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金主的死对头

金主的死对头

短篇言情 | 宁喻宋惊棠 | 已完结
2023-04-19 14:09:32
推荐指数:
金主的死对头注意到了我,他阴恻恻的说:“宋惊棠不让我好过,我只好在他心上人身上报复回来!”简直欲哭无泪,我只是一个替身小炮灰而已。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一章

金主的死对头包养了我,他阴恻恻的说:“宋惊棠不让我好过,我只好在他心上人身上报复回来!”

简直欲哭无泪,我只是一个替身小炮灰而已。

我时常认为,如果宋惊棠是小说男主,那么雪荔一定是当之无愧的女主。

而我,至多是个炮灰。

1

第一次见面,宋惊棠初到我们会所,就从一众女工作人员中,挑中了雪荔。

这也难怪,雪荔长相是我们这最出色的,气质也是顶好,很多人说她应该去闯娱乐圈,一定能红。

说着说着,这不机会就来了。

宋公子家里可是影视圈的巨头公司,只要攀上了他,想要什么资源没有。

可雪荔看见宋公子,却很平淡。

这心态让我佩服。

雪荔不识趣,宋公子也不生气,反而找了个乐子博她一笑。

这个乐子就是我。

宋惊棠倚靠在沙发上,下巴轻点:“喝吧,一杯两千,第十杯多给你一万,到了第二十杯再多给五万。”

他在跟我说话,但目光全在雪荔身上。

我扫了一眼桌上的酒,一瓶十万都打不住,显然比给我的价还要贵,但在宋公子眼里,我是不值更多的小费的。

但我也很满意了,微微一笑,仰着头,喝了一杯又一杯。

不知道第多少杯时,被呛住了,剧烈咳嗽起来,很狼狈。

而表情冷淡的雪荔,看到这一幕,终于被逗笑了。

宋惊棠也高兴了:“你这一笑,十万块够不够?”

雪荔又抿起嘴唇,不说话了。

而我这个小炮灰,观看了宋公子求爱的整个过程,期间喝了十多杯酒,到手也不到五万块。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

宋公子很豪爽,对雪荔相当大方,但雪荔还是淡淡的样子。

宋惊棠要搂她,她会很明确的拒绝:“宋公子,不好意思,我们这有规定,不让与顾客发生不该有的关系。”

这条规定其实很可有可无,因为她们大多会跟金主私下联系。

毕竟富贵迷人眼。

但是雪荔似乎挺坚决的,就是摆明了不跟宋惊棠。

“多少钱?”宋惊棠眯着眼问:“多少钱肯?”

雪荔不说话,转过头去。

宋惊棠把玩着,手里的一个方形打火机,忽然笑了:“原来你不是要钱,你是要名。”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宋公子深情款款地说:“做我女朋友怎么样?”

这下,就连雪荔也被触动了,慢慢转过头来,但盯了宋公子一会,却又无声的摇了摇头。

宋公子告白被拒,脸色很难看的走了,临出门,他冷冷的把手里的打火机扔在地上。

“你今晚很听话,这是你的了。”

他这话是冲着我说的,我捡起打火机,不管什么,先道谢:“谢谢宋公子,谢谢宋公子。”

他脸色这才好了一些,却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第二天,我在前台领了小费,又去找人鉴定这个打火机的价格,把它交易出去。

等拿到钱,我都惊呆了。

我是实在没想到,宋惊棠随手一扔的打火机这么值钱。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

宋惊棠连着几个晚上都来了,每次都点很贵的酒水,业绩挂在雪荔的账上,经理笑得合不拢嘴。

但是雪荔还是不为所动。

渐渐的,宋公子来的就少了,最近一个月更是一次都没来。

我简直惊呆了。

这么泼天的富贵,雪荔竟然拒绝了,她也不是一般人。

果然是小说女主的标配。

我私底下悄悄问过她,为什么能拒绝得了宋惊棠。

雪荔却淡淡地说:“年轻帅气又不能当饭吃,他是有钱,可玩心也大。我为什么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这句话,还真没错。

我们这来的,都是非富即贵,而雪荔是我们会所,最受欢迎的。

她的长相、气质,都很惊人,来这的,没有一个不喜欢她。

虽然这些人跟宋公子比起来,稍差一些,但就像她说的,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更何况,据小道消息说,雪荔有个长期的金主,实力很吓人,但身份一直是个谜。

她们一直私下往来,很神秘,就连经理都不知道。

但每个月,金主会划钱给会所,给雪荔业绩上,增加几瓶最贵的酒。

这些酒大都被雪荔转手卖了。

这样一来,她赚了双份钱。

雪荔果然是行业楷模。

比不得比不得。

这些事,我就当个八卦听听,没放在心上。

谁知道偶然有一天,消失许久的宋公子又来了。

我有点错愕:“雪荔今天不在。”

宋惊棠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只是冷笑着问:“知道她去了吗?”

