“苏总!”

“苏总!”

大厅里,小秘书,保安,包括挨打的胖子,都纷纷恭敬的喊了起来。

苏慕雪摘下高挺琼鼻上的墨镜,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

落在陆宁脸上的时候,她整个人微微一僵。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一品小说
  2. 蛊王小说
  3. 校园小说
  4. 美女总裁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一品小说
新锋文学网提供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一品小说阅读专题,本栏目收录了当前最好看的一品小说,免费提供高质量一品小说排行榜,是广大一品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平台。
网友评论
最新都市生活小说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厉墨时爱上南诗的时候,自己还不知情。白天,他是冷漠禁欲的总裁,对南诗鄙夷漠视,晚上,他化身如狼似虎的野兽,又要的南诗双腿发软。在他的明撩暗诱中,南诗的心也逐渐被他击中。可当真相浮出水面,厉墨时却告诉她,她不过是个玩物,有什么资格跟他在一起。后来,南诗要跟别人结婚的时候,厉墨时跪在她的脚边,虔诚地亲吻她的脚背,双眼发红。他卑微地恳求,“诗诗,能不能不结婚?明明是我先跟你好的……”
司弦月
放妻子自由后,她后悔了
放妻子自由后,她后悔了
在那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庆祝时刻,我独自一人,拖着沉重的行李,黯然离去,留下了那份象征别离的离婚协议书。在离去之前,我在微博上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走了,给你们腾出空间!”时间悄然流逝,半小时后,她的电话急促地响起,“石泽,你闹够了没有!”我心中泛起一丝苦笑,我已不再需要你,你的世界,我不再关注。
佚名
王爷!王妃把拜堂的锦鸡给烤了
王爷!王妃把拜堂的锦鸡给烤了
【双洁1v1+医妃+替嫁+甜宠爽文】慕容寒月穿越了,穿成了宰相被养在乡下的土肥圆嫡女!她醒来就被后娘塞进了花轿,送进了王府!可嫁进去才知道,王爷不禁是个残废,还克妻!据说,已经害死三个老婆了深更半夜,夫君不来,寂寞难耐,肚子饿了怎么办?慕容寒月看向了那只用来拜堂的大公鸡......要不烤了?当新房的大门被人踢开时,慕容寒月正啃着鸡腿不亦乐乎。“来人呐!王妃把王爷烤了吃了!”主角:慕容寒月、独孤景琛
是图图鸭
农家俏王妃
农家俏王妃
穿越农家女,家徒四壁爹爹早死,娘亲包子,大哥痴傻,妹子彪悍,看着破破烂烂的茅草房,空空如也的大米缸,林初夏一咬牙,放开膀子去挣钱,挣银子,斗极品,日子过的乐哉不已,偶遇一妖孽王爷,此货实在太小气,无意中捡他一破玉,竟然逼她以身抵玉?某女狠狠一瞪眼,“破玉还你!”某王爷凤眉一挑,“要人。”且看小村姑如何调教妖孽王爷
星星饼干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闪婚+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男主隐藏身份+双洁】领证这天,林可喻顶着烈日捉奸,一个她未婚夫,一个是她好友,她气得拿水泼他们,却被渣男一把推开,还骂了她句:“神经病。”她双目猩红,扭头就在民政局门口,拉了个同样急需结婚的帅哥。本以为,顾易只是跑了未婚妻的普通人,没想到,他是顾氏掌权人,咳嗽一声,整个人商圈都要抖三抖商业大佬。而当顾夫人被正式在大众面前露脸。质疑声又起伏不断。林可喻拿着手机摔向坐在沙发上的人,气呼呼的说:“他们说我不配当顾太太。”男人掀起眼皮,挑眉看向不高兴的人,面不改色的将人拉进怀里回:“是吗,我试试。”
伊时一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双洁+甜宠+重生异能+带球跑】前世,云窈为逃避代替王妃和慕王圆房,听信渣男的话与他私奔,却换得被卖入青楼,惨死河中的结局!重生回到私奔前夕,这次她选择回头当替身。谁知明明传言容貌奇丑,宛如恶鬼的慕王不仅容颜俊美,还身材绝顶!替身一事也变得不再难以接受。【小剧场】慕霆渊打仗归来,满心欢喜的回了王府,却听说云侍妾跑了,连盔甲都来不及脱就带人全国找人。江南小镇外,他带着三千轻骑将小院围的水泄不通。“身为侍妾私自叛逃,脱光衣服,鞭打一百或杖九十,自己选一样!”云窈一挺孕肚,叉腰娇蛮道:“你打吧,打死我们娘仨吧!”院子外的三千轻骑本以为云侍妾胆敢出逃,这下定然不死也残了。没想到一伸头,却见他们平时冷酷绝情,杀敌不眨眼的慕王,竟搂着人家又是娇娇又是乖乖的哄了老半天!众人哗然。没想到他们慕王私底下竟是这样的人?!
渣海爱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