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躁狂人生

躁狂人生

都市生活 | 秦幼梁书迟 | 连载中
2023-02-03 14:01:52
推荐指数:
我叫秦幼,心里有病。初二,有个满脸痘的男孩,总嘲笑我是个没妈的孩子。还会在下课时,薅我的头发,掀我的裙子。直到有一次,他撕了我装在文具盒里,妈妈的照片。...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那是在两个月后,我的19岁生日。

傍晚,我把家里收拾得整洁如新,煮了两碗面,倒出昨夜的榨菜,等我爸回来。

我准备了一句话,当做给我爸的惊喜。

我要告诉我爸,我已经成年了,做好了,出门打工的准备。

我决定不再把自己困在房门这一侧了。用最冷静的模样,回到人类的社会。

我希望他相信我,不会再发疯。——这是他能给到我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我以为,我的这个决定,能解开我爸紧锁的眉头,能给这个家带来一丝曙光。

但后来,我没等来我爸。

一名警察,敲响了家门。

他在门外告诉我,我爸出了车祸。

重伤不治去世,肇事司机逃逸。

跟我爸的最后一面,是在火葬场见的。

名字叫「梁书迟」的年轻警官,交给了我一样东西。

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

梁书迟说:这是死者身上最值钱的东西。当时,死者全身骨头几乎都碎了。

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是趴着的。身体和双臂,都在死死护着身下的笔记本电脑。

梁书迟有些遗憾:「我们怀疑里面可能有什么证据,打开查了,是台新电脑。」

但我知道。我知道的。

前阵子,我说过想在网上写写文章,能挣点钱也不错。

而我爸说过,他给我准备了,两份生日礼物。

所以,那台笔记本,是其中之一。

这就是我的19岁生日,午夜钟声之后,我扑在火葬场的台阶上,把一辈子的眼泪都哭干了。

我明白,自己再也不会知道,另一份礼物,究竟是为何物了。

但这还不是最绝望的。

哭到几乎脱力时,我才回味到梁书迟的用词。

「证据。」

只是一场肇事逃逸案的话,怎么会在一台笔记本里留下证据?

除非……在警方的判断里,这可能是一场谋杀!

我猛地抬起头,追问道:所以,我爸究竟是怎么死的?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狂人小说
  2. 人生小说
  3. 隐形大佬小说
  4. 聂少小说
好看的狂人小说完本
新锋文学网狂人小说专题为您提供狂人最新章节与狂人全文阅读,请大家投票与收藏支持狂人小说专题,狂人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尽在新锋文学网。
网友评论
最新都市生活小说
再见哥哥
再见哥哥
我被酷刑凌虐致死时,哥哥正在陪表妹看画展。哥哥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不配过生日!」我却暗自庆幸,哥哥的拒绝让他逃过一劫。...
江思文
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
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
短篇类型小说《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轻轻齐越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佚名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让轻轻齐越变得鲜活有趣,《变成清道夫后我需要亲亲》讲述了:我变成了一只清道夫,一条不会游泳的清道夫。有个声音告诉我,亲眼前这个男人一口就可以变回人类。你踏马人家青蛙都是趁公主晕倒的时候偷亲的,这男人肱二头肌都快要把衣服撑爆了,我怎么亲?下一秒,他娘们唧唧地哼一声倒了,倒了?倒了!...
佚名
父母的骗局
父母的骗局
从小到大,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如果不是你错把安眠药当维生素喂给你妹妹,你妹妹根本不会变成一个半残废,所以你要负责她一辈子。为此,我用半生去承担这个责任,给妹妹买房买车,还给她买各种养老金,哪怕累吐血,我也没有半句怨言。直到她一眼相中我的男友,让我拱手相让。唯独这点,我不愿让步。爸妈以死相逼,妹妹更是将我骗到乡下,用老鼠药将我毒死,把我的尸体抛入水潭,任鱼啃食。灵魂脱离身体的那一刻,我心里更多的是解脱,终于不再欠她的了。
小奈miss
七零好孕小俏媳,最猛厂长狠狠宠
七零好孕小俏媳,最猛厂长狠狠宠
前期黑脸怪后期超舔大狼狗糙汉厂长VS又娇又软穿书娇娇女因为天灾,白富美娇娇女秦酥穿到了七十年代。开局直接火葬场,不仅已婚,还差点给人戴了绿帽子,面前的男人身份地位高,又高又壮,一只手就能把她捏死,秦酥害怕啊。但原生家庭更死亡,渣爹后妈,还有一个处处跟她作对的继妹,权衡之下,秦酥选择和男人打商量,先暂住一段时间,用其他方式来支付房费。
好大一枚仙贝
权势引人
权势引人
这本短篇小说《权势引人》主角是李星晓沈诺,作者佚名文采斐然,用巧妙的文笔勾勒出一段生动的故事,而且火候掌握的很好,确实值得一品,小说讲述了:我的母后为了巩固弟弟的皇位,活活饿死我的青梅竹马夫君,把我嫁给同样失去了原配的李星晓,嫁给李星晓后,他把所有仇恨都报复在我身上,把我做成人彘,我在痛苦中凄惨死去。再睁眼,我重生到与李星晓洞房花烛夜,「一起向天下最尊贵的二人复仇,如何?」李星晓答应了。他不知道,我的复仇名单里,也有他。...
佚名
被东北太子爷绑走后,男友疯了
被东北太子爷绑走后,男友疯了
在我被绑架后,顾惊羽完全不顾我的死活,连续挂了绑匪三十六个电话。甚至还对绑匪说:“我没有时间陪你们演戏,你们愿意绑就绑着吧!没有她在我身边,我清净了不少!”我闻言,崩溃大哭,对着绑匪恳求道:“他,他是我未婚夫,一定会救我的,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你们不要伤害我,在给他打打电话,他一定会给你们打钱的。”后来,顾惊羽终于意识到,我不是演戏,是真被绑架了。他疯狂给我打电话。绑匪大哥接通电话:“要不中午等她醒了我再让她联系你?”
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