“不知道。”

“没关系,反正我是来找你的。”

“我?”

我被吓了一跳。

我何德何能,能让宋公子亲自过来找我。

这个理由似乎很魔幻。

但现实告诉我,这是真的。

宋公子点了几瓶酒,仰着下巴问:“会调酒么?”

“会。”

做我们这行的,跟酒相关,就没有不会的。

我的手法很利落,也很美观,很快调好了一杯。

宋惊棠接过喝了一口,眯着眼笑了:“你定价,我买单。”

我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这是在说那杯酒。

这可让我为难了。

该说多少钱合适?

太高了,我怕宋公子觉得我不识天高地厚,甩脸子走人。

太低又好像太亏了。

我犹豫了半天,只报了一个中肯的价格。

“198。”

宋公子好像也被我震住了,他应该没想到,我会报出这个价格来。

毕竟这些钱,对他来说九牛一毛,丢了都不带心疼的。

他目光复杂的看了我半天,最后,喝光了酒,付了那198块。

2

接下来的半个月,雪荔都不在。

听经理说,她似乎请了一个长假。

但其他人私底下都说,是那个不露面的金主,来找雪荔了。

雪荔不在,但宋惊棠却天天来。

每次来,也只让我给他调酒,每天都要不一样的,但价格必须是198。

宋惊棠却恶趣味地说:“这是你定的价,后果要自己承担。”

价格倒好说,只是每天不一样,确实愁坏了我。

宋惊棠嘴巴叼,糊弄都糊弄不了。

有一次我被逼无奈了,直接端了一碗熬好的当归炖鸡汤给他喝。

我义正严词:“宋公子,酒喝多了伤身,不如喝汤,对健康有好处。”

宋惊棠都愣了好一会,反应过来后,还是拿着汤匙,一匙一匙,小口的喝着。

他喝得很慢,像在回味,等慢悠悠的喝完了,临走时他说:“那就换汤吧,为身体着想。”

我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高兴极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变着花样给宋惊棠煲汤,有时候煲得好了,宋公子会当面给我点小费。

这些钱都是从他手指尖漏出来的,但也很可观了,我把钱汇总起来,统一打到住院部上。

下午我爸就打来电话,质问我怎么会打进去这么多钱。

我叹了一口气:“都是人家援助的,别问了,给妈治病要紧。”

“快好了快好了,大夫说坚持过这一阵,用药不能中止,很快有转机了。”

我知道这是我爸在安慰我,哪有那么轻易。

但也只能这样告诉自己。

快好了,快好了。

坚持下就有转机了。

这天下午,我熬好汤,中间盛出来一碗送去医院,另一多部分拿去给宋惊棠。

宋惊棠今天心情似乎不错,喝汤的时候,难得说了几句玩笑话。

我趁此机会,见缝插针:“外面食材涨价了,我的汤能不能也涨涨?”

宋惊棠促狭地笑了,露出一副早知道这样的神情。

他的目光很轻,落在我身上,像是神给予信徒的恩赐。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平静的目光,却让我很难抬得起头来。

他慢条斯理的擦拭嘴唇,说:“可以,说吧。”

我鼓起勇气,报出了一个高价:“240。”

“什么?”宋惊棠重重皱眉:“你耍我是吧?”

“没有没有。”

我怎么敢。

这可是我的衣食父母。

我连连摆手,忐忑的低下了脑袋。

宋惊棠都被我这副怂包样气笑了,他哼道:“那你说说,怎么想的。”

我睁大眼,嘀咕道:“外面广东靓汤都上千啦,我这个也是真材实料,你还嫌贵。”

宋惊棠听后,又一次被我气笑了。

“我看起来像缺那点钱?”

在我的激将之下,宋惊棠很痛快的没有还价,一锤定音。

但他有个条件,他要加我微信,这样好让我随叫随到送汤。

宋惊棠补充了一句:“小费管够。”

至此,我的小费又涨了,再加上酒水费,收入那是相当可观。

这样一连持续了半个月。

有一天,我看到宋惊棠一脸古怪的走进来。

我当时坐在沙发上,他居高临下,扔给我一条裤子。

“你自己看看,才半个月,这尺码我都不能穿了。”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宋惊棠,觉得这是假话。

他明明没胖,脸庞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但裤子小了,的确是事实……

我违心地说:“没有,你看错了,你没胖,这裤子缩水了。”

“真的?”

