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太子人偶

太子人偶

古代言情 | 祝祁太子 | 已完结
2024-03-05 15:44:58
推荐指数:
我阿兄是一名江湖走镖师,琅琊榜武力排名第一,却在敌国机关房救下太子后,被他做成了人偶。为了给阿兄报仇,我伪装成乞丐随太子进了宫,一边做着他的贴身女使,一边和身世坎坷的启王密谋。最终太子被废,我把太子做成畸形人偶,为阿兄报了仇。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太子又来乌衣巷施舍乞丐,但没人敢捡他扔在地上的银子。

所有乞丐都说,太子的银子是买命钱,捡了就会死。

我装作不知,感激涕零地给他磕头。

太子笑了:「捡了孤的钱,就要跟孤进宫做孤的人。」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要把我做成畸形人偶。

我也开心地笑了,因为要被做成人偶的人,是他。

......

进宫第一晚,我就被太子关进了兽笼。

彼时,他正在拿鞭子打人。

「废物,他是孤最喜欢的人偶,保不住他的尸身,孤把你们通通杀了!」

原来是天气太热,太子最喜欢的人偶尸身开始腐烂了,冰块不起作用。

所有下人都被打得血迹斑斑后,他差人打开牢笼,把我绑在凳子上,毒蛇一样的双眼瞧着我。

随后,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拎着棍子朝我走来。

他是帮太子制作人偶的棍师,能让人骨头筋脉尽断而皮不开,肉不绽,让人偶摆出各种他想要的姿势。

太子泄愤道:「不用等三天了,现在就把她骨头打断做成人偶。」

眼瞧着棍棒就要落在我身上,我开始拼命挣扎:「太子殿下饶命,小人有一偏方,能保尸身百年不腐。」

太子眼睛眯了起来,挥手止住了棍师的动作:「哦?」

我故作慌张地解释:「小人行乞前,祖上一直做的存尸生意,专为府衙保存重要的尸身。小人已是殿下的掌中之物,何不给小人一个机会?」

太子欣然应允。

他给了我五天时间,要我配置出存尸药粉。

药粉出来后,他把我带到冰窖,从冰上扶起一个俊俏的男人。

男人歪着头,双手软软地垂着,像被人扯断四肢却还连着丝线的破娃娃。

脸和嘴都透着不正常的苍白。

只一眼,我便看出,他是我的阿兄,祝祁。

两个月前,他告诉我,等走完最后一镖,他就带我去游山玩水。

可我在家里等了又等,始终不见他归来。

已完结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太子小说
  2. 人偶小说
  3. 倒追小说
  4. 机智萌宝小说
太子小说免费阅读
新锋文学网提供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太子小说阅读专题,本栏目收录了当前最好看的太子小说,免费提供高质量太子小说排行榜,是广大太子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平台。
网友评论
最新古代言情小说
乔柚江砚川
乔柚江砚川
恋综上,我­和­影帝被问­及­­喜欢初恋哪一点。他­低­头羞涩地­一­­笑:「她­当­时­坐我旁­边­­,我­数­学­14­0­­分,她­数­学­14­­­分,想­看­看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我冷笑连连:「我­历­史9­0­­­分,他­历­史­3­分­­,我­想­看看是何­等­­倭寇。」
江砚川
裴昭岑安顾西洲
裴昭岑安顾西洲
我和顾西洲谈了六年。从高三到大学毕业。他原本说过,等我一毕业就会娶我。可我却连一场求婚都没等到。毕业那年,他和一学妹不清不楚。那是我第一次抓到他出轨,几乎崩溃,闹得很凶。我们吵得不可开交,房子里东西砸光了。后来他道歉,和学妹彻底断了来往。我舍不得数年感情,选择原谅。可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就在今天,我们冷战的第二个月。顾西洲忽然在共同好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想跟她结婚。」
顾西洲
丧潮海岛
丧潮海岛
在丧尸爆发前,我逃到了一座海上孤岛,带着我妈留给我的所有物资,躺平窝在家里。对的,我是个妈宝女,吃的喝的住的全是我妈的,哪怕丧尸横行,我也有一个可以罩着我躺平的妈妈。
小妍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端午节前相亲,第二天,男方父亲就上门来量我家的尺寸面积。还说我妈是个寡妇,以后结婚他们一家可以搬来我家一起住。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吃绝户的人就开始觊觎我爸留下的四层大楼房。端午节当天相亲男又约我。我本想和他说清楚,他却带我去他家吃粽子。他妈为了省钱把去年剩的糯米拿来包粽子,把我吃进了医院。我洗胃住院,相亲男全程深情陪护感动整个医院,又找来记者拍下他任劳任怨为我付出的辛苦。我拒绝相亲男后被放到网上骂。网爆舆论加上相亲男步步紧逼。我被吃绝户的相亲男逼到抑郁自杀。再睁眼我回到相亲这天,我冷眼看相亲男自导自演。他吃绝户的计谋被我拍下视频发到网上。眼见算计落空,他又故技重施让我吃坏了的糯米包的粽子装深情。他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正在全网直播。好戏已经上场。
许芊凝
长路灿漫
长路灿漫
母亲死后,我前去京城投奔父亲,路遇歹徒清白被毁。事后我被家族放弃,婚约易主,万人嘲笑唾骂。人人要我认命,我偏不认命。我一路状告到大理寺,歹徒高堂之上还淫笑着说,要纳我为妾室。既如此,那这个公道,我便自己来讨了!
瑜七秒
情深意迟
情深意迟
女友认了个干弟弟,总爱给他送温暖。干弟弟发高烧,女友亲自炖汤。我出车祸,浑身是血,女友却在陪干弟弟输液。我终于倦了,提出分手,她却追到我在的城市,求我再爱她一回。
云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