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全本阅读

打开
A+ A-
A+ A-

苏苏**的双膝上蹭破了皮。

她委屈的靠近云浅,可看着已经霸占了云浅怀抱的洛宝,她又生生的止住了脚步,远远的站着。

“阿姨,小宝掉在地上……苏苏捡起来……姐姐就进来了……”

她哭得抽噎,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云浅在心里简单组织了下她说的话,大概是苏苏看到小宝掉在地上,她去捡起来,正好洛宝进来,以为是她故意弄脏的,两人就争执闹了起来。

云浅也没偏听,又看向洛宝,“洛宝,你看到苏苏故意弄脏了小宝吗?”

洛宝咬唇,歪头仔细的想了想后,摇头。

云浅明白了,又看了眼苏苏摔红的小膝盖,。“洛宝,那是你推了苏苏吗?”

洛宝神情有些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洛洛当时太生气了……”

云浅神色严肃了起来,“你觉得这样做对吗?”

洛宝摇头。

妈咪从小就教育她要做个敢作敢当的小朋友。

她错了就是错了。

于是洛宝想了想,主动走向苏苏,“真的不是你弄脏的小宝吗?”

“嗯……”

苏苏点头。

洛宝抱着小宝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撅起了嘴,“对不起,我不该推你,你可以原谅我吗?”

苏苏眨了眨眼,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云浅。

在家……

她就算不是故意的,妈咪也会打她。

在这里,阿姨竟然会帮着她说话……

苏苏有点想哭。

云浅也在看苏苏,看着孩子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全是感动,心里觉得好奇怪。

手却被轻轻晃了两下,是洛宝久久没得到苏苏的回复,想让她帮忙说几句话。

云浅回神,“苏苏,你愿意接受洛宝的道歉吗?”

“愿意。”

苏苏点头,看向洛宝,“洛宝,我没生气,谢谢你跟我道歉。”

洛宝:“……”她为什么还要跟我说谢谢?

虽然很怪。

但是她跟她那个讨厌的妈咪一点都不一样。

洛宝心里很纠结,到底要不要喜欢一点点她呢?

孩子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洛宝虽和苏苏玩了起来,两个孩子在院子里你追我赶的,欢声笑语不断。

云浅坐在轮椅上看着两个孩子玩闹。

中间,她喊停让两个孩子休息一下,看向苏苏,问道:“你的膝盖没事吗?”

苏苏咧嘴笑开,“没关系的,苏苏都习惯了。”

习惯了?

云浅还没搞明白,两个孩子就又玩闹了起来。

嬉笑声拽走了她原本的思路。

河宝趴在二楼窗户上看着下面,撇嘴道:“妈咪好善良哦,难怪会被渣爹欺负。”

“大哥,我们以后一定要保护好妈咪!”

没有回应。

他回头,看到津宝正盘腿坐在地上,捧着电脑正忙碌着。

“大哥,你又在炒股啊!”津宝凑去,问道,“挣钱钱了吗?”

“不多,五百万。”

津宝抬眼看了他一眼,一本正经的盘算道,“离开霍家后,妈咪就失业了,我们需要钱。”

“哦,那你忙吧。”

河宝对这种事不感兴趣,又跑回窗边往下看。

看到一辆黑色迈巴赫正在由远及近的开来,车牌号熟悉。

“渣爹回来了。”

他“腾”的一下挺直了脊背,精神抖擞的摸出了银针。

“我要找个机会扎他!”

“别急。”

津宝拽住了要跑的河宝,“等妈咪和他办理完离婚手续后再扎,不然这个时候他瘫痪在床,妈咪还得照顾他。”

河宝默默收回了银针,“大哥你说的有道理。”

“等妈咪跟他离婚后,我一定要扎得他哇哇叫!”

……

楼下。

云浅也听到了熟悉的汽车引擎声,抬眼时,迈巴赫已经停在了院子外面。

霍祁从车上下来,看到正在玩闹的苏苏和洛宝,愣了下。

“爸爸!”