“真的。”我抓紧机会拍马屁:“还是很有型,随时去拍电影的状态。”

于是,在我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吹捧下,宋惊棠的半信半疑,也变成了肯定。

他照了照镜子:“嗯,还真是。”

我努力憋着笑。

时间过得很快,我给宋惊棠连着熬了近一个月的汤,忽然一天,他发微信告诉我,今天不过来喝汤了。

“小费照给。”他说

这让我感到微微失落,但又瞬间清醒。

金主不来,却还给钱,这不是好事么。

我不应该因为他不来,而产生别的情绪。

于是我很快调整好心情,把汤送到了医院。

雪荔是月初回来上班的。

她回来时,全身上下都是顶级名牌,包包也贵得吓人。

但她心情很不好,总是冷着脸,也不说话。

这里面,只有我跟她还算亲近,她也忍不住向我吐露了只言片语。

大概是她的金主,不愿意给她名分,只把她养在外面。

雪荔紧紧掐着手掌心,俨然在崩溃的边缘:“那我这样算什么!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玩意么!”

多的我也不清楚,雪荔也不肯多说。

又过了半个月,我刚上班,就看到宋惊棠来了。

我本来很自然而然的想上去打招呼,谁知道宋公子径直略过我,冲我身后的雪荔走过去。

整个过程,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等我反应过来,两人已经有说有笑的走进包厢了。

3

我站在原地,心情挺复杂的。

其实我也没想太多,就是习惯了,毕竟那一个月,宋惊棠都是来找我的。

主动打个招呼,也是礼貌。

果然,站在雪荔跟前,谁都会黯然失色。

就隔了那么一两步的距离,我不相信他没看到我,既然看到了,打个招呼,也没什么吧。

怎么表现的,像个陌生人似的。

我心里刚有这个想法,立马咯噔了一下。

我马上提醒自己,他是消费者,他有选择权。

强制提醒几次后,心情这才好一些。

接下来的几天,宋惊棠还是天天都来,只是跟来见我不同,他每次来都拿着高调的礼物。

惹得整个会所都羡慕雪荔。

我站在角落里,静静地关注着他们美好的浪漫。

宋惊棠没有跟我再说过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微信的消息也没再响起过。

但让我好奇的是,宋惊棠这么高调示爱,雪荔的金主会不知道?

晚上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提醒起雪荔。

“你别两头不讨好。”

雪荔冷笑:“两头?早就分了。那家伙给我了一笔钱,和一些不痛不痒的资源。没了他,我当然要抓住别的机会。”

我心里一惊,原来如此。

不过这属于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我当然不会傻到去告诉宋惊棠。

人家信不信且不说,就说他追雪荔这个阵仗,保不准知道以后,也恋爱脑无所谓了。

我不趟这个浑水。

宋惊棠和雪荔暧昧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我起初有些难受,但很快也释然了。

就我们这种身份,没有顶级的容貌,是不可能入他们法眼的。

小费途径没了,我迅速另寻出路。

刚巧不巧,就有个人送上门了。

那天经理找到我,说有人专门点我的名字,让我过去一趟。

我还挺好奇,毕竟我在店里的成色,算不上好。

难不成是什么变态老男人?

也不是没有。

有钱人,寻求**,即便我们这不做太低俗的事,但也架不住人家花样多。

单就喝酒,就能让你恶心死。

出乎我意料的是,并不是。

这是个相当年轻的男人,只比我大了两三岁的样子,经理叫他宁总。

面相也还算和气,出手也挺阔绰的,他只让我陪他聊天,就能点上些不错的酒。

有几次,我都觉得这钱来得太容易,不真实,于是也会陪着喝几杯酒,尽量满足他的要求。

总之,我们俩聊的挺好的。

我好几次兴高采烈的从包厢里出来,转角就碰到了宋惊棠。

四目相对,除了陌生还是陌生。

我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这更**了宋惊棠,他脸色更黑,语气不善。

“看样子,玩的挺开心?”

我犹豫着,不知道怎么接这话,只好看他脸色,慢慢点头,脑袋刚下去一点,他神情就更阴沉了。

“高枝攀得挺快的,早就寻摸好了下家吧。”

这种话,实在伤自尊了,我当下挂不住脸了,但实在不想得罪他,就扭头走了。

这次不欢而散后,我有好几天没见着宋惊棠来。

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月底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点背,反正我一出包厢,保准能遇上宋惊棠。

我一句话都不想多说,就立刻转身要走,宋惊棠一把上来,拉住了我的胳膊。

这次他态度还算过得去,只是固执的说:“我送你回去。”

我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但是宋惊棠也很坚决。

就在我们僵持不下时,宁总出来了。

看见我俩拉拉扯扯,宁总也丝毫不意外,只是目光挑衅的落在宋惊棠身上:“不好意思,她是我的人了。”

宋惊棠瞪大了眼睛,想要喷火:“你跟他在一起?”

