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丫头别闹了,我错了

丫头别闹了,我错了

现代言情 | 盛樱然陆怀安 | 连载中
2023-05-08 14:42:40
推荐指数:
“没想到新娘这么狠,新郎敢逃婚,她就敢直接换新郎。”“也是,傅氏和慕氏联姻也是一样的,更何况傅总一直洁身自好,好像没看到他有什么绯闻,做出的成绩已经超越了陆怀安,这是赚了啊。”坐在底下的陆怀安的兄弟们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回来了。”

盛樱然站在门口,有些踌躇:“爷爷,我今天是一个人回来的。”

慕爷爷那期待的目光瞬间转化为失落。

他朝她招了招手。

盛樱然走过去,蹲在一旁。

慕爷爷问她:“丫头,告诉我,你和他结婚到底是真心的吗?”

盛樱然思索了一下:“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

只是隐瞒了协议那一段。

也算是实话实说。

慕爷爷声音饱含沧桑:“言枭是个好孩子,要是受了委屈就跟爷爷说,只要我爷爷还在,哪怕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给你撑腰。”

盛樱然不由红了眼眶。

到了中午吃饭的点,两人才下去。

一桌五人坐在一起。

慕晓晓是一刻不针对她说点什么,嘴巴就泛痒。

“姐姐,结婚是大事,不管你用了什么手段,傅总能帮你一次,却也不会帮你一辈子,我猜测你们根本没关系,否则今天也不会一个人对不对?”

她一脸的天真。

盛樱然有些没了食欲:“不劳你操心了,你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好不容易等到陆怀安单身,可别阴沟里翻了船。”

慕晓晓立刻就一脸委屈:“姐姐,我是为了你好,你就这样和傅总结婚,他也不搭理你,何必为了赌气,而搭上自己呢。”

慕母沉着脸教训:“你这是什么话,你妹妹是为了你好。”

饭桌上气场沉默一瞬。

盛樱然看着母女两一唱一和,忽地放下筷子,淡定地不行:“好啊,那我就立刻顺你的意和陆怀安和好好了。”

慕晓晓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你——”

盛樱然就这样看着两人,将两人气得够呛。

慕母也说不出话反驳,话锋一转:“你爷爷给了你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当嫁妆,交出来!”

慕爷爷已经习惯了盛樱然和慕晓晓的争吵,可一提起股份,就不高兴了:“提起这个干什么?”

慕母有条不紊地说:“那股份本来就是您给她的嫁妆,既然她还没嫁人,那自然该把股份还回来,哪怕是爸您收着。”

慕爷爷还没说话,忽地,一个低沉的嗓音从客厅里传来:“谁说她没嫁人!”

======第二十章======

餐厅内众人脸色大变。

慕父惊疑不定。

慕母和慕晓晓面色皆不好。

慕爷爷则气定神闲,脸上隐约还带点笑意。

五人齐齐望去,傅言枭眉目舒朗,姿态矜贵,穿着轻薄颀长的深色风衣,不疾不徐走进。

走至餐厅,身形微顿,礼貌垂首:“爷爷,伯父伯母。”

然后径直走到了盛樱然身后,一手搭在她身后的椅背上。

“你回家怎么不叫上我?”

这一刻,盛樱然不知怎的,心里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她在慕母和慕晓晓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回答:“昨天在车上我看你要出差,我就不想耽误你。”

“陪你,怎么算是耽误。”

傅言枭低沉的话语传来,比平时温柔了不少。

盛樱然也诧异的仰头看着他,那眼神似乎在询问,你为什么说这种话?

