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许晚晚时泽祁词

许晚晚时泽祁词

短篇言情 | 许晚晚时泽祁词 | 连载中
2024-04-25 18:05:33
推荐指数:
许晚晚安静垂眸,走过去熟练的捡起书。“啧,真没劲。”见她丝毫不生气,后排个高的男生鄙夷的开口,他校服微微敞开,露出脖子上的星条项链,听说要3W5。...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时泽眼底闪过复杂情绪,二话不说,立马抱起她去了医院。

最后许晚晚缝了整整三针。

从小就怕打针的她,由于怕伤到脑部神经,不打麻药缝针,如今更是疼的她眼泪花打转。

没多久,祁词也收到消息跑来了医院。

手里还带着一堆东西,水果、鲜花。

“严重吗?疼不疼?”

看出他眼底关心的神色,许晚晚强行忍住疼痛,朝他笑了笑。

“别担心,我不疼,医生说很快就会好了。”

祁词知道她是为时泽挡了一棍,复杂的看了时泽一眼,突然道:“听说那几个混混想报复你?”

时泽没抬头,“嗯”了一声。

“是吗。”祁词淡淡的说了句。

不知为何,许晚晚总觉得他的语气有些怪。

但她也没想太多,很快,祁词又满面笑容的看着她,对她说我给你削个苹果好不好?

也不等她回答,大少爷就不怎么熟练的拿起了水果刀。

而时泽则忙前忙后的给她调床铺的高度,给她一遍又一遍试着水的温度,提醒她吃药。

病房很安静,许晚晚感受着这温馨的氛围,一向坚强的人,眼眶突然通红。

祁词见她哭了,顿时放下水果刀,手足无措的看她,“怎么了?太疼了吗?”

许晚晚不说话,眼泪却突然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下。

自从7岁父母意外去世之后,除了奶奶,再也没人这么关心过她。

明明什么都没发生,可感受到的爱意太多,她的眼泪根本停不下来。

像是要把这些年的委屈和心酸都哭出来。

时泽抽出纸巾温柔的帮她擦掉泪水。

两人都看出她的难过似乎不是因为受伤了。

“晚晚,你放心,以后没有人会欺负你了,你可以一直依赖我。”

两人一边握着她一只手,定定的看着她。

许晚晚没有抽回来。

当眼泪流下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对他们敞开心扉了。

这一刻,她好像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救赎。

许晚晚不再别扭的觉得自己不配做他们的朋友。

她试着走出自卑,从心底接受时泽和祁词的存在。

他们就像一道阳光,彻底照亮了她晦暗无光的世界。

……

周末。

许晚晚在和奶奶一起住的小房子里,对着画板画画。

奶奶走过来,看见她最近画的画。

“这不是之前帮我抓小偷的两个男孩子吗?”

许晚晚点点头,鼓起勇气介绍,“奶奶,他们是我的朋友,这个叫时泽,这个叫祁词。”

奶奶有些意外,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许晚晚提起朋友。

而且提起他们的时候,她的眼里好像有星星在闪烁。

难得见孙女这么高兴,奶奶也高兴极了。

她知道,许晚晚从小就比较孤僻,不过也是被逼的。

这孩子从小无父无母,他们家又实在太穷了,麻绳专挑细处断,从小到大,欺负她的人不在少数。

现在有了这两个朋友,她连笑容都多多了。

在学校,因为他们三个人总是一起出现,也没有敢再欺负许晚晚。

至少明面上,没有。

就这么过了快一个月。

许晚晚享受了高中以来最安宁快乐的一段时间。

某天中午,她身为英语课代表收全班的卷子。

时泽和祁词不在,但许晚晚现在大胆了不少,不再像以往那般沉默。

“昨天的英语卷子,都给我一下吧。”

她温声开口,语气非常正常。

以前那个老是欺负她的人对视了一眼,眼里虽然都有轻蔑,但却不敢像以前那么对她。

都安静的交了卷子。

许晚晚收完准备离开。

却听到身后忽然有人噗嗤笑出声来,正是之前那个给自己吃剩的生煎的那个女生。

“有些人现在真是越来越会装腔作势了,真以为灰姑娘要变公主了吗?”

又有人接话道:“等着看好戏吧,很快她就高兴不起来了。”

“啧啧,我还真期待看到那一天。”

不知何时开始,他们对许晚晚有人撑腰的态度,从愤恨到戏谑。

许晚晚听不懂这些话,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这群人却又不讨论了。

但想着他们刚才的话,她心里忽然有些异样,下意识垂了垂眸。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虎婿小说
  2. 邪性小说
  3. 慕爷小说
  4. 惊情小说
最新虎婿小说推荐
如你喜欢虎婿小说,那么请将虎婿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新锋文学网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虎婿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短篇言情小说
乔柚江砚川
乔柚江砚川
恋综上,我­和­影帝被问­及­­喜欢初恋哪一点。他­低­头羞涩地­一­­笑:「她­当­时­坐我旁­边­­,我­数­学­14­0­­分,她­数­学­14­­­分,想­看­看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我冷笑连连:「我­历­史9­0­­­分,他­历­史­3­分­­,我­想­看看是何­等­­倭寇。」
江砚川
裴昭岑安顾西洲
裴昭岑安顾西洲
我和顾西洲谈了六年。从高三到大学毕业。他原本说过,等我一毕业就会娶我。可我却连一场求婚都没等到。毕业那年,他和一学妹不清不楚。那是我第一次抓到他出轨,几乎崩溃,闹得很凶。我们吵得不可开交,房子里东西砸光了。后来他道歉,和学妹彻底断了来往。我舍不得数年感情,选择原谅。可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就在今天,我们冷战的第二个月。顾西洲忽然在共同好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想跟她结婚。」
顾西洲
丧潮海岛
丧潮海岛
在丧尸爆发前,我逃到了一座海上孤岛,带着我妈留给我的所有物资,躺平窝在家里。对的,我是个妈宝女,吃的喝的住的全是我妈的,哪怕丧尸横行,我也有一个可以罩着我躺平的妈妈。
小妍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端午节前相亲,第二天,男方父亲就上门来量我家的尺寸面积。还说我妈是个寡妇,以后结婚他们一家可以搬来我家一起住。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吃绝户的人就开始觊觎我爸留下的四层大楼房。端午节当天相亲男又约我。我本想和他说清楚,他却带我去他家吃粽子。他妈为了省钱把去年剩的糯米拿来包粽子,把我吃进了医院。我洗胃住院,相亲男全程深情陪护感动整个医院,又找来记者拍下他任劳任怨为我付出的辛苦。我拒绝相亲男后被放到网上骂。网爆舆论加上相亲男步步紧逼。我被吃绝户的相亲男逼到抑郁自杀。再睁眼我回到相亲这天,我冷眼看相亲男自导自演。他吃绝户的计谋被我拍下视频发到网上。眼见算计落空,他又故技重施让我吃坏了的糯米包的粽子装深情。他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正在全网直播。好戏已经上场。
许芊凝
长路灿漫
长路灿漫
母亲死后,我前去京城投奔父亲,路遇歹徒清白被毁。事后我被家族放弃,婚约易主,万人嘲笑唾骂。人人要我认命,我偏不认命。我一路状告到大理寺,歹徒高堂之上还淫笑着说,要纳我为妾室。既如此,那这个公道,我便自己来讨了!
瑜七秒
情深意迟
情深意迟
女友认了个干弟弟,总爱给他送温暖。干弟弟发高烧,女友亲自炖汤。我出车祸,浑身是血,女友却在陪干弟弟输液。我终于倦了,提出分手,她却追到我在的城市,求我再爱她一回。
云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