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我傍上的金主对我是真爱

我傍上的金主对我是真爱

现代言情 | 乔悠悠顾西洲 | 已完结
2023-04-21 11:22:30
推荐指数:
我一心只想红,然而我傍的金主对我是真爱?这,搁谁能信。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我一心只想红,然而我傍的金主对我是真爱?

这,搁谁能信。

1.

我有些忐忑,毕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金主半天也不过来,我只好催促,「咳,那啥,咱这就......开始不?」

片刻后,我察觉床往下塌了塌,随即我的眼睛被一条白丝巾覆盖上。

这......

Coplay什么的我最擅长啊,毕竟我的本职是演员。

我兴奋,忍不住建议,「要我演小龙女不,我可以呀!」

顾西洲想了想,「试试。」

我迅速调整好心态进入角色,「过儿,是你吗?」

顾西洲:「......你还是好好当花瓶吧。」

我承认我是个空有美貌的人,但这么直白的说我没演技,礼貌吗!?

我不肯服输,扯开白丝巾。

很好,这一次我两入戏很快。

2.

我,乔悠悠,娱乐圈十八线外女明星,虽然无人知晓,但我参演的大IP也是好多的,比方最近热播的那个《心家》,我在里面演了一个点外卖的客人,跟女主角那是有间接接触的。

我坚信以我乔悠悠的美貌,在娱乐圈不可能没有一席之地。

红,只是迟早的事,我只是需要多一点点耐心。

所以,当我的经纪人说要给我找个金主,什么只要我陪好了,当红大IP随便我挑,影后视后都不在话下的时候,我嗤之以鼻。

「琳姐,你是对我的颜值有什么误解吗?」

「选美冠军是随便拿的吗?」

「系花校花是假的吗?」

......

但,面对我的愤怒言语,她冷冷的怼回来。

「娱乐圈就是这样,你不趁着年轻崭露头角,等年老了,就只能转行卖保险了」

「更何况,你今年都25了,美貌值一天天往下跌。」

「跟你同期出道的姐妹们都当上大女主了,你呢?」

我:......

貌似我还是个查无此人的小透明。

好吧!

我不想卖保险,我想红。

但,傍大款,找金主什么的,我......还要再考虑考虑。

琳姐不顾我的意愿,擅自安排了见面。

虽然一开始我是不情愿的,不过等见了真人,我天,无敌帅,巨有钱。

找男朋友都找不到这样的,更何况是金主,万中无一啊。

我还在犹豫什么?上啊姐妹。

我快速说服自己,我是为了红,不是为了美色。

因此,我搬进了顾西洲的大别墅,躺在了他的豪华大床上。

讲真,顾西洲脾气不是一般的好,万事都依着我。

我对这位金主,是挑不出刺的满意,因此日益沉迷他的美色,消极怠工。

3.

我是个空有美貌,求上进但不努力的咸鱼。

这是经纪人对我的评价。

但,我觉得嘛,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了我美貌,自然要收回一些智商。

对此,我没有异议。

见我傍了金主又躺平了,经纪人给我发了小姐妹的炫富朋友圈。

啊啊啊啊啊!

我嫉妒啊,我要红啊!

「悠悠啊,咱就图钱。男人不靠谱,只有人民币对你才是真爱。趁着金主上心,要钱要包要资源。」

是的,我要清醒。

姐要干事业,我的事业......顾西洲。

俗话说得好,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

我坐在餐桌前看菜谱,寻思自己捣鼓捣鼓。

当然,也是为了他的钱。

我的目标得明确,不然容易又走偏。

我看的入神,丝毫没有意识到顾西洲回来了,他从后背将我圈近怀里,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

