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豪门总裁 | 南诗厉墨时 | 连载中
2024-04-12 18:11:00
推荐指数:
厉墨时爱上南诗的时候,自己还不知情。白天,他是冷漠禁欲的总裁,对南诗鄙夷漠视,晚上,他化身如狼似虎的野兽,又要的南诗双腿发软。在他的明撩暗诱中,南诗的心也逐渐被他击中。可当真相浮出水面,厉墨时却告诉她,她不过是个玩物,有什么资格跟他在一起。后来,南诗要跟别人结婚的时候,厉墨时跪在她的脚边,虔诚地亲吻她的脚背,双眼发红。他卑微地恳求,“诗诗,能不能不结婚?明明是我先跟你好的……”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外婆两个字,就好像一根刺,深深扎进南诗心里。

如果他们真的对外婆做了什么,她追悔莫及。

南诗双手紧握成拳,憋着一口气,离开了南家。

走在下山的路上,夜晚的凉风吹过,只穿着单薄短裙的她忍不住抱紧自己。

夜风越凉,她的脑子就越是清醒。

到底该怎么做,才能不用嫁给梁昊?

如果告诉那个男人,他会帮自己吗?

想到这里,南诗又猛地摇了摇头,他们只是协议关系,他又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去得罪梁家。

况且,梁家的势力在A市数一数二,那个男人就算有心,恐怕也无能为力。

就在南诗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一辆黑色幻影从山下开上来,刺眼的灯让她忍不住眯起眼睛。

车子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放慢了车速,南诗一眼就看到开车的人是厉墨时,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正是南芷晴。

两人有说有笑,恩爱黏腻,南诗看了眼,很快就挪开视线。

说到底,南芷晴还是比她命好,能够嫁给厉墨时,而她,却要嫁给一个自己根本就不喜欢,并且臭名昭著的梁昊。

可想而知,她婚后的日子会有多难过。

南诗握紧拳头,她不能任由这些人摆布,她得想办法。

如今,整个A市权势最大的就是厉家,能够跟梁家抗衡也是厉家。

厉墨时是她的姐夫,如果自己求他帮忙,看在南芷晴的面子上,他会帮自己吗?

南诗咬了咬唇,不管会不会,她也只能试试了。

梁昊已经醒了,外婆说不定也会落入他们手里,火烧眉毛,再不想办法,她的未来就毁了!

刚才厉墨时送南芷晴回家了,应该马上就会开车下来,她决定站在马路边,等着厉墨时。

不出所料,没等五分钟,那辆幻影就从前方拐角处出现在南诗的视野中。

车灯明亮刺眼,南诗直视着,鼓起勇气伸手去拦厉墨时的车。

她不知道厉墨时会不会停车,但她只能赌一把。

这关乎到她以后的命运。

她能够感受到心脏正在剧烈跳动着,心情无比紧张……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辆幻影从山上缓缓驶来,然后,停在了她的面前。

南诗松了一口气,主动打开车门,直接坐上了副驾。

她扭头看向厉墨时,露出平生最甜的笑容,“姐夫,我打不到车,可以带我一段吗?”

厉墨时没有说话,发动车子,这是默认同意了。

南诗系好安全带,端正地坐在位子上,双手紧张地交握着,不知不觉,掌心已经沁出了密密麻麻的细汗。

她决定先跟厉墨时聊聊天,拉近下关系,“姐夫,您刚才送我姐回家,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也不进去坐坐?”

厉墨时从后视镜瞥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没有回答。

南诗厚着脸皮,继续开口,“其实我姐挺优秀的,如果你娶了她,你们以后一定会幸福的!”

吱啦——

突然,车子猛地停了下来,由于惯性,南诗的身子忍不住向前倾,差点撞到前面的挡风玻璃。

厉墨时的表情如同南极寒冰般冷漠,周身都散发着戾气,让南诗忍不住发颤。

她偷偷瞄了厉墨时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能感觉到他好像生气了。

厉墨时微微侧目,嗓音很凉,“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我……”南诗紧张地支支吾吾了几声,决定豁出去了,“我想请你帮个忙。”

“梁太太冤枉我拿了她的传家手镯,以此威胁我嫁给她儿子梁昊,我不想嫁,而且我根本没拿她的手镯,我已经还给她了。”

闻言,厉墨时周身的寒意收敛了一些,轻描淡写地反问,“这跟我有关系?”

“你是我姐夫,能不能看在我姐的面子上,帮我跟梁太太说一声,我不想嫁给梁昊。”

厉墨时不屑地嗤笑一声,眸中的讥讽不言而喻,“去相亲的时候,不是很爽快吗?现在又不想嫁?”

南诗戳着手指,小声解释,“相亲那是没办法,而且我不知道梁昊是那种人。”

“你的意思是,如果梁昊很好,你就要嫁给他?”

