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金主成了我的小迷弟

金主成了我的小迷弟

现代言情 | 阿冷琛爷 | 连载中
2023-04-17 14:27:02
推荐指数:
我是一个顶级女保镖,在执行完一个任务后,我的金主成了我的小迷弟。“姐姐,你辞职来我身边吧,琛爷给你多少,我给你双倍!”小奶狗眼里似是有银河一般闪亮。可另一边却是大我十岁,一手培养我的霸道上司琛爷。小奶狗,高冷上司,我该怎么选?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章

我是一个顶级女保镖,在执行完一个任务后,我的金主成了我的小迷弟。

“姐姐,你辞职来我身边吧,琛爷给你多少,我给你双倍!”小奶狗眼里似是有银河一般闪亮。

可另一边却是大我十岁,一手培养我的霸道上司琛爷。

小奶狗,高冷上司,我该怎么选?

1

我是M组织里最年轻的顶级保镖。

此刻我正在执行一个任务。

灯光昏暗的走廊里,十几个身穿黑衣的大汉挡在我面前,可我压根不带正眼瞧他们的。

我身形如电,右手劈向对面的壮汉,再几个扫腿,将他们撂倒。

不过五分钟,对面的十几个大汉节节败退。

他们身后的帮手逐渐聚集在一起,显然是还想拦着我。

正当我下意识地攥紧拳头准备大干一场时,一只温暖的手抓起我的手,拼命地带我奔跑。

我:“......”

我满脸蒙圈,跟随那人穿梭在走廊里,像两只夹着尾巴的老鼠疯狂逃窜......

等到我缓过神来,已然被他拉进一个幽暗的房间。

打开灯。

眼前的这个青年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

剔透的深棕色眼眸像是最晶莹、最纯净的琥珀,眼中熠熠闪烁的微光明亮至极。

他叫尹燃。

是我最后一个保驾护航的金主。

我原以为我会为我的职业生涯来一次完美的收官,谁知道是个落荒而逃的下场......

“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礼貌地问。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解开领口的两颗纽扣以便缓解刚才气喘吁吁的样子,笑了笑。

“阿冷姐姐,我那是为了保护你啊!”

我晕!

瞧他露出一个酒窝傻呆呆的模样,我无奈地摇摇头。

“老板,保护你才是我的职责。”我毕恭毕敬地解释。

“阿冷姐姐,你不要叫我老板,叫我阿燃吧。”

他的一双眸子在室内灯光下依旧盈盈若秋水,脸上泛起点点的笑意,目光清醇甘和。

“你是老板,我是打工人。”

我认真的回答,不参杂着任何多余的表情。

拿钱办事,办完就走,这是**这一行的基本准则。

“阿冷姐姐,你好高冷。”

“老板,我......”

还没等我说完,尹燃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我的嘴捂住。

由于我靠着房门与他谈话,他便将整个身子贴紧我。

他一米八的身躯比我足足高出一个头,我则被他顺势压在了怀里。

咫尺之间,一股清新的青草香扑鼻而来。

我失了神。

好一会儿,他才拉远我们的距离,看来追捕的那帮人应该走了。

我揉了揉发涨的耳根,梗着脖子,一言不发。

他噗嗤地笑出了声:“阿冷姐姐,你耳朵怎么红了?”

我垂下眼睛,试图躲避他的视线。

可他竟俯下身来盯着我看,饶是他的目光虽然很温煦,但我还是感觉到了脸上的**。

“原来我的姐姐害羞了。”

尹燃的话很轻,轻得就像一根飘飘落下的羽毛一样掉在了我的心里。

房间里的气温不断上升,我的手心也逐渐被热得出汗。

不能再呆下去了。

想到暂时安全后,我火速地夺门而出,逃离现场。

跑到车上,我驱车赶回家。

尹燃是个远近闻名的富三代,更是家里的宝贝独苗。

这次的合作是为了保证他家族产业的交易顺利,更要保护这唯一继承人的安全。

想想刚才差点弄得一片血腥,我不禁感慨在生意场上混真不容易。

仔细想想,我也挺不容易的。

我叫阿冷,一个职业女保镖。

我一直为M组织效力,这可不是什么非法组织,而是一家专门负责专业安保的公司。

回想我在此工作的五年时间,流过血、流过泪,都是为了生计。

反观像尹燃这样的金主,他们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磕了碰了都引起重视。

真是人与人的差距啊!

好歹这是我的最后一单了,我也终于可以过上平常人的日子了。

我长舒了口气,将车子调头,朝着另一个方向驶去。

2

夜幕降临,偌大的落地窗前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他凝视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眉宇间紧锁,既英俊又产生不可逾越的距离感。

他是我的Bo,琛爷。

我是他最满意的作品。

“尹家来了电话,他们还想雇佣你。”他低沉地说,手指间的雪茄指了指我。

“那不行,五年期限已满。”我斩钉截铁。

“阿冷,你就这么想离开这里吗?”