可回应她的是傅言枭无比认真的眉宇。

这一定是在演戏吧,合同上有一条就写着,要在外人面前维持恩爱夫妻。

盛樱然也进入状态,嘴角绽放一抹笑容:“没吃饭吧,快坐下来。”

慕爷爷心情好像也好了一些:“王妈,添双碗筷。”

三人其乐融融。

就连慕父也叛变,一直和傅言枭谈公事。

慕母和慕晓晓心中不是滋味。

终于,慕晓晓开口:“傅哥哥……”

刚开口,就被傅言枭冷声打断:“你可以叫我一声姐夫。”

那上位者的气场笼罩着整个餐厅。

慕晓晓眼角含泪,楚楚可怜,这招对所有男人都管用。

盛樱然见状,悄悄抬眸看向傅言枭,却正好对上他深邃的黑眸。

她一愣,他好像不吃慕晓晓这一套。

落在对面慕晓晓眼里,就是两人‘眉来眼去’,她心中不甘。

“我也想叫你姐夫,可刚才姐姐还说要和修铭哥和好。”

像傅言枭这样的男人,一定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心里有别的男人。

果然,傅言枭面色沉下来。

盛樱然没想到慕晓晓会当着傅言枭的面说这些,心底的那根弦被触动。

她冷冷看着慕晓晓,眼底跳动着怒火。

“够了!”

“我是说了这句话,但谁看不出来我是怼你的,就这你也拿出来说。”

慕晓晓瑟缩一下。

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

盛樱然正欲说些什么,忽地,感觉手被一双大掌握住。

她愣住。

只听一旁傅言枭疏离清冷的嗓音响起,语气里不掩维护之意。

“无论她的过去是怎样的,我要的是她的未来。”

他的话掷地有声。

盛樱然耳根泛红。

不过是演戏,傅言枭还真入戏。

慕晓晓脸色白了白。

傅言枭看向慕父,上位者气势尽显:“伯父,为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养女,薄待亲女,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慕晓晓泪眼婆娑:“傅哥哥,明明我们才是一起长大的,为什么你要这么说,有时候情感是胜过血缘的。”

傅言枭附和一句:“没错,情感胜过一切。”

盛樱然听着慕晓晓一口一个傅哥哥,她才想起,两人也是一同长大。

在桌子底下牵着手开始挣扎。

可却依旧被紧紧握住。

转头,盛樱然是对上傅言枭的黑眸,好似眼里只有她:“我只帮我老婆。”

再转头,威压尽显:“所以,如果招惹她,后果自负。”

======第二十一章======

盛樱然心底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暖意。

即使是演戏,傅言枭也做得比陆怀安好。

沉默半晌的慕爷爷起身,面色阴沉:“言枭,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说完转身上楼。

傅言枭松开盛樱然的手,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跟着上了楼。

而慕家三人各自回了房,只余下盛樱然独自一人在楼下等着。

书房。

慕爷爷看着傅言枭,经年累计的威压不经意的释放。

“听星晚说你今天要出差,怎么忽然回来了?”

傅言枭冷静沉稳,语气里不掩饰尊敬:“之前星晚是不想耽误我工作,没有告诉我。”

他说话很有艺术性,没有怪罪盛樱然,反而在话里夸她体贴。

试问哪个家长不喜欢自己的孩子被夸奖呢。

慕爷爷精明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

傅言枭任由他打量,面上神色冷峻,实则心里却紧张得不行。

两人无声的交流。

直到慕爷爷收回视线,语带警告说:“我老头子就这么一个孙女,有时候性格倔强,胆子小,但是工作起来又不管不顾,希望你能多包容。”

傅言枭薄唇轻启,只说了一句:“我会保护她。”

……

楼下,盛樱然焦急的等了好久,好不容易才等到傅言枭下来。

她连忙上前,瞥了一眼他身后:“爷爷呢?”

傅言枭注视着她:“爷爷累了,就不送我们了。”

盛樱然好奇地问:“你们说了些什么?”

傅言枭看了她一眼,向前走去。

盛樱然跟上去:“爷爷没有为难你吧?”

傅言枭回应说:“没有。”

盛樱然还不死心:“那你们到底说了些什么……”

忽然,傅言枭忽地停下来。

盛樱然差点就撞上了他的背,临门一脚的时候,停了下来。

两人之间只隔了零点一米,又是那股冷冽的沉香飘进鼻尖。

“你……你怎么停下来了?”

傅言枭转过身来,退后两步,微微低头,和她对视。

只见她的眼睁得大大的,耳根微红。

“秘密!”

