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网恋对象居然是个狐妖

网恋对象居然是个狐妖

短篇言情 | 胡筱栗莫桐 | 连载中
2023-11-14 13:41:09
推荐指数:
我有一个很可爱的网恋对象,叫胡筱栗。可能是因为我比较正经,经常被她吐槽闷骚,还给我取了个昵称叫闷闷。闷闷就闷闷吧,我权当作是我们之间的小情趣了。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1

我有一个很可爱的网恋对象,叫胡筱栗。

可能是因为我比较正经,经常被她吐槽闷骚,还给我取了个昵称叫闷闷。

闷闷就闷闷吧,我权当作是我们之间的小情趣了。

我们虽然没见过面,但也没少视频过,感情倒是一直很稳定。

难得的周末,我一觉睡到了大天亮。睁开眼后缓了缓,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一抬手就被什么东西压住了。

我被吓了一跳,坐起身转头一看,旁边正睡了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让我的心猛地一跳。

这这这,好像是我的亲亲女友?

2

“闷闷宝贝,见到我不开心吗?你这样让我很受伤。”

说着,胡筱栗柔软的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在我嘴唇上舔了一口,像是在品尝什么美味一样。

“开心……但是,筱栗,你是怎么来我家的?”

她也坐了起来,“因为想你了。”

我还想追问下去,她却扯开了话题。

“闷闷,我饿了。”

好吧,我认命地准备下床,却被她一把扯了回去,将我压在身下。

“不用这么麻烦,”说话间还用手扒拉我的衣服,舔了一下我的锁骨,“我想吃你。”

我只感觉锁骨处一阵刺痛,四肢顿时有些无力。

好在过程很短,很快她就和我拉开了距离,起身舔了舔自己的红唇。

“宝贝儿,你真香。还想要……”

恍惚间,我仿佛看见她那不同于常人的尖牙,再仔细看时,又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别胡闹,我去做早餐。”我拉起衣服匆匆下床,背对着她时拍了拍不看都知道很红的脸。

简单洗漱了一下,顺便把家里的备用牙刷和毛巾找出来给她,便去了厨房。

3

“闷闷。”

刚撸起袖子准备开干,就听到胡筱栗叫我。

“怎么了?”我停下动作,回头看向那个在厨房门口探着个脑袋的人。

“你电话响了。”她走进来将手机递给我,我瞥了一眼,是我的一个冤种朋友。

接过电话,和以往一样,我还没出声她就开始巴拉巴拉。

“莫桐!我告诉你一个惊天大事件!最近有人发现了狐妖!”

“什么狐妖,你看小说看入迷了?”我一心在煮的面上,没注意到胡筱栗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你别不相信,我一个朋友的朋友就被吸了精气,最近神魂颠倒的。你可小心点,多注意下身边的人。”

“放心吧,我一定多注意你。”

“嘿!你这人……”

“好好好,我记住了,我要做饭了,挂了啊。”为了我的耳朵着想,我选择拒绝听她接下来的长篇大论。

“闷闷不相信有妖怪吗?”一双手搂住了我,接着柔软的身躯贴了上来。

“不信,真有的话不得乱套了。”

“那你相信我吗?”

我疑惑地看向她,见她认真的样子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什么?”

“如果我说我就是呢。”

空气诡异的安静了几秒,我笑了笑,“筱栗你现在逗我的水平越来越高了。”

她皱了皱眉,踮起脚尖亲了我一下,温软的触感让我心跳加速。

“莫桐。”胡筱栗后退了几步,我的心随着她的声音颤了颤。

一眨眼的工夫,她全然变成了另一副模样。

4

她头顶扑棱着两个毛茸茸的耳朵,身后还有几条大尾巴,说话时,嘴里两颗尖尖的可爱小牙。

“筱……”

“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我抓住她的尾巴尖儿,引得胡筱栗一声惊叫。

“啊——尾巴!”她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双腿发软地倒在了地板上,“尾巴是狐狸最敏感的地方,不能碰的……”

“最敏感的地方?”

我蹲下身,解开她快要崩裂的纽扣,“那让我看看,你身上还有没有更敏感的地方吧,我的小狐狸……”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狐妖小说
  2. 对象小说
  3. 噬骨情深小说
  4. 龙牙小说
狐妖小说完结排行榜
新锋文学网提供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狐妖小说阅读专题,本栏目收录了当前最好看的狐妖小说,免费提供高质量狐妖小说排行榜,是广大狐妖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平台。
网友评论
最新短篇言情小说
追妻火葬场女主觉醒了
追妻火葬场女主觉醒了
:作为追妻火葬场女主的我觉醒了。在原文里,男主莫名其妙地肆意践踏我的真心,羞辱我的尊严。觉醒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酒从他的头上倒下去,拍了拍手:“花花世界迷人眼,给你面子你别晒脸。”他居然还自恋地以为我爱他爱得发狂,自负地允许我可以成为他背后的女人。笑死人了。你们家都快被我整破产了,还在谈什么情啊爱的。...
佚名
母亲是当朝长公主
母亲是当朝长公主
我母亲是下嫁,而父亲一家人却极度看不起她。让她在冬天用冷水洗衣,日日准备一家人的饭食。还明里暗里地嘲讽她。“就是个不争气的,这么多年生不出一个儿子。”“要不是她,我儿子早就成状元了。”我站起身,给了他们一人一巴掌。“敢议论当朝公主,我看你们是活得太长了。”...
佚名
婆婆重生后,拉着我去相亲
婆婆重生后,拉着我去相亲
婆婆年轻守寡,含辛茹苦把老公和小姑子拉扯大。她一生强势,晚年却得了癌症重病在床。我虽然和老公离婚,但,因为婆婆在我生孩子的时候拼命给我献血的情分,我尽心尽力照顾婆婆三年。婆婆不忍我被她拖累,趁我出去买菜,吃力地跳楼自杀了。谁都没想到,婆婆没死,她重生回到了,她重病前两年的大年初二那天……...
佚名
我死在了大婚前一天
我死在了大婚前一天
我大婚那日,宋府上下布置得十分喜庆。可作为新娘的我迟迟未出现。妹妹坐在我的房间掩面哭泣,弟弟轻声安慰她。我爹坐在大堂上往地上吐了口痰,“赔钱的玩意。”我娘破口大骂,“宋知恩,你死哪里去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难道你还敢逃?”我确实死了,泡在冰冷的河水里。...
佚名
明筱竹沈萧野
明筱竹沈萧野
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吗?跟在江清寒身边这些日子,我终于知道了答案。
陈疏月
老公背叛我的那些年
老公背叛我的那些年
我和林浩相恋六年,结婚六年,任劳任怨,甚至用娘家的钱补贴婆家,在被小三威胁小四挑衅后,我的恋爱脑彻底治愈了,我决定报复一直PUA我的婆家人。...
香菜爱香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