他的神色有些恍惚,我一时判断不出他的情绪以及他言语之间透露的意思。

“我只是厌倦了这种生活,想换个活法。”我态度坚定。

琛爷没说话,与我对视时,望向我的那双雄鹰般的眼睛全是深渊般地黑暗。

“那你说说,什么生活才是你满意的?”

“平淡。”我脱口而出的话令他怔了一下。

“好,当初我的眼光没有错。”

下一秒,琛爷摆出一份骄傲的姿态,欣慰地笑了。

是我熟悉的笑容。

这么些年,每次我圆满出色地完成任务得到的都是这个赏识的笑。

我也曾经为了得到这般笑容拼过命.

我对得起他的培养,也对得起我的良心。

我与琛爷的告别没有一句赘述的话,因为我们两个向来都是少言寡语的人。

只是在这样一个宁静的夜晚,我驻留在公司楼下,回首仰望着顶层的那间明亮的办公室,凝视着那个高大的身影,挥了挥手。

这大概是我俩最后一次的默契。

我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开车辗转到一家酒吧。

“退休”了,我打算奖励自己一个叛逆的宿醉。

在这灯红酒绿的地方,多少双眼睛都带着不明目的去搜索“猎物”。

我下意识地环顾一周,意外地与一双清澈的眼眸隔着人海相望。

是他?

尹燃?

3

这小子真是心大,明明刚死里逃生,又来这里寻欢作乐。

我回避了他,小口抿着杯中的冰水。

谁想到他居然走了过来,凑到我面前,热情地打招呼:“阿冷姐姐,没想到你这么迅速。我刚跟我爸打完电话说要续约,你这么快就找到我了!厉害,厉害。”

我瞥了他一眼,懒得理会。

他瞧了一眼我手中的冰水,嘻嘻地笑了:“哪有人来酒吧喝水的?”

“一个人开车,喝酒属于酒驾。”

“你怎么一个人啊?今天这个日子,怎么不找朋友玩呢?”

他一脸疑惑地看着我,脸上充满着不可思议。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机,才发现,今天是中秋节。

可中秋节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又有什么特别呢?

“我没朋友。”我冷冷地回答。

“那你家人呢?”

“我没有家人。”

尹燃先是顿了顿,然后又接着说:“走,我带你玩。”

我阻止:“你的那种局我无法融入。”

他摇了摇头,用着清脆的青年音说道:“谁说我要带你去和他们玩啊?快走吧,跟我去个地方。”

拥挤的人群中,尹燃牵起我的手小跑了出去。

又是猝不及防的一阵慌乱加震惊,我清晰地感受着他的手掌传来的温度。

很暖,很特别。

由于尹燃处于微醺的状态,我负责开车,他负责指路。

我俩就这样来到了海边。

我刚下车关好车门,尹燃便拉起我奔跑,肆意而自由。

在徐徐的海风中翱翔,任其夹卷着海浪里潮湿的空气迎面而来,我感觉我好像年轻了几岁。

许是累了,我和尹燃开始倚靠着栏杆欣赏着美丽又静谧的风景。

“阿冷姐姐,你孤独吗?”

月光发出的银辉毫无保留地洒在了青年挺拔的身上,些许的海风撩动着他的黑色发丝,他则是呈现出漫不经心的样子,丝毫不介意。

他没有看着我,而是把目光放在远处深蓝色的海洋。

“习惯了。”

我无法正面回应他的问题,因为我也不知道。

我无父无母,自有记忆起,便是在琛爷的怀抱中成长起来的。

举目无亲的状况下,我拿大我十岁的琛爷当作唯一的亲人。

这些年,我既没享受过亲人聚在一起的温馨,又没有经历过亲人离别的痛苦。

以往的中秋我都是和琛爷一起度过的,因为他也是一个人。

细品方才琛爷的神情,竟然携带着失望与落寞。

以琛爷的个性,我再回去他定是闭门不见的。

尹燃的问题令我陷入了深思,直到他一个响指打破了我的头脑风暴。

“阿冷姐姐,明天我们去郊外玩吧。”他的眼里有银河。

“我已经辞职不干了,只是你的父亲还没有来得及通知你而已。”我淡淡地讲述。

“什么?”

他大惊失色,随后又表现得极为沮丧,“那是不是我们再也见不到了?”