“我不是这个意思……”南诗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姐夫,就当我求你,帮我一次,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厉墨时黑眸沉了下来,冷意越来越来浓。

是,他们怎么不是一家人了,他们本该是更亲密的一家人,只不过从未婚夫妻,变成了姐夫和妹妹。

当初退婚的人是她,现在不想跟别人结婚,来求自己的还是她。

厉墨时眼底划过轻蔑,将南诗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幽闭静谧的空间里,只有两人浅浅的呼吸声,南诗感受着他目光的入侵,身子不由得紧绷起来,心情无比紧张。

她穿着短裙,坐下后露出了大半截白皙纤细的双腿,她忍不住拉了拉裙子,动作拘谨又不安。

好半晌,厉墨时才缓缓开口,“让我帮你,你拿什么来交换?”

每个字,都如同警钟敲击在南诗心上。

再加上他刚才那个要将自己看穿的眼神,南诗很难不觉得,他是想让自己献出身体。

“你、你想让我拿什么来换?”南诗咬着唇,不安地问。

厉墨时没有说话,抬手,指腹摩挲着她的红唇,那双黑眸下,仿佛隐藏着巨大的波澜和占有。

他的意思很明显,南诗懂了。

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忍不住自嘲,这具残破不堪的躯体,他竟然还看得上?

如果他能够帮到自己,出卖自己一次,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她突然抬眸,勇敢地对上厉墨时的眼睛,那双幽黑的眸子,仿佛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将她深深吸引进去。

目光停留在厉墨时好看的薄唇上面,她凑过去,红唇一下就碰到了他冰凉的薄唇。

那瞬间,仿佛触电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她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一鼓作气,慢慢地伸出舌头撬开厉墨时的唇……

她能够感觉厉墨时的身体绷直了,下一秒,就突然把自己按在了副驾驶的靠背上。

昏暗的车里,两人靠得很近很近,南诗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着,隐约能够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

厉墨时掐着她的脖子,言语充满讽刺,“南诗,你怎么那么贱?随时随地都能出卖自己的身体?”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厉总小说
  2. 总裁新妻小说
  3. 小婿小说
  4. 豪门总裁小说
好看的厉总小说完本
提供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厉总小说阅读专题,本栏目收录了当前最好看的厉总小说,免费提供高质量厉总小说排行榜,是广大厉总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平台。
网友评论
最新豪门总裁小说
乔柚江砚川
乔柚江砚川
恋综上,我­和­影帝被问­及­­喜欢初恋哪一点。他­低­头羞涩地­一­­笑:「她­当­时­坐我旁­边­­,我­数­学­14­0­­分,她­数­学­14­­­分,想­看­看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我冷笑连连:「我­历­史9­0­­­分,他­历­史­3­分­­,我­想­看看是何­等­­倭寇。」
江砚川
裴昭岑安顾西洲
裴昭岑安顾西洲
我和顾西洲谈了六年。从高三到大学毕业。他原本说过,等我一毕业就会娶我。可我却连一场求婚都没等到。毕业那年,他和一学妹不清不楚。那是我第一次抓到他出轨,几乎崩溃,闹得很凶。我们吵得不可开交,房子里东西砸光了。后来他道歉,和学妹彻底断了来往。我舍不得数年感情,选择原谅。可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就在今天,我们冷战的第二个月。顾西洲忽然在共同好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想跟她结婚。」
顾西洲
丧潮海岛
丧潮海岛
在丧尸爆发前,我逃到了一座海上孤岛,带着我妈留给我的所有物资,躺平窝在家里。对的,我是个妈宝女,吃的喝的住的全是我妈的,哪怕丧尸横行,我也有一个可以罩着我躺平的妈妈。
小妍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相亲男带他爸上我家量尺寸面积
端午节前相亲,第二天,男方父亲就上门来量我家的尺寸面积。还说我妈是个寡妇,以后结婚他们一家可以搬来我家一起住。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吃绝户的人就开始觊觎我爸留下的四层大楼房。端午节当天相亲男又约我。我本想和他说清楚,他却带我去他家吃粽子。他妈为了省钱把去年剩的糯米拿来包粽子,把我吃进了医院。我洗胃住院,相亲男全程深情陪护感动整个医院,又找来记者拍下他任劳任怨为我付出的辛苦。我拒绝相亲男后被放到网上骂。网爆舆论加上相亲男步步紧逼。我被吃绝户的相亲男逼到抑郁自杀。再睁眼我回到相亲这天,我冷眼看相亲男自导自演。他吃绝户的计谋被我拍下视频发到网上。眼见算计落空,他又故技重施让我吃坏了的糯米包的粽子装深情。他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正在全网直播。好戏已经上场。
许芊凝
长路灿漫
长路灿漫
母亲死后,我前去京城投奔父亲,路遇歹徒清白被毁。事后我被家族放弃,婚约易主,万人嘲笑唾骂。人人要我认命,我偏不认命。我一路状告到大理寺,歹徒高堂之上还淫笑着说,要纳我为妾室。既如此,那这个公道,我便自己来讨了!
瑜七秒
情深意迟
情深意迟
女友认了个干弟弟,总爱给他送温暖。干弟弟发高烧,女友亲自炖汤。我出车祸,浑身是血,女友却在陪干弟弟输液。我终于倦了,提出分手,她却追到我在的城市,求我再爱她一回。
云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