傅言枭起身,只说了两个字。

盛樱然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齐一鸣开着车子过来,插入两人中间:“傅总,时间差不多了,该去机场了。”

盛樱然诧异的看向傅言枭:“你还要赶飞机?”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眉宇染拧在一起,染上一丝纠结。

“你不会是从机场赶过来的吧?”

傅言枭冷漠的视线扫向齐一鸣,暗含警告。

齐一鸣察觉到这个视线,立马识相的离开。

傅言枭这才垂眸看着盛樱然:“爷爷是邀请我们夫妻一起回家,第一次见家长怎么能缺席。”

夫妻一词,盛樱然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心中有些扭捏,就又听他说:“下次再有这种事情,就说出来。”

盛樱然下意识点点头。

随后又抱歉地说:“抱歉,让你看到今天这样的场面。”

傅言枭面容忽地更冷了几分:“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没有人能欺负你。”

盛樱然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没想到让她觉得心安的,竟然是一个不算熟悉的男人。

就算是名义上的妻子,也得到他这样的维护。

若是被他爱上的女人,一定会很幸福吧。

“再联系。”

傅言枭说完上了车。

盛樱然看着扬长而去的车尾,忽地愣住了。

她忽然意识到,他不会是知道自己在家,专门回来的吧?

======第二十二章======

一想到这个可能,盛樱然的心忍不住发烫。

晚上回去,盛樱然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凌雨诺。

凌雨诺当即表示:“傅总说不定是看到慕晓晓在网上发的新闻,特意去给你撑腰!”

“晚晚,傅总会不会喜欢你啊?”

做贼心虚的盛樱然看了眼门口,才放心地说:“你别乱说,上次你乱说就正好被傅言枭听到。”

“看来你们有进展,你都不叫他傅总了。”

盛樱然一愣,脑海中回忆起来的只有傅言枭帮助她的画面。

那头凌雨诺见她愣愣地模样,好奇地问:“你在想什么?”

盛樱然脱口而出:“我觉得傅言枭也没那么可怕,而且挺好的。”

“他帮了我,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多谢他?”

凌雨诺忽然笑得十分积极:“人家帮了你,你当然应该多谢他。”

“你说我应该怎么谢他?”

两人就此商量了慕久。

第二天去上班,凌雨诺还特意翻出了之前傅言枭的采访给盛樱然。

而采访人,就是盛樱然。

凌雨诺一脸笃定:“你看,他说喜欢长头发,善良,工作认真的女生,我觉得他说的人就是你!”

盛樱然神色淡淡:“符合条件的女生应该很多。”

凌雨诺将进度条重新拉回来:“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看着你的眼神。”

盛樱然看向屏幕里,傅言枭西装革履,身影优雅贵气。

即使是在高清镜头里,依旧面容俊朗,没有一丝崩坏。

他说:“长头发,内心正直善良,工作认真的女人。”

可镜头一切换,他和她一起出现在画面里。

她才发现,他没有看向镜头。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盛樱然脑子一震,却还是否认:“不会吧?”

凌雨诺看着她,认真地说:“怎么不会?否则你觉得像他这样的人,会真的因为救命之恩,就对你以身相慕?”

她的话就像一刻石子,投入了盛樱然平静的心湖。

这个问题一直缠绕着盛樱然。

她甚至想到了离婚这件事情上。

但莫名却又笃定的觉得,傅言枭是不会同意的。

就这样过了几天。

盛樱然得知,今天的采访嘉宾是陆怀安。

因为陆怀安最近进入了房地产行业,并做出了成绩。

她告诉自己,这是工作,不要把私人事情和工作混为一谈。

因此神色淡淡。

下午三点,只见演播厅Ns的门打开,一群人涌入,陆怀安被簇拥着,面色肃然走了进来。

一同对上的,还有他那炙热的视线。

陆怀安大步流星地阔步行进,停在她面前:“星晚,我们谈谈。”

这些天,无论用尽多少方法,都没有办法见到她,只好用这种办法出现在她面前。

他没想到,她是真的那样绝情。

盛樱然神色分外冷淡:“陆怀安,我现在在工作。”

陆怀安一愣。

还不等他说话,盛樱然退后一步,露出一抹官方笑容,面对镜头进入工作状态。

陆怀安只得收敛心神,怕惹怒她,一直很配合。

只是采访时,一直盯着盛樱然。

甚至放话,要取代傅氏,成为行业龙头。

盛樱然心中了然,一直以来,房地产行业的龙头都是傅氏集团,也是根基。

陆怀安不甘心她嫁给傅言枭,因此来宣战来了。

访谈一结束,盛樱然不给陆怀安反应的离开,就起身离开。

走到电梯处,盛樱然被陆怀安拦下。

“现在工作结束了,可以和我谈了吗?”