我还没说话,宁总已经拉着我往外走了。

“走,我送你回家,你可真是我的小福星。”

“宁总?”

“嗯。”

“我觉得您很开心。”

宁总瞥了一眼我,笑着说:“别叫宁总了,叫我宁喻。”

这天过后,刚好轮到我休息,等两天后再去上班,就发现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

经理直接把我的名字撤了。

这也就意味着,我不可以获得业绩了。

当我去问经理时,他只是含糊其辞的敷衍了我几句。

没有业绩,等于没有钱,我们这行只有五百块保底。

没有酒水提成,别说住院费了,我下个月都得去喝西北风。

我急得原地打转,向几个人打听之下才知道缘由。

“你之前跟宋公子走那么近,被雪荔知道了,她现在又是人家女朋友,那个脾气,还不得整死你。”

我心里一凉。

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一茬。

我立刻去找雪荔,希望能解释一下。

包厢里,雪荔一看到我,就露出嫌恶的神情,不咸不淡的说:“就你这种东西,也配跟我抢?”

“昨天我翻惊棠的微信了,看不出来,你们大半夜还在聊身材呢,挺骚啊你。”

我被说懵了。

好在雪荔这种即将迈入上流社会的贵妇,也懒得跟我多费口舌,她冷冷地说:“要想恢复名字,那就在今天下午,当众给我和惊棠道歉。”

她说完走了。

我一个人默默陷入复杂和耻辱中。

已完结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金主小说
  2. 死对头小说
  3. 双面千金小说
  4. 无良总裁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金主小说
新锋文学网金主小说专题页面提供金主小说排行榜、金主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金主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短篇言情小说
过关
过关
在男友和别的女人共进晚餐而忘记我的生日时,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无论多晚,我都等你。”底下一片嘲讽,很快开了对赌,“我赌她等不到,哈哈哈,舔狗恶心死。”几分钟前徐尧发了一张两人的合照,所有人都知道他不会过来。但我要的从来不是他。几分钟后,我再次编辑了一条朋友圈,上面是我和徐尧哥哥深情对望的合照。配文: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枫林晚
盗版白月光
盗版白月光
众人都说我和林冶琴瑟和鸣,夫妻恩爱。只有我知道,我只是他白月光的替身,在他心里,我连她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他的白月光后,林冶想对我痛下杀手,但,该死的可不是我。...
佚名
再见哥哥
再见哥哥
我被酷刑凌虐致死时,哥哥正在陪表妹看画展。哥哥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不配过生日!」我却暗自庆幸,哥哥的拒绝让他逃过一劫。...
江思文
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
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
短篇类型小说《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轻轻齐越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佚名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让轻轻齐越变得鲜活有趣,《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讲述了:我变成了一只清道夫,一条不会游泳的清道夫。有个声音告诉我,亲眼前这个男人一口就可以变回人类。你踏马人家青蛙都是趁公主晕倒的时候偷亲的,这男人肱二头肌都快要把衣服撑爆了,我怎么亲?下一秒,他娘们唧唧地哼一声倒了,倒了?倒了!...
佚名
父母的骗局
父母的骗局
从小到大,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如果不是你错把安眠药当维生素喂给你妹妹,你妹妹根本不会变成一个半残废,所以你要负责她一辈子。为此,我用半生去承担这个责任,给妹妹买房买车,还给她买各种养老金,哪怕累吐血,我也没有半句怨言。直到她一眼相中我的男友,让我拱手相让。唯独这点,我不愿让步。爸妈以死相逼,妹妹更是将我骗到乡下,用老鼠药将我毒死,把我的尸体抛入水潭,任鱼啃食。灵魂脱离身体的那一刻,我心里更多的是解脱,终于不再欠她的了。
小奈miss
七零好孕小俏媳,最猛厂长狠狠宠
七零好孕小俏媳,最猛厂长狠狠宠
前期黑脸怪后期超舔大狼狗糙汉厂长VS又娇又软穿书娇娇女因为天灾,白富美娇娇女秦酥穿到了七十年代。开局直接火葬场,不仅已婚,还差点给人戴了绿帽子,面前的男人身份地位高,又高又壮,一只手就能把她捏死,秦酥害怕啊。但原生家庭更死亡,渣爹后妈,还有一个处处跟她作对的继妹,权衡之下,秦酥选择和男人打商量,先暂住一段时间,用其他方式来支付房费。
好大一枚仙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