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分手后,前任的金主爸爸找上我

分手后,前任的金主爸爸找上我

短篇言情 | 宋软陆云川 | 已完结
2024-02-03 14:41:51
推荐指数:
跟陆云川相恋五年,纪念日那晚,他拿出戒指。我以为他要求婚,谁知,他只是通知我,他要跟门当户对的千金联姻,让我做他的地下情人。我泼了他满脸的酒,转身离开。他以为我不出三天就会低头,还跟朋友大放厥词说我根本离不开他。他自信地等着我乖乖认错,却不料,没过几天就看到他的金主爸爸在对我表白。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二章2

陆云川是想用这种方式逼我就范,让我认清自己是个离不开他的可怜虫。

可他太小看我了。

我名字叫宋软,骨头却比谁都硬。

京城那么大,找个住的地方还不简单?

住了三天地下室,我被大学舍友方熙捡回了家。

我们俩是上下铺,但她家在本地,不常住校。

我又跟陆云川谈恋爱,自从初尝禁、果后,总是被陆云川哄着夜不归宿。

加上毕业已经一年多了,我跟方熙的关系,只能说是比认识更熟一点,连要好的朋友都算不上。

可方熙性格热情,在我找工作的时候偶然遇上,听我说了现状,二话不说就把我从地下室挖了出来。

「你跟陆云川可是校园爱情的一段佳话,怎么会闹成这样?」

方熙敷着面膜,满嘴叹息。

我坐在床上,海投简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就闹成了这样。

看我不说话,方熙又积极地安慰我。

「没关系!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陆云川不这么想。

周末,大学同学聚会。

我本来不想去的,奈何方熙软磨硬泡,甚至提前帮我打听好了陆云川不会参加。

我只能陪着她去吃个饭。

然而,刚走到包厢门口,陆云川和他死党的声音便飘了出来。

「......你跟宋软真分了啊?」

陆云川本来笑着的脸,忽地沉了几分。

他手里夹着香烟,还没开口,就被死党抢了先。

「分不了一点!宋软长得是好看,可咱陆少也是一表人才啊!关键是家里有钱,就凭宋软的出身,找不到比咱陆少更好的!」

「确实是,老话不是说了吗?由奢入俭难,宋软跟着云川这几年吃香的喝辣的,你让她去过苦日子,她能过得下去?要不了几天,就得乖乖回来。」

我从门缝里看见,陆云川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指尖弹了弹烟灰笑道,「呵,闹小性子而已,早晚得回来。」

旁边有人附和,「那可不?说不定今天来就是低头认错来了。」

方熙的性子热情,却也火爆。

一听这话就要往里冲。

我拦住她,努力克制着心底的波澜,微笑地告诉她。

「里面乌烟瘴气,我就不进去了,听说隔壁新开的酒吧不错,我想去看看。」

「走,我陪你。」

方熙砰地一声关了门,将陆云川和旁人的声音都隔绝开来。

然而,那句“早晚得回来”始终萦绕在我耳边。

他们全都笃定,我离不开陆云川,我不会找下一个。

可我偏偏就找了。

在酒吧,三瓶啤酒下肚,方熙指着不远处一个卡座上的男人告诉我,「他长得好像我们集团总裁啊。」

说完,她一阵干呕,跑去厕所吐了。

我以为她是被丑到了,毕竟现实生活中的总裁,要么大腹便便,要么秃头谢顶。

然而,一束追光扫过,我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

五官立体,眉眼深邃。

好看,很好看,比陆云川好看一万倍。

这么想着,我端着酒杯,摇摇晃晃地朝他走了过去。

他旁边还坐着不少人,见我过来,有要伸手阻拦的。

但他大手一挥,我就坐到了他身边。

酒精真的能麻醉人的神经,我直接贴到了他身上,醉醺醺地告诉他。

「我看你好眼熟啊!好像个男菩萨!」

「我啊,最近情场失意,职场也失意,男菩萨能不能赏脸陪我喝一杯?」

已完结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金主小说
  2. 分手小说
  3. 前任小说
  4. 都市全能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金主小说
新锋文学网金主小说专题页面提供金主小说排行榜、金主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金主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短篇言情小说
乔柚江砚川
乔柚江砚川
恋综上,我­和­影帝被问­及­­喜欢初恋哪一点。他­低­头羞涩地­一­­笑:「她­当­时­坐我旁­边­­,我­数­学­14­0­­分,她­数­学­14­­­分,想­看­看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我冷笑连连:「我­历­史9­0­­­分,他­历­史­3­分­­,我­想­看看是何­等­­倭寇。」
江砚川
裴昭岑安顾西洲
裴昭岑安顾西洲
我和顾西洲谈了六年。从高三到大学毕业。他原本说过,等我一毕业就会娶我。可我却连一场求婚都没等到。毕业那年,他和一学妹不清不楚。那是我第一次抓到他出轨,几乎崩溃,闹得很凶。我们吵得不可开交,房子里东西砸光了。后来他道歉,和学妹彻底断了来往。我舍不得数年感情,选择原谅。可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就在今天,我们冷战的第二个月。顾西洲忽然在共同好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想跟她结婚。」
顾西洲
丧潮海岛
丧潮海岛
在丧尸爆发前,我逃到了一座海上孤岛,带着我妈留给我的所有物资,躺平窝在家里。对的,我是个妈宝女,吃的喝的住的全是我妈的,哪怕丧尸横行,我也有一个可以罩着我躺平的妈妈。
小妍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端午节前相亲,第二天,男方父亲就上门来量我家的尺寸面积。还说我妈是个寡妇,以后结婚他们一家可以搬来我家一起住。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吃绝户的人就开始觊觎我爸留下的四层大楼房。端午节当天相亲男又约我。我本想和他说清楚,他却带我去他家吃粽子。他妈为了省钱把去年剩的糯米拿来包粽子,把我吃进了医院。我洗胃住院,相亲男全程深情陪护感动整个医院,又找来记者拍下他任劳任怨为我付出的辛苦。我拒绝相亲男后被放到网上骂。网爆舆论加上相亲男步步紧逼。我被吃绝户的相亲男逼到抑郁自杀。再睁眼我回到相亲这天,我冷眼看相亲男自导自演。他吃绝户的计谋被我拍下视频发到网上。眼见算计落空,他又故技重施让我吃坏了的糯米包的粽子装深情。他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正在全网直播。好戏已经上场。
许芊凝
长路灿漫
长路灿漫
母亲死后,我前去京城投奔父亲,路遇歹徒清白被毁。事后我被家族放弃,婚约易主,万人嘲笑唾骂。人人要我认命,我偏不认命。我一路状告到大理寺,歹徒高堂之上还淫笑着说,要纳我为妾室。既如此,那这个公道,我便自己来讨了!
瑜七秒
情深意迟
情深意迟
女友认了个干弟弟,总爱给他送温暖。干弟弟发高烧,女友亲自炖汤。我出车祸,浑身是血,女友却在陪干弟弟输液。我终于倦了,提出分手,她却追到我在的城市,求我再爱她一回。
云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