他问:「想学做饭?」

我笑着问:「你喜欢吃什么?」

顾西洲捏了捏我的腰侧,「你做的,我都爱吃,我建议,你还是做个花瓶。」

「你后面那句话其实可以不说的。」

我离开他的怀抱,气嘟嘟的拿着食谱进了厨房,「演戏不行,不代表我做饭不行!」

我在厨房里大展身手,一顿操作猛如虎。

锅里正热着油,我切菜给忘了,当侧边窜起一团火焰,我惊叫出声,接了盆水直接泼了上去,火是灭了,燃气灶也废了。

我抱着盆,不好意思的朝门口一笑,强行解释道,「失误,失误…」

顾西洲看见了也不揭穿我,他给我的眼神,就是在表达,我懂,我都懂。

我尴尬的想扒开条地缝钻进去。

顾西洲替我找了台阶下,「点外卖吧。」

他总是能做到恰到好处的照顾我的情绪,可惜,这次我不打算顺着台阶下,我非得杠上,有朝一日,搞出点名堂,让顾西洲瞧瞧。

心里暗暗想了一通,顾西洲打开外卖软件,我凑到他身边,靠着他的肩膀,看着他毫不犹豫点了几样家常菜。

「都是你爱吃的,你再看看其他有没有想吃的。」顾西洲直接把手机递到了我面前。

我没伸出手去接,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好奇他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些?

揣着一肚子疑惑,我并没有开口询问,而是别扭道,「够了,我吃不了多少,胖了上镜不好看。」

顾西洲环着我都腰,捏了捏我的脸,无所谓道,「胖点也丑不到哪里去,不上镜,大不了我养着。」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我望着他的侧脸,试问,「你还做赔本买卖?」

顾西洲笑笑不说话。

饭后,我们该干嘛干嘛。

通过这段时间,我发现顾西洲在每次事前,总要蒙上我的眼睛。

丝带透着光,我隔着丝带,看着他的双眼,里头柔情蜜意,像是夏日飞溅在山间清甜的泉水。

我险些陷了进去,好在清楚我们之间,除了交易关系,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

想到这,我不小心与顾西洲对视上,他看我的眼神,含情脉脉,实在不真切。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莫非…他把我当替身了?

如此想来,眼睛上的丝带就有了解释。

我由衷的感叹,还是有钱人玩的花…金主的白月光替身?假戏真做,比演戏来的要**。

很多人觉得替身不好,我觉得替身好啊,白月光是女一,我这个替身好歹能算女二,这也算是我演艺生涯最重要的角色了。

顾西洲套上衣服,抱着我进了浴室,把我放进了盛满温水的浴池里。

我眼睛都不愿睁开,抓着他的手臂,一顿哼哼唧唧。

半夜,沉迷在金主温柔乡里的我猛然惊醒,若是按照狗血小说里的套路,指不定哪一天,顾西洲的白月光回来了,我就得立马滚蛋,到时候人财两空,不如现在好好干出自己的一番事业!

4.

我环视一圈豪华大别墅,有保姆天天变着花样给我做饭,每个月金主还给打钱,小日子过得美滋滋。

对此,我非常满足了。

让我开口跟顾西洲要资源?

得承认,我是条没出息的咸鱼!我开不了这个口。

想多了也烦,**脆不想了,一头扎进厨房,跟着保姆**后面学煲鸡汤。

我坚信貌美的我,煲出来的汤味道会更好。

有人在边上指导,操作起来简单的多。我成功炖出了一锅鸡汤,满心期待的端到了顾西洲面前,「你尝尝。」

顾西洲给面子的尝了一口,面色不变,静静的看着我,也不说话。

我忙不迭拿起勺子尝了一口,味道说不上多好,但也喝的进去,「你不言语鼓励我一下?」

「比起鸡汤,」顾西洲眼眸带笑,笑的不怀好意,「还是你比较秀色可餐。」

我蓦得脸一红,在心底叽叽喳喳的吐槽,看着为人正派,怎么能说出这么少儿不宜的话?

