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军官老公太会宠,悍妇带崽扛不住

军官老公太会宠,悍妇带崽扛不住

现代言情 | 颜惜傅闻 | 连载中
2024-04-23 18:01:34
推荐指数:
连续加班数日在跑步机上猝死的颜惜,一睁眼穿到了八十年代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她是家属院里又懒又馋的肥胖悍妇,众人都对她又避又嫌。她讹来的老公傅闻不喜欢她,她还对傅闻收养的同事的两个遗孤又打又骂。穿过来的颜惜:“?”她看了看兜里被原主嚯嚯一空所剩无几的钱,又看了看对她十分仇视的两孩子,在心里算了...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摇头。

“没见到。”

“前两天啊,我听到傅队长家传出咚的一声,声音特别大,像是什么东西砸在了人身上。”范福英夸张地描述:“之后就没见过小禾和暖暖了,你们说奇怪不奇怪。”

她这话里的指向意味太直白了,几人都听明白了,纷纷觑着颜惜。

颜惜像根本没听到范福英的话似的,目不斜视地望着班车会来的方向,神情没有半分变化。

“小禾和暖暖不会出事了吧?”一个叫郭霞的家属道。

她边说边觑颜惜,颜惜仍旧没有半点反应。

“谁知道哦。不过,等傅队长回来了,有些人怕是逍遥不下去了。”范福英阴阳怪气地道。

颜惜只觉得好笑。

这些人要是真的关心傅才禾和暖暖,就应该冲去她家,看看两个孩子的情况,而不是在这里指桑骂槐、假惺惺。

说到底,这些人和原主并没有什么区别。

班车缓缓地驶了过来,停在了乘车点,大家依次上车。

范福英和郭霞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左一右的去挤颜惜,想趁势把颜惜推摔在地上。

颜惜察觉到她俩的意图,借着比她俩大几倍的身体,重重一用力,再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就把这两人撞摔在了地上,摔得两人“哎哟——”“哎哟——”的直叫。

“颜惜!你推我做什么!”范福英坐在地上,指着颜惜怒喝。

颜惜面无表情:“我又没推你。我在排队上车,感觉到有人想插队挤我,我就挤回去了。我哪知道是你啊!我要是知道范婶子你就想不守规矩、就想插个队先上车,我就让你了呗。大家一个院子的,让你插个队不讲文化礼貌一回,也没什么,是不。”

颜惜一番话,让范福英完全词穷了,指着颜惜的手指都恼火的颤抖了起来。

颜惜却已经轻飘飘的上了车,找了个座位坐下。

她见范福英和郭霞磨磨蹭蹭的还没起来,“好心”提醒:“范婶子、郭婶子,你们还去镇上吗?要去就赶紧上车啊!你们又想插队,现在还让一车人等你们,你们脸皮也太厚了吧。”

这辆班车并不是专为家属院开通的,附近村子的村民也会坐这趟班车上县里。

眼下,车上就有好些村民。

听到颜惜的话,她们都对范福英和郭霞不满了起来。

“磨磨蹭蹭的干嘛啊!刚才插队的时候咋没见你们这么磨蹭。”

“好好排队一个一个上车,人早就都上来了,车也早就开了。就因为你俩要插队,害得一车人都在这等你们!”

“你俩和这位女同志都是一个家属院的,怎么就不像这位女同志这么有礼貌讲文明呢?”

颜惜对村民的话一脸的无比认同,还时不时地点头,附和出声:“就是,就是。”

范福英在郭霞的搀扶下上了车。

她刚才摔倒的时候扭到了脚,一时还没恢复。

一上车,她看到颜惜附和村民的样子,气得差点背过去。

班车终于再次启动了。

这个年代的路一般都是土路,公车行驶在上面,很是颠簸,时不时的把人往上抛。

约莫四十分钟后,班车终于到了镇上。

颜惜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感觉**都颠疼了,头也有点晕。

“你们要去哪啊?”范福英那几个家属又聚在一起聊了起来。

“我要去集市上给我家孩子买几件新衣服。春天到了,该换衣服了,去年的衣服都穿不了了。”范福英道。

“我也想给我家娃买件衣服,我们一块去。”郭霞道。

“我也去集市,我去割几两肉,和你们一起。”另一人道。

几人都往集市的方向去了。

颜惜也跟了上去。

走在最前面的范福英瞥见颜惜跟着她们,小声的对她们道:“颜惜一直跟着我们呢。”

“她跟着我们干嘛啊?她也要去集市给小禾、暖暖买衣服?”郭霞道。

“她有这么好心么。”范福英嗤笑:“她怕是不是给她自己买衣服,就是买一大堆填不饱肚子的零嘴。”

“你们瞧见她一天换一件新衣服了没?”叫冯玲玲的家属道:“小禾和暖暖的衣服都洗成什么样了,还在穿,她却整天穿新衣服。傅队长给她的钱,怕是都给她买衣服了!”

