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嫌贫爱富踹掉的前男友,变成了我金主

嫌贫爱富踹掉的前男友,变成了我金主

短篇言情 | 明荔傅其琛 | 已完结
2024-03-21 14:27:42
推荐指数:
我狼狈回国那日,傅其琛被选为京都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代表。母校相遇的那一刻,我有多局促后悔,傅其琛的眼神就有多讽刺歹毒。多年前,大学毕业时,嫌贫爱富的我指着傅其琛早已爆皮的皮鞋,满嘴讽刺道:“傅其琛,你看看你自己什么条件,就这样的你,凭什么要求我放弃大好前程陪你去过苦日子?”向来高傲的傅其琛红了眼,拉着我的手哑声哀求道:“能不能再给我五年的时间?不,三年就可以。”我狠心甩开他的手:“别痴心妄想了,现在的我,你高攀不起。”我将傅其琛最看重的尊严狠狠踩碎,潇洒离开。谁知,命运与我开了个玩笑,兜兜转转,我们又重逢在母校。分手时我说的话有多难听,现在他折磨我时就有多痛快。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一章你着急的样子,太掉价了

我狼狈回国那日,傅其琛被选为京都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代表。

母校相遇的那一刻,我有多局促后悔,傅其琛的眼神就有多讽刺歹毒。

多年前,大学毕业时,嫌贫爱富的我指着傅其琛早已爆皮的皮鞋,满嘴讽刺道:“傅其琛,你看看你自己什么条件,就这样的你,凭什么要求我放弃大好前程陪你去过苦日子?”

向来高傲的傅其琛红了眼,拉着我的手哑声哀求道:“能不能再给我五年的时间?不,三年就可以。”

我狠心甩开他的手:“别痴心妄想了,现在的我,你高攀不起。”

“可是,当初是你先追我的......”

“那是我以为你是个潜力股,谁知道等了四年都没等到你翻身。”我将傅其琛最看重的尊严狠狠踩碎,潇洒离开。

谁知,命运与我开了个玩笑,兜兜转转,我们又重逢在母校。

如今,他身家千万,而我却低微入尘埃。

分手时我说的话有多难听,现在他折磨我时就有多痛快。

-

命运是如此爱捉弄人,我从未想过我和傅其琛的见面会来的这么快。

我在国外的实验室因为缺乏资金支持随时面临关停风险,而我因为多年来埋首于研究,甚少与人交际,没什么人脉。

为了拯救随时可能关停的实验室,我迫不得已回国求助当年在国内读研时带我的大佬导师。

导师在国内一直做实验室方面的课题,背后有大把大把的人脉资源和资金支持,他随便介绍一个给我,就够我的小实验室起死回生了。

-

“前面直走,A810,就是谢教授的办公室。”带路的男大学生将手中的东西递给我,“我在B栋还有实验课,先走了。”

我微微一笑,谢过热情的大学生,自己朝前面走去。

就在我走近A810时,忽然听见里面传来了说话声。

谢教授有客人在,我不禁停下脚步,本想转身去远一些的地方等待,然而里面熟悉的声音却让我不禁停下了脚步。

“您现在依然身体硬朗,同时带三五个课题不成话下。”年轻男人的声音让我心底募地一阵激荡,好熟悉的声音......

谢教授儒雅带笑的声音传来:“你呀,现在当了老总,谈判桌上练得嘴皮子可利索。当年上学那会儿跟个闷葫芦一样,那么多女孩儿喜欢围着你转,可你一个都不搭理。我那会儿还担心你一辈子都谈不到对象。谁知道,你后来竟然不声不响地就谈起了恋爱,还是跟我最得意的学生,你俩闹得轰轰烈烈的,我当时都觉得你俩不结婚都没法收场。”

“这叫什么,这叫高岭之花为爱折腰。”另一道年轻男人的调笑声响起。

第一个声音却仿佛突然沉默了,没有接话。

谢教授似乎有些尴尬,懊悔道:“瞧我这记性,明荔当年一毕业就出了国,你俩异国恋不好受吧?”