已完结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金主小说
  2. 剑侠小说
  3. 重生千金小说
  4. 超级战神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金主小说
新锋文学网金主小说专题页面提供金主小说排行榜、金主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金主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
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
短篇类型小说《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轻轻齐越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佚名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让轻轻齐越变得鲜活有趣,《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讲述了:我变成了一只清道夫,一条不会游泳的清道夫。有个声音告诉我,亲眼前这个男人一口就可以变回人类。你踏马人家青蛙都是趁公主晕倒的时候偷亲的,这男人肱二头肌都快要把衣服撑爆了,我怎么亲?下一秒,他娘们唧唧地哼一声倒了,倒了?倒了!...
佚名
父母的骗局
父母的骗局
从小到大,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如果不是你错把安眠药当维生素喂给你妹妹,你妹妹根本不会变成一个半残废,所以你要负责她一辈子。为此,我用半生去承担这个责任,给妹妹买房买车,还给她买各种养老金,哪怕累吐血,我也没有半句怨言。直到她一眼相中我的男友,让我拱手相让。唯独这点,我不愿让步。爸妈以死相逼,妹妹更是将我骗到乡下,用老鼠药将我毒死,把我的尸体抛入水潭,任鱼啃食。灵魂脱离身体的那一刻,我心里更多的是解脱,终于不再欠她的了。
小奈miss
七零好孕小俏媳,最猛厂长狠狠宠
七零好孕小俏媳,最猛厂长狠狠宠
前期黑脸怪后期超舔大狼狗糙汉厂长VS又娇又软穿书娇娇女因为天灾,白富美娇娇女秦酥穿到了七十年代。开局直接火葬场,不仅已婚,还差点给人戴了绿帽子,面前的男人身份地位高,又高又壮,一只手就能把她捏死,秦酥害怕啊。但原生家庭更死亡,渣爹后妈,还有一个处处跟她作对的继妹,权衡之下,秦酥选择和男人打商量,先暂住一段时间,用其他方式来支付房费。
好大一枚仙贝
权势引人
权势引人
这本短篇小说《权势引人》主角是李星晓沈诺,作者佚名文采斐然,用巧妙的文笔勾勒出一段生动的故事,而且火候掌握的很好,确实值得一品,小说讲述了:我的母后为了巩固弟弟的皇位,活活饿死我的青梅竹马夫君,把我嫁给同样失去了原配的李星晓,嫁给李星晓后,他把所有仇恨都报复在我身上,把我做成人彘,我在痛苦中凄惨死去。再睁眼,我重生到与李星晓洞房花烛夜,「一起向天下最尊贵的二人复仇,如何?」李星晓答应了。他不知道,我的复仇名单里,也有他。...
佚名
被东北太子爷绑走后,男友疯了
被东北太子爷绑走后,男友疯了
在我被绑架后,顾惊羽完全不顾我的死活,连续挂了绑匪三十六个电话。甚至还对绑匪说:“我没有时间陪你们演戏,你们愿意绑就绑着吧!没有她在我身边,我清净了不少!”我闻言,崩溃大哭,对着绑匪恳求道:“他,他是我未婚夫,一定会救我的,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你们不要伤害我,在给他打打电话,他一定会给你们打钱的。”后来,顾惊羽终于意识到,我不是演戏,是真被绑架了。他疯狂给我打电话。绑匪大哥接通电话:“要不中午等她醒了我再让她联系你?”
寒青
姜逢
姜逢
这是我嫁给沈度沉的第七年,爱他的第十年。可他始终厌恶我,认为是我破坏了他和自己的白月光温淼淼在一起的机会。哪怕我怀着他的孩子躺在手术台上突发羊水栓塞,性命攸关。而他作为a市唯一有成功救治经验的医生,在我购置的沙发上趴在温淼淼的腿上,笑意盈盈地抚摸着她的孕肚。一尸两命,我甚至没有坚持到他的电话被打通。沈度沉,我死了,也不再爱你了。
枫林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