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美人含双面

美人含双面

古代言情 | 赵渊赵祯 | 连载中
2023-02-13 10:55:06
推荐指数:
我从袋子里拿出了一颗饴糖,放在嘴里仔细地感受它在舌尖慢慢化开,之后充斥着整个口腔。可真甜呀。真是,怎么吃一颗糖都觉得甜?托了那小贼的福,我的床头时不时地出现东城的桃花酥、西市的软糯糍、聚香阁的酱肘子还有梅娇阁新出的首饰和胭脂。我在其中最最喜欢的,便是那支檀木簪子。...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庆王的话像一个诅咒,不到三日,太子就失了圣上的恩宠,百官联名上奏废除太子之位。

徐凤婉在自己的闺房内不断踱步,似是兴奋似是疑虑。

七日之后她终于赴了庆王的约。

现在这个叫做赵渊的皇子已然变成了当朝太子。

徐凤婉又变成了那个愉悦、欢快不知烦恼为何物的少女模样。

因为赵渊比起才学更爱徐凤婉如玉如璧的身子,这样的喜爱让徐凤婉感到无比地心安。

他不仅得到了徐凤婉的支持更得到了徐家的支持。

可是,她太快乐了,快乐得忘记即将到来的婚期。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徐凤婉却惴惴不安。

海棠被压弯了腰,蜜蜂将秋日的果实悄然藏进花蕊。

不止我一人知道她这个月的葵水还没有来,大娘子和赵渊都知道这件事情,只有单纯的徐家老爷以为自家姑娘还是个未破瓜的黄花大闺女。

徐凤婉将赵渊约了出来,梨花带雨地说了全部。

赵渊伸手将徐凤婉揽到自己怀里,疼惜地抚摸着徐凤婉的头发,语气里全都是叹息:

「婉儿,我刚坐上太子之位还未有多久,若是现在提出求娶你,你我的名声怕是都要毁了。」

徐凤婉在赵渊的怀中蹭了两下,娇娇地说道:「可是,这是你我的孩子,你真的舍得吗?」

我立在他们身侧静静听他们诉说着虚情假意。

赵渊伸手将徐凤婉扶了起来:「婉儿,你一定要记住,我们要的是以后。我当然也期待着我们孩子的降临,可凌安平在十朔将蛮夷逼退三十里开外,我们目前还不能得罪他。」

凌安平,就是那位小将军的名字。

真没想到他会这般厉害。

徐凤婉愣了愣神,张嘴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依旧要嫁给凌安平?」

房间内的气氛瞬间凝结,徐凤婉僵硬地看着赵渊。

赵渊还在叹气的时候徐凤婉忽然站起身来将我脸上的面纱摘掉。

我睫毛微颤,垂下眼眸只盯着脚面。

许久,徐凤婉才哭哭啼啼地说道:「我知你心中大志,但此生我只愿跟你一人,这是我的贴身丫鬟,与我长得有九分神似,在闺中的时候最是听话。」

徐凤婉见赵渊还在迟疑,又继续说道:「我若真的跟了凌安平,你觉得我父亲还会给你那些支持吗?等到大业已成,我再出现,将她认为我的义姐。娶皇后的义姐为妻,也不算是委屈了凌将军。」

赵渊被徐凤婉说服,摆了摆手让她自己拿主意。

我很乖顺地跪了下去,规规整整的磕了一个响头。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美人小说
  2. 双面小说
  3. 吸血鬼小说
  4. 花心小说
免费美人小说推荐
新锋文学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美人小说,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美人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看美人小说,就上新锋文学网。
网友评论
最新古代言情小说
高手下山:我的医术无人能敌
高手下山:我的医术无人能敌
【无敌流+热血杀伐+高手下山+神医+天才+扮猪吃虎】“可千万别惹我,不然我踹你大脚印子!”“这是你该做的事么,你说你这顿打亏不亏?”“叶大师,您这么打我,我认了,可您治病不能只打脸啊?”
撒豆成兵
怒龙出狱
怒龙出狱
八年前他资助了十名贫困女大学生,三年后被十名女大学生告上了法庭,被判了五年,如今他携葬龙令出狱,葬天葬地葬龙王,誓要让那些陷害自己的人付出代价!
大火
罪犯哭诉:谁让他开出租的?
罪犯哭诉:谁让他开出租的?
某天上班的路上被赶业绩的大卡车创到了这个平行世界,他成了一个找不到工作的无业游民。无奈之下。他报名参加了一档名为《职业达人秀》的挑战节目。一年后,资产和人气综合之下,排名第一的人最高可获得一亿元的奖金。苏尘要通过这个节目逆天改命!可惜他最终抽取到的职业是出租车司机……只能卖颜值了!可咋这些个偷娃贼、毒贩、扒手都来坐他车?他总不能不抓吧...
远海的鸥
重生扮丑,漂亮美人她一直在跑路
重生扮丑,漂亮美人她一直在跑路
意外重生,宁欢暗暗发誓,这次一定要离时湛那个疯子远远的。因为传闻中如高山之雪不染纤尘的清冷校草竟然是个伪装成高岭之花的疯子,他内里乖戾恶劣,又疯又坏,非她不可。他最爱的就是抚摸着宁欢的长发,亲吻着少女明亮的眼睛一边呢喃一边威胁。“欢欢哭起来真漂亮。”
忧伤的冰淇淋
乔卿兰苏寒彻
乔卿兰苏寒彻
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吗?跟在江清寒身边这些日子,我终于知道了答案。
陈疏月
军官老公太会宠,悍妇带崽扛不住
军官老公太会宠,悍妇带崽扛不住
连续加班数日在跑步机上猝死的颜惜,一睁眼穿到了八十年代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她是家属院里又懒又馋的肥胖悍妇,众人都对她又避又嫌。她讹来的老公傅闻不喜欢她,她还对傅闻收养的同事的两个遗孤又打又骂。穿过来的颜惜:“?”她看了看兜里被原主嚯嚯一空所剩无几的钱,又看了看对她十分仇视的两孩子,在心里算了...
清栀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