“谢教授,你不知道,明荔出国前就把傅其琛给一脚蹬了,人家前途无量,才不需要老傅在国内等着呢。”

傅其琛!

我的脸色一变,心脏仿佛被人用手狠狠拽住一般,一瞬间痛得难以呼吸。

“你们先聊,我出去抽根烟。”傅其琛沉声道。

我下意识想躲起来,然而这通透的玻璃长廊里,根本无处躲藏。

慌乱之间,我手中拎得昂贵礼盒掉落满地,我顾不上捡东西,慌张地转身向外跑去。

然而身后的门已经被人打开,身后风声袭来,我还没跑几步就被人抓住手腕。

“没做亏心事跑什么?”

对方用力一甩,我整个后背重重砸在墙上,痛得呼吸一滞。

良久,我缓过劲来,狼狈地抬头,拨开胡了满脸的乱发,露出脸时,却见傅其琛的瞳孔猛地一缩。

“明荔。”傅其琛嗤笑一声,“果然和大学时一样,跑步慢得像蜗牛。”

我沉默不语,任他嘲笑。

忽地,傅其琛嘴角讥讽一笑,上下扫了我两眼,冷嘲热讽道,“是国外的快餐不好吃,还是国外的零元购不够**,哪阵妖风把您这位高高在上前途无量的大神吹回国了。”

我难堪地垂首,哑声道:“我来找谢教授的。”

傅其琛恨我恨得牙痒痒,一双黑眸死死地盯着我,恨不得生剥我的肉喝我的血。

“原来是谢教授的客人。”傅其琛冲我点着头,“不错。”

我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疯,办公室的两个人听到声音前后走出来。

我尴尬地冲谢教授笑了一下,视线转向旁边那人时,笑容又是一僵。

难怪这位说话的调调那么耳熟,原来是傅其琛的大学室友秦恒。

“哟,说曹操曹操到。我该不会看花眼了吧,这不是我们的校花明荔吗?”秦恒震惊地看着我,又转头看向傅其琛,啧啧道,“不得了啊,鸡鸣寺的樱花开了啊。”

闻言,我心口一震,看向傅其琛。

难道他......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傅其琛冷声说完,又转头看向谢教授,颔首道,“谢教授,既然您有客人,那我们也不便叨扰,改日再来拜访。”

说完,傅其琛看了秦恒一眼,抬腿在我的高档礼盒中穿插走过,带着秦恒遥遥走向长廊尽处。

我垂眸,默默地蹲下将东西收拾好,冲谢教授歉意一笑:“不好意思谢教授,冒昧登门,打扰您了。”

谢教授依旧是一副儒雅和善的模样,请我进门。

我将自己的来意说清楚,谁知谢教授竟然嘶了一声,沉声道:“你的想法很好,不愧是我当年最得意的学生。可惜你去了国外发展,不然你在国内一定大有前途。”

我苦涩一笑,当年那种情形,如果我留在国内,或许早已转行做了别的。

“你知道现在国内生物医药研究这块,最主要的投资人是谁吗?”谢教授看着我问道。

我茫然摇头:“我在国外不太关注这些,如果不是国外的投资者意外去世,对方家族又在争夺遗产,拖延了本该划拨进实验室的资金,我也不会需要操心资金的问题。”

“唉,那人其实你也认识。”谢教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在我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说道,“就是傅其琛。”

“他的风起投资目前是国内最炙手可热的投资公司,而他这五年来一直坚持不懈重点班关注的就是说生物医药方面。这两年来,我的实验室背后的主要投资人都是他。今天过来,是因为他今天刚被选为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代表,来找我庆贺。”

我瞬间被这个消息砸懵了,傅其琛如今真的很优秀,就连谢教授都要求着傅其琛给钱投资。而我......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悲哀,还是该为傅其琛感到欣慰。