苏苏跑去,“苏苏和姐姐玩的很开心,苏苏喜欢姐姐。”

说着,她顿了顿,红着小脸又补充了一句,“苏苏也喜欢阿姨。”

这孩子,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的亲近他。

她那张酷似自己的小脸红扑扑的,上面闪烁着的灵动跟鲜活也是霍祁接回她这么久,从来没见到过的。

霍祁惊讶,看向云浅。

她正背对着这边为洛宝擦汗,好像完全没有看到他。

这样冷漠的态度让霍祁有些许不适。

这几年,云浅对他一直很热情,就算他很烦她,她也都会风雨无阻的在门口迎接他上下班。

云浅一直说,家里跟公司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地方。

家里是出门有笑脸进门有问候的温暖地带。

她要让霍祁感到温暖。

以前霍祁很烦云浅时不时的送温暖。

而现在她乍一冷下来,他还真有点不习惯。

“云浅,我有话和你说。”

霍祁牵着苏苏走近,说道,“苏苏既然和洛宝投缘,就让她们两个多接触接触。”

听到这话,云浅心中冷笑。

要是苏苏不喜欢洛宝,那是是不是她就可以立刻带着孩子滚了?

“妈咪……”

苏苏抱着小宝,很不开心的咬了咬唇瓣。

霍祁刚才一进院子就把苏苏抱起来了,连看都没多看她一眼,她很伤心。

“洛宝乖,跟苏苏去玩一会儿。”

说完,云浅低头看了眼手表,对霍祁冷淡开口:“十分钟。”

十分钟谈话。

二十分钟吃饭,她出门,时间刚刚好。

霍祁眸光微沉,“你很忙?”

云浅颔首,“挺忙的。”

霍祁静默了一瞬,突然涌出一种冲动,想问她是不是忙着收拾东西,搬离霍家。

就这么看不得他了?

“进去说吧。”

云浅推着轮椅往里走。

不料轮子被块小石头卡住。

身后传来细碎沉稳的脚步声,轮椅连着人被霍祁轻轻抬起,稳稳的放进了屋内。

云浅:“……”

她什么体重她清楚,最近又长胖了两斤来着,绝对不轻反正。

霍祁推着云浅往书房走去:“听说你和毕闫聊的不错?”

“沈初跟你说的?”云浅看着霍祁。

霍祁抿唇:“毕闫的名声不好,你私底下少接触他。”

云浅淡笑了声,“原来你还在乎名声。”

出轨。

不认亲生的孩子。

在外有私生子。

霍祁这些事儿只是没传出去罢了。

传出去,说不定跟毕闫谁输谁赢还说不准呢。

霍祁:“……”

两人到达书房。

霍祁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申请冷硬的递给云浅,“给你准备了套别墅,算是额外补偿,孩子们在霍家长大,比较挑剔,我让人按照孩子们现在的卧室装修过,住这总不至于不适应。”

“有空的时候你可以去看看,有需要再添置的东西,你和阿东说。”

云浅没接。

离婚后她不会留在帝都。

“谢谢,但不用。”

霍祁手背青筋微微暴起,半晌他才收回手,“看来孩子们的亲生父亲财力不错。”

这话,阴阳怪气的。

云浅懒得搭腔,“没别的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说完她滚着轮椅自顾自的离开了。

霍祁凝着云浅的背影,蓄着风暴的凤眸久久没有挪回来。

云浅的疏远冷漠让他不适。

不过,他得适应了。

想到沈初,霍祁捏了捏眉心,将那份购房合同丢进了抽屉里,靠坐在椅子上,伸手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

饭后。

云浅在佣人帮助下换了身礼服。

简单的换装也让她出了一身的汗。

扶着还在隐隐作痛的后腰,她明白今晚的晚宴,大概率只能坐着进行了。

“嗡嗡嗡——”

手机震动,她接起,手机里传来云深略显仓促着急的声音,“浅宝,他回来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