“就她那个身形,就算穿个花在身上,也丑得不行啊!她还以为这样,傅队长就会多瞧她一眼了?笑死个人了。”郭霞嘲讽道。

“别管她,她爱买就买。等傅队长回来了知道了这一切啊,她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范福英道。

颜惜并不知道她们的聊天内容,她一路上都在张望道路两旁的小摊小贩。

今年已经1983年了,个体户多了起来,走几步就能看到摆摊开店的个体户,各种门类得都有。

都说八十年代遍地是黄金,只要够勤快,不愁赚不到钱。

颜惜已经在心里计划着她也要做点什么赚点钱了。

远得不说,就说近的,她现在手上只有八块多钱,她跟着范福英她们来集市,确实是想给傅才禾、暖暖买几身新衣服。

这两天,她注意到了,那俩孩子的衣服就没换过,永远是那一身洗得发白都快分不出颜色的衣服。

但一件小孩子的外套,就得四五块钱,她手上的钱根本不够。

傅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如果她不想办法赚点钱,她和两个孩子拿什么吃?

往远了说,傅闻当初娶原主就是被原主逼迫的。

对于一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女性,无论是恋爱还是婚姻,在颜惜的观念里早就不是必需品了。她更不可能在一段强扭的婚姻关系里,长久的发展下去。

颜惜已经做好了等傅闻回来了,就和他离婚的准备。

但离了婚,她得有收入来源啊,不然她怎么活?

因此,在傅闻回来之前,摸索出一条赚钱的路子是必须的。

考虑得很清楚的颜惜,毅然转身地离开了卖衣服的摊子,去买菜和调料了。

围在摊子前给自家孩子挑衣服的范福英她们,余光扫见颜惜走了,都一脸“果然如此”的神情面面相觑。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老公小说
  2. 悍妇小说
  3. 裴总小说
  4. 豪门私宠小说
老公小说大全
如你喜欢老公小说,那么请将老公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新锋文学网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老公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乔柚江砚川
乔柚江砚川
恋综上,我­和­影帝被问­及­­喜欢初恋哪一点。他­低­头羞涩地­一­­笑:「她­当­时­坐我旁­边­­,我­数­学­14­0­­分,她­数­学­14­­­分,想­看­看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我冷笑连连:「我­历­史9­0­­­分,他­历­史­3­分­­,我­想­看看是何­等­­倭寇。」
江砚川
裴昭岑安顾西洲
裴昭岑安顾西洲
我和顾西洲谈了六年。从高三到大学毕业。他原本说过,等我一毕业就会娶我。可我却连一场求婚都没等到。毕业那年,他和一学妹不清不楚。那是我第一次抓到他出轨,几乎崩溃,闹得很凶。我们吵得不可开交,房子里东西砸光了。后来他道歉,和学妹彻底断了来往。我舍不得数年感情,选择原谅。可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就在今天,我们冷战的第二个月。顾西洲忽然在共同好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想跟她结婚。」
顾西洲
丧潮海岛
丧潮海岛
在丧尸爆发前,我逃到了一座海上孤岛,带着我妈留给我的所有物资,躺平窝在家里。对的,我是个妈宝女,吃的喝的住的全是我妈的,哪怕丧尸横行,我也有一个可以罩着我躺平的妈妈。
小妍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端午节前相亲,第二天,男方父亲就上门来量我家的尺寸面积。还说我妈是个寡妇,以后结婚他们一家可以搬来我家一起住。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吃绝户的人就开始觊觎我爸留下的四层大楼房。端午节当天相亲男又约我。我本想和他说清楚,他却带我去他家吃粽子。他妈为了省钱把去年剩的糯米拿来包粽子,把我吃进了医院。我洗胃住院,相亲男全程深情陪护感动整个医院,又找来记者拍下他任劳任怨为我付出的辛苦。我拒绝相亲男后被放到网上骂。网爆舆论加上相亲男步步紧逼。我被吃绝户的相亲男逼到抑郁自杀。再睁眼我回到相亲这天,我冷眼看相亲男自导自演。他吃绝户的计谋被我拍下视频发到网上。眼见算计落空,他又故技重施让我吃坏了的糯米包的粽子装深情。他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正在全网直播。好戏已经上场。
许芊凝
长路灿漫
长路灿漫
母亲死后,我前去京城投奔父亲,路遇歹徒清白被毁。事后我被家族放弃,婚约易主,万人嘲笑唾骂。人人要我认命,我偏不认命。我一路状告到大理寺,歹徒高堂之上还淫笑着说,要纳我为妾室。既如此,那这个公道,我便自己来讨了!
瑜七秒
情深意迟
情深意迟
女友认了个干弟弟,总爱给他送温暖。干弟弟发高烧,女友亲自炖汤。我出车祸,浑身是血,女友却在陪干弟弟输液。我终于倦了,提出分手,她却追到我在的城市,求我再爱她一回。
云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