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穆华舒傅言司

穆华舒傅言司

短篇言情 | 穆华舒傅言司 | 连载中
2024-04-22 11:23:30
推荐指数:
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吗?跟在傅言司身边这些日子,我终于知道了答案。解剖室白炽灯刺眼,明晃着穿透我的身体,在地上留不下一点阴影。我的灵魂轻荡,屋内无一人能发现我。本以为在弥安港的任务里,我卧底身份败露后便是结局。...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傅言司吐出的词句像子弹般颗颗射中心头,疼痛一瞬胀裂整颗心脏。

我撇开头去不敢看他,苦涩在嘴角蔓延。

他说的没错,是我害死了那些战友。

如果我能早点发现弥安港是个陷阱,他们都不会死。

如果我可以再忍耐的久一点,等尘埃落定后,我们还是可以在红旗下并肩。

我与傅言司几乎同时看向了墙上的那张合照,上面每一个人的笑容对我来说,都像是凌迟。

“穆华舒这丫头厉害啊,这次射击又是第一名!”

“兄弟们,我儿子下个月出生,大家都来捧个场啊。”

“我女儿就要上小学了,这次我一定要送她去学校。”

曾经的一幕幕在眼前浮动,我的视线瞬间模糊。

这些活生生的人,最终都变成了被封存,只能缅怀的警号。

办公室里,空气阻塞,窒息感一涌而上。

我看着傅言司,好像回到了参加江家父母葬礼的那个下午。

“愿花飨逝者,春暖斯人,盼山河无恙,国泰民安……”

那日也如现在一样,春和景明,众人的哀悼一遍遍响起。

江父江母在逮捕罪犯时被他们用人质要挟,为保护人质,因公殉职,甚至来不及留下最后的嘱托。

我到现在都记得傅言司跪在他们的遗像前,明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我还是知道,他已经在崩溃边缘。

那天晚上,他抱着我,眼泪一滴滴砸进我的颈窝。

“初夏,我没有爸妈了。”

“我一定会完成他们的遗愿,一定会!”

自那天起,我就很少见到他了,只有他师傅杨老偶尔来交报告的时候,才能看到他。

“逾白,没有人能逃脱,叛徒穆华舒……也不会例外。”

喻裕城低沉的声音一下将我拉回现实。

傅言司眸子闪过寒光,声音冷冽:“当然不会。”

听着他的话,我眸色一瞬黯淡,真相堵在胸口,却无法为自己辩解。

他是该比任何人都要恨我。

因为……我亲手杀了他的师父。

我垂眸看着自己因痛苦而发颤的左手,心尖像是被人掐住,疼的我呼吸都像带着血。

三年前,在一栋废弃大楼里,就是这只手,将子弹送进了杨老的心脏。

他被绑在椅子上,几乎不成人形。

见到我的一瞬间,他眼中迸发出巨大的光亮:“初夏,杀了我,杀了我!”

“我绝对不能被他们控制,求你……杀了我!”

在他濒死的那一刻,我跪在他面前,泣不成声:“杨老,对不起……”

可他却露出了解脱的笑意:“初夏,谢谢……”

远处警笛声渐近,我只来得及给他磕了头就往外冲。

就在我冲到二楼时,我听见傅言司撕心颤抖的声音:“师父!”

我没忍住回头,太久没见,我真的很想他。

可我看见他抱着杨老的尸身,血迹染了满身。

四目相对,他远远地盯着我,眼睛红的像是滴血。

“穆华舒——总有一天,我会亲手送你去接受审判!”

时隔多年的事情仍历历在目,心头的苦涩一瞬变成巨兽将我吞噬。

这时,傅言司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的嗡嗡震动。

我不由看过去,心脏顿时一颤。

詹碧萱。

江父故友之女,她从小就生活在傅言司家里。

自从江家父母去世后,她和傅言司说是相依为命也不为过。

傅言司瞬间温柔的神色,让我鼻尖发酸。

而詹碧萱柔弱的声音传入我耳中。

“逾白哥哥,婚纱店说我们的婚礼服做好了,你什么时候有空啊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崽崽小说
  2. 御总小说
  3. 闪婚萌妻小说
  4. 小蛮妻小说
最新好看的崽崽小说
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崽崽小说,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崽崽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看崽崽小说,就上。
网友评论
最新短篇言情小说
乔柚江砚川
乔柚江砚川
恋综上,我­和­影帝被问­及­­喜欢初恋哪一点。他­低­头羞涩地­一­­笑:「她­当­时­坐我旁­边­­,我­数­学­14­0­­分,她­数­学­14­­­分,想­看­看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我冷笑连连:「我­历­史9­0­­­分,他­历­史­3­分­­,我­想­看看是何­等­­倭寇。」
江砚川
裴昭岑安顾西洲
裴昭岑安顾西洲
我和顾西洲谈了六年。从高三到大学毕业。他原本说过,等我一毕业就会娶我。可我却连一场求婚都没等到。毕业那年,他和一学妹不清不楚。那是我第一次抓到他出轨,几乎崩溃,闹得很凶。我们吵得不可开交,房子里东西砸光了。后来他道歉,和学妹彻底断了来往。我舍不得数年感情,选择原谅。可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就在今天,我们冷战的第二个月。顾西洲忽然在共同好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想跟她结婚。」
顾西洲
丧潮海岛
丧潮海岛
在丧尸爆发前,我逃到了一座海上孤岛,带着我妈留给我的所有物资,躺平窝在家里。对的,我是个妈宝女,吃的喝的住的全是我妈的,哪怕丧尸横行,我也有一个可以罩着我躺平的妈妈。
小妍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端午节前相亲,第二天,男方父亲就上门来量我家的尺寸面积。还说我妈是个寡妇,以后结婚他们一家可以搬来我家一起住。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吃绝户的人就开始觊觎我爸留下的四层大楼房。端午节当天相亲男又约我。我本想和他说清楚,他却带我去他家吃粽子。他妈为了省钱把去年剩的糯米拿来包粽子,把我吃进了医院。我洗胃住院,相亲男全程深情陪护感动整个医院,又找来记者拍下他任劳任怨为我付出的辛苦。我拒绝相亲男后被放到网上骂。网爆舆论加上相亲男步步紧逼。我被吃绝户的相亲男逼到抑郁自杀。再睁眼我回到相亲这天,我冷眼看相亲男自导自演。他吃绝户的计谋被我拍下视频发到网上。眼见算计落空,他又故技重施让我吃坏了的糯米包的粽子装深情。他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正在全网直播。好戏已经上场。
许芊凝
长路灿漫
长路灿漫
母亲死后,我前去京城投奔父亲,路遇歹徒清白被毁。事后我被家族放弃,婚约易主,万人嘲笑唾骂。人人要我认命,我偏不认命。我一路状告到大理寺,歹徒高堂之上还淫笑着说,要纳我为妾室。既如此,那这个公道,我便自己来讨了!
瑜七秒
情深意迟
情深意迟
女友认了个干弟弟,总爱给他送温暖。干弟弟发高烧,女友亲自炖汤。我出车祸,浑身是血,女友却在陪干弟弟输液。我终于倦了,提出分手,她却追到我在的城市,求我再爱她一回。
云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