我翻了个白眼:“我又没死。”

良久,尹燃又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法子,兴致勃勃地跟我说。

“姐姐,你辞职正好,来我身边工作,我给你安排双倍工资,比那个琛爷能给你的更多!”

听到此话,我有些恼火,压低了声音警告他。

“琛爷待我不薄,你不许这么说。”

他瞬间变得乖巧温顺,像一只小猫咪,对着我眨眼,而他的眼又如银河里的星星。

“好的,姐姐。那你来吗?”

我对上他那充满期待的眼睛,冷漠地说了一句“不来”。

“那你辞职了,没有了经济来源怎么办?”

“这些年我跟随琛爷早就赚得盆满钵满了,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我依旧冷漠地回答。

“好吧。”他的语气又变得很失落。

我没理睬。

我和尹燃在凌晨一点看海,体会着海风带给我俩的清醒。

后来由于困意上身,我把他送回了家,自己也匆匆回去了。

回到家里,我盯着天花板发呆,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尹燃的脸,耳朵里又开始响起他的每一声“姐姐”。

我决定,听从他的建议。

4

这个建议当然不是去他的公司上班,而是去城郊旁边的民宿游玩。

这里环境甚美。

我一大清早便赶了过来,又在民宿里补了个甜美的觉,醒来的时候已然是下午时分。

外面,骄阳似火,茵茵草坪,艳艳花朵,是一种远离世俗的美。

正当我悠然地坐在亭子里品着凉茶陶醉在这份宁静种无法自拔时,后背突然袭来的一阵冰凉破坏了我的好心情。

谁在我身上泼水?

带着这样的愤怒,我回头一看发现正在拿水枪的尹燃调皮地对我眨眨眼。

还真是巧!

我看了看与他一起玩的同伴,压抑住心中的怒火。

“阿冷姐姐,要不要和我一起玩?”尹燃干净的嗓音问我。

“幼稚。”

我翻了个白眼,走下亭子,一把拽过他,将其强行拽走,示意他在另一边玩,不要打扰我。

这个小孩子也算听话,我就这样度过了一个悠哉游哉的下午。

傍晚的时候,我准备去餐厅品尝这家的特色,谁知被尹燃强行扯过去,加入他们的烧烤大军。

我闷声坐在一群小孩子的圈里,好似一个僵硬的木头杵在那里。

他们的快乐与我无关。

“尹燃,你小子行啊,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就是就是,你们两个还真般配呢。”

尹燃对面的两个开始说笑,场面一时混乱。

我没有打岔,也没有陪笑。

再瞧尹燃,乐得跟个二傻子一样,好像我俩真的有这么一回事一样。

意识到我的臭脸,尹燃便找个借口匆匆领着我远离了那些是非。

我们在一棵老槐树的树根旁席地而坐,彼此都没有说话。

“谢谢你啊,姐姐。”他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谢什么?”我皱眉。

“谢谢你刚才没有拆穿我。”他的酒窝又出现了。

“我只是懒得和他们解释。”

为了保证我自己不再盯着他甜度爆表的笑容看,我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

“甭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你是不知道,我那几个朋友他们都谈过恋爱了,就我一个还单身,他们时不时就拿我打趣。今天你的出现终于为我扳回一城!”

我并没有在意尹燃对我说的只言片语,而是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捕捉到了一个奇怪的人影。

那人正在用打量的目光盯着尹燃,在我与那人的视线对上之时,他又匆匆回避,假装视而不见。

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不就是典型的跟踪吗!

很明显,那人是冲尹燃来的。

我二话不说,拉起滔滔不绝的尹燃直奔房间。

“阿冷姐姐,你要拉我去哪里?”被强行拽走的尹燃头顶了个大大的问号。

“我的房间。”

“啊,这,这不太好吧。”他有些羞涩。

我没管他的闲言碎语,大脑飞速地分析当前的局势。

尹燃虽然是个成年男人,但是面对那强劲的敌人肯定会被虐成肉饼。

而他的朋友们,看样子也都是护不了他周全的人。

当下唯一一个能保护他安全地看到明天太阳的人,只有我。

毕竟是我曾经的金主,雇佣金也是相当的丰厚。

路上,我偷偷瞥了瞥一路小跑的他,如此的明媚。

好吧,送佛送到西,我认栽。

回到房间,我立刻紧缩房门,又迅速拉上窗帘。

这一幕,可把尹燃吓坏了。

“阿,阿冷姐姐,你这是要干嘛?”他瞪大了双眼望着我。

我看了看略微透视的薄纱窗帘,从外面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出我俩的人影。

而就在刚刚我拉窗帘的片刻,那个人假装从房间的外面区域路过。

罢了!