刚才见他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和价值昂贵的手工皮鞋,我便知道他如今过得不差。

谁知,现在我要求的人就是他。

-

从谢教授的办公室出来后,我像个行尸走肉一般慢吞吞地拖着步子。

前一日,我熬夜做完实验直奔机场,今天刚下飞机就直奔京大,连续高负荷工作和高度紧张的精神,让我的心脏有些负荷严重。

我缓缓地停下步子,挪到旁边的花坛前坐下,想等这阵心悸过去后再走。

然而没一会儿,我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双穿着意大利手工皮鞋的脚。

我一惊,迅速抬头,猛然撞进傅其琛幽深的眼眸里。

“你来找谢教授,想必是要让他给你介绍投资人吧?”不等我说话,傅其琛就自顾自道,“明**不是前途无量到我高攀不起吗?如今怎么混到要亲自来拉投资的地步了?”

我不欲多言,但奈何傅其琛嘴巴太过歹毒,句句都往我心口扎。

“傅其琛,五年了,你还没走出来吗?”我扬唇看向他,“你着急的样子,太掉价了。”

已完结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金主小说
  2. 前男友小说
  3. 扶弟魔小说
  4. 金丝雀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金主小说
新锋文学网金主小说专题页面提供金主小说排行榜、金主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金主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短篇言情小说
乔柚江砚川
乔柚江砚川
恋综上,我­和­影帝被问­及­­喜欢初恋哪一点。他­低­头羞涩地­一­­笑:「她­当­时­坐我旁­边­­,我­数­学­14­0­­分,她­数­学­14­­­分,想­看­看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我冷笑连连:「我­历­史9­0­­­分,他­历­史­3­分­­,我­想­看看是何­等­­倭寇。」
江砚川
裴昭岑安顾西洲
裴昭岑安顾西洲
我和顾西洲谈了六年。从高三到大学毕业。他原本说过,等我一毕业就会娶我。可我却连一场求婚都没等到。毕业那年,他和一学妹不清不楚。那是我第一次抓到他出轨,几乎崩溃,闹得很凶。我们吵得不可开交,房子里东西砸光了。后来他道歉,和学妹彻底断了来往。我舍不得数年感情,选择原谅。可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就在今天,我们冷战的第二个月。顾西洲忽然在共同好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想跟她结婚。」
顾西洲
丧潮海岛
丧潮海岛
在丧尸爆发前,我逃到了一座海上孤岛,带着我妈留给我的所有物资,躺平窝在家里。对的,我是个妈宝女,吃的喝的住的全是我妈的,哪怕丧尸横行,我也有一个可以罩着我躺平的妈妈。
小妍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端午节前相亲,第二天,男方父亲就上门来量我家的尺寸面积。还说我妈是个寡妇,以后结婚他们一家可以搬来我家一起住。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吃绝户的人就开始觊觎我爸留下的四层大楼房。端午节当天相亲男又约我。我本想和他说清楚,他却带我去他家吃粽子。他妈为了省钱把去年剩的糯米拿来包粽子,把我吃进了医院。我洗胃住院,相亲男全程深情陪护感动整个医院,又找来记者拍下他任劳任怨为我付出的辛苦。我拒绝相亲男后被放到网上骂。网爆舆论加上相亲男步步紧逼。我被吃绝户的相亲男逼到抑郁自杀。再睁眼我回到相亲这天,我冷眼看相亲男自导自演。他吃绝户的计谋被我拍下视频发到网上。眼见算计落空,他又故技重施让我吃坏了的糯米包的粽子装深情。他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正在全网直播。好戏已经上场。
许芊凝
长路灿漫
长路灿漫
母亲死后,我前去京城投奔父亲,路遇歹徒清白被毁。事后我被家族放弃,婚约易主,万人嘲笑唾骂。人人要我认命,我偏不认命。我一路状告到大理寺,歹徒高堂之上还淫笑着说,要纳我为妾室。既如此,那这个公道,我便自己来讨了!
瑜七秒
情深意迟
情深意迟
女友认了个干弟弟,总爱给他送温暖。干弟弟发高烧,女友亲自炖汤。我出车祸,浑身是血,女友却在陪干弟弟输液。我终于倦了,提出分手,她却追到我在的城市,求我再爱她一回。
云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