如果仔细听,还能听出他语气里的卑微。

周围人侧目。

盛樱然察觉到周围的人探究的目光,不想再在这里纠缠下去,只好同意:“找个地方说。”

“好。”陆怀安松了一口气。

在他看来,这是原谅他了。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丫头小说
  2. 别闹小说
  3. 冥婚小说
  4. 重生影后小说
经典丫头小说排行榜
新锋文学网提供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丫头小说阅读专题,本栏目收录了当前最好看的丫头小说,免费提供高质量丫头小说排行榜,是广大丫头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平台。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乔柚江砚川
乔柚江砚川
恋综上,我­和­影帝被问­及­­喜欢初恋哪一点。他­低­头羞涩地­一­­笑:「她­当­时­坐我旁­边­­,我­数­学­14­0­­分,她­数­学­14­­­分,想­看­看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我冷笑连连:「我­历­史9­0­­­分,他­历­史­3­分­­,我­想­看看是何­等­­倭寇。」
江砚川
裴昭岑安顾西洲
裴昭岑安顾西洲
我和顾西洲谈了六年。从高三到大学毕业。他原本说过,等我一毕业就会娶我。可我却连一场求婚都没等到。毕业那年,他和一学妹不清不楚。那是我第一次抓到他出轨,几乎崩溃,闹得很凶。我们吵得不可开交,房子里东西砸光了。后来他道歉,和学妹彻底断了来往。我舍不得数年感情,选择原谅。可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就在今天,我们冷战的第二个月。顾西洲忽然在共同好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想跟她结婚。」
顾西洲
丧潮海岛
丧潮海岛
在丧尸爆发前,我逃到了一座海上孤岛,带着我妈留给我的所有物资,躺平窝在家里。对的,我是个妈宝女,吃的喝的住的全是我妈的,哪怕丧尸横行,我也有一个可以罩着我躺平的妈妈。
小妍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端午节前相亲,第二天,男方父亲就上门来量我家的尺寸面积。还说我妈是个寡妇,以后结婚他们一家可以搬来我家一起住。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吃绝户的人就开始觊觎我爸留下的四层大楼房。端午节当天相亲男又约我。我本想和他说清楚,他却带我去他家吃粽子。他妈为了省钱把去年剩的糯米拿来包粽子,把我吃进了医院。我洗胃住院,相亲男全程深情陪护感动整个医院,又找来记者拍下他任劳任怨为我付出的辛苦。我拒绝相亲男后被放到网上骂。网爆舆论加上相亲男步步紧逼。我被吃绝户的相亲男逼到抑郁自杀。再睁眼我回到相亲这天,我冷眼看相亲男自导自演。他吃绝户的计谋被我拍下视频发到网上。眼见算计落空,他又故技重施让我吃坏了的糯米包的粽子装深情。他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正在全网直播。好戏已经上场。
许芊凝
长路灿漫
长路灿漫
母亲死后,我前去京城投奔父亲,路遇歹徒清白被毁。事后我被家族放弃,婚约易主,万人嘲笑唾骂。人人要我认命,我偏不认命。我一路状告到大理寺,歹徒高堂之上还淫笑着说,要纳我为妾室。既如此,那这个公道,我便自己来讨了!
瑜七秒
情深意迟
情深意迟
女友认了个干弟弟,总爱给他送温暖。干弟弟发高烧,女友亲自炖汤。我出车祸,浑身是血,女友却在陪干弟弟输液。我终于倦了,提出分手,她却追到我在的城市,求我再爱她一回。
云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