我朝着傻站在原地的尹燃缓缓地走了过去,伸出双臂环住他的脖子,微微踮起脚尖,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作出一副娇俏小女人的姿态。

实则,在他的耳边警告了一句:“配合我,外面有人跟踪你。”

他啄木鸟般地点点头,似懂非懂的样子还真叫人可爱。

接着,他环住我的腰肢,俯下身来轻声告诉我:“姐姐别怕,我保护你。”

我晕!

明明是我在保护你,好吧!

许是贴得太近,他身上那淡淡的茉莉花香竟然让我感到浑身滚烫,就像是在发烧一样。

“姐姐,你又脸红了。”

我忽地抬头,刚想反驳,怎料与他的脸颊完美地触碰,一时间更说不出话来。

他用脸贴贴我的脸蛋,露出好看的酒窝,说道:“嗯,姐姐的脸更烫了。”

我一时语塞。

刚刚进屋的匆忙,以至于我开了一盏幽黄的灯,在微弱的光线下,他的唇悄悄地向我贴了过来。

“姐姐,我喜欢你。”

他的眼睛温柔如水,我沉溺在其中,越陷越深。

幽黄的氛围之下,他的唇覆上了我的唇。

我们今夜,无眠。

......

提裤子走人,说的便是我。

一夜的缠绵后换回来的是一大清早的瞳孔震惊。

瞧那满地散落的衣服,罪过!

我呆若木鸡地躺在床上,回想起昨晚一系列“弯道超车”的画面和那一声声甜蜜的“姐姐”,脑子里直犯晕。

这时,**着的尹燃用胳膊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继续将我搂在怀里蹭了蹭。

“姐姐,我们再睡一会好不好?”他懒洋洋地撒着娇。

“睡什么睡,赶紧起来回去,这里不安全。”

我挣脱他的怀抱,急忙穿衣服,收拾一切。

“姐姐,这是要畏罪潜逃?”

尹燃的脸上露出一抹坏笑,他的笑容乖乖的,一看就是佯装出来的。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用你负责。”**净利落地说。

“可是姐姐得对我负责。”

“为什么?”

“这是我的第一次。”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金主小说
  2. 吃货小说
  3. 契约甜妻小说
  4. 重生丞相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金主小说
新锋文学网金主小说专题页面提供金主小说排行榜、金主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金主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救命!男主都想攻略我
救命!男主都想攻略我
我发现我身边突然多出了很多奇怪的人,他们不知道我能听见他们的心声。我听着这些人心里从喊着攻略她到我爱她,系统的态度也从开始的颐指气使变得任我发挥。他们都以为攻略完成后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我却只想笑。你们不会以为,我真的是个傻白甜吧。...
佚名
沐绯靳楚锐
沐绯靳楚锐
听到我的声音,靳楚锐一怔,“你是谁?”我伸手“啪”一声打开了壁灯,一双水漉漉的眸子像只受惊的小鹿看着他“先生,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太太,我是这里的女佣沐绯!”靳楚锐看着我的脸僵住了。这时“嗒嗒嗒”,外面商烟的高跟鞋声突然响起了。...
沐绯
攻略成功后他慌了
攻略成功后他慌了
我攻略了小男友三年。他却因为小青梅的一通电话,将我扔在结婚典礼上。我堂堂孟氏活阎王沦为众人笑柄。他花着我的钱给小青梅看病;害我白白失去一个孩子;最后还要求我给他们一个盛大的婚礼。他们顺利成婚,但我却要死了……...
佚名
给假千金做武替,我意外爆火了
给假千金做武替,我意外爆火了
听说明星日入208W,于是我勇闯娱乐圈。奋斗了两年,我还是打着零工、一天拿着200元的工资、没有名号的一名武替。这天我给新晋小花苏岚做武替。结工资的时候,苏岚看着我的脸气急败坏地骂:“不要脸的私生子,呸。”“苏小姐,您再怎么转移话题,我的工资一分不能少。”我看透真相,寸步不让。“呵,我在乎你那点工资?看看你这张脸,和我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都不用亲子鉴定,就知道你妈是小三。”...
佚名
反家暴后渣男全家团灭了
反家暴后渣男全家团灭了
丈夫全家都在对我实施家暴。我却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深深爱着丈夫。直到某天醒来,我将菜刀砍向了丈夫。他们全家的噩梦开始了。
枫林晚
穿成女配要逃婚
穿成女配要逃婚
我穿越了,穿越过来时故事已经接近尾声,虐文男女主历经千难万险,终于走到一起。此时男主女主、男二女二一起举行盛大的婚礼。【两位新娘,你们是否愿意嫁给你们的爱人,和他一起...】女主【因为你是宋时,所以我愿意。】我【我不同意!我才不要嫁给这个只有三分钟的男人!】...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