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海难那天,金丝雀她救了金主

海难那天,金丝雀她救了金主

现代言情 | 翟诚小颜 | 连载中
2024-02-18 16:23:12
推荐指数:
他26岁,手下一堆资产,最不缺的就是钱。我19岁,高中毕业,无父无母,无家可归,只能在奶茶店上班攒学费。我们两人的相遇,起始于他醉酒,在路边呕吐,我只是顺手给了他一杯奶茶。后来,他把我带走了……我有了家,同时也遭受着非人的折磨,他囚禁我,管着我,甚至……直到那天,他带着我出海游玩,意外遇到海难,逃生的机会只有一个。我:“你逃吧。”他:...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甚至在床上,他也很照顾我的感受,明明他才是花钱享受的那一个。

甚至我不喜欢烟味儿,他就不在我面前抽烟了。

而且他也不脚踏多条船,至少据我所知,他这段时间身边只有我一个。

所以最后明明那个人是朝我伸出的手,我却把他推上了救生艇。

那一刻,他是很震惊的,他第一次对我露出那样的表情。

我从未表现出爱他,所以他可能很不理解我为什么会舍命救他。

“你……”他没有说换我,而是咬牙问,“家里都有什么人?以后我替你照顾。”

“我没有家人。”

他并不意外,就像是早就知道一样。

这也很好理解,一个十九岁就出来被人包养的人,能有什么家人。

“对不起,我答应过一个人,我不能死。”

“不用对不起,是我自愿的。”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周围的人在催着走,那一瞬间,他突然打算翻上来找我,但是被我再次推下去了。

船开走了,剩下的人都很慌乱,哭喊尖叫,只有我站在那儿,目送着他远去。

后来翟诚告诉我,那是他人生中第二次后悔。

第一次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压根不了解他的生活。

我也不是不怕死,只是真的觉得生活没什么指望了,这世界上没人会在乎我的死活,但至少,我为了救他而死,可能他还会记得我吧。

有人在喊着还有一个位置,很多人争先恐后的往上挤,倒是最前面的我一下子被挤下去了。

我没想到,想活下去的人没挤上来,倒是我这个不想死也不想活的人挤上来了。

我居然就这么活下来了。

从前我总觉得自己一无所有没有活着的必要,但看着岸边哭泣的幸存者们,我突然想重活一次。

我离开了岸边,不打算再回家,卖了翟诚给我买的表,在这个城市安顿了下来。

新闻上报道了那桩海难,不知道翟诚现在在干什么,不过也跟我没关系了。

我继续找了个奶茶店打工,攒够钱就接着读书,日复一日的忙碌,让我觉得那段被人包养的日子仿佛都是假的一样。

翟诚还会记得我吗?应该会吧,但应该不会记得太久。

时间过得很快,距离海难过去了大半年,街上开始下雪了,年关将近,年味儿也重了起来。听说岸边今日总是有人放着花,是在为那场海难里不幸逝去的人而放,他们没有机会再度过这个新年。

我毕竟也是从灾难里活下来的,所以今天下班后我也买了一束花,骑着小电驴去了海边。

岸边的确是放着很多花,夜色将它们的鲜艳笼罩,像是被夺走了灵魂。

这里有很多人,其中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因为这里大部分人放的都是菊花之类的纪念死者的花,他却拿着一束桔梗。

最重要的是,他放下花后,又放了一杯奶茶在那束花旁边。

他走后,我还特意上前看了一下,是一杯黑糖珍珠奶茶,那束花上还有一张卡片。

“小颜,对不起。”

3.

冬天的风还是很冷的,骑着车回家的路上,我有点心不在焉。

那束花是谁放的?那个小颜会是我吗?

砰的一声,不知道哪里来的烟花突然升空,我一个激灵,轮胎打滑,我往旁边一拐,顿时跟一辆车撞在了一起。

我一下子摔出去两三米远,车灯晃的我睁不开眼,我抬手去挡,烟花还在绽放,我耳鸣的同时看到一辆黑色的超跑。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金主小说
  2. 金丝雀小说
  3. 凤姝小说
  4. 老祖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金主小说
新锋文学网金主小说专题页面提供金主小说排行榜、金主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金主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乔柚江砚川
乔柚江砚川
恋综上,我­和­影帝被问­及­­喜欢初恋哪一点。他­低­头羞涩地­一­­笑:「她­当­时­坐我旁­边­­,我­数­学­14­0­­分,她­数­学­14­­­分,想­看­看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我冷笑连连:「我­历­史9­0­­­分,他­历­史­3­分­­,我­想­看看是何­等­­倭寇。」
江砚川
裴昭岑安顾西洲
裴昭岑安顾西洲
我和顾西洲谈了六年。从高三到大学毕业。他原本说过,等我一毕业就会娶我。可我却连一场求婚都没等到。毕业那年,他和一学妹不清不楚。那是我第一次抓到他出轨,几乎崩溃,闹得很凶。我们吵得不可开交,房子里东西砸光了。后来他道歉,和学妹彻底断了来往。我舍不得数年感情,选择原谅。可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就在今天,我们冷战的第二个月。顾西洲忽然在共同好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想跟她结婚。」
顾西洲
丧潮海岛
丧潮海岛
在丧尸爆发前,我逃到了一座海上孤岛,带着我妈留给我的所有物资,躺平窝在家里。对的,我是个妈宝女,吃的喝的住的全是我妈的,哪怕丧尸横行,我也有一个可以罩着我躺平的妈妈。
小妍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端午节前相亲,第二天,男方父亲就上门来量我家的尺寸面积。还说我妈是个寡妇,以后结婚他们一家可以搬来我家一起住。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吃绝户的人就开始觊觎我爸留下的四层大楼房。端午节当天相亲男又约我。我本想和他说清楚,他却带我去他家吃粽子。他妈为了省钱把去年剩的糯米拿来包粽子,把我吃进了医院。我洗胃住院,相亲男全程深情陪护感动整个医院,又找来记者拍下他任劳任怨为我付出的辛苦。我拒绝相亲男后被放到网上骂。网爆舆论加上相亲男步步紧逼。我被吃绝户的相亲男逼到抑郁自杀。再睁眼我回到相亲这天,我冷眼看相亲男自导自演。他吃绝户的计谋被我拍下视频发到网上。眼见算计落空,他又故技重施让我吃坏了的糯米包的粽子装深情。他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正在全网直播。好戏已经上场。
许芊凝
长路灿漫
长路灿漫
母亲死后,我前去京城投奔父亲,路遇歹徒清白被毁。事后我被家族放弃,婚约易主,万人嘲笑唾骂。人人要我认命,我偏不认命。我一路状告到大理寺,歹徒高堂之上还淫笑着说,要纳我为妾室。既如此,那这个公道,我便自己来讨了!
瑜七秒
情深意迟
情深意迟
女友认了个干弟弟,总爱给他送温暖。干弟弟发高烧,女友亲自炖汤。我出车祸,浑身是血,女友却在陪干弟弟输液。我终于倦了,提出分手,她却追到我在的城市,求我再爱她一回。
云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