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冯莹郑勇

冯莹郑勇

现代言情 | 冯莹郑勇 | 连载中
2024-04-03 16:21:30
推荐指数:
“听说他还没得老婆。”“不对吧,南下来的干部好像都成家啦。”“……”“……”县委组织部部长手持讲话稿,走近发言台,会场立即安静下来。组织部部长扫视了一下会场,说:“……这次啊,把大家集中到县城学习,主要是总结成绩,揭露问题,再就是要求啊,要求每个人,把这个——这个自己的政治啊,历史啊,做一次审查……”...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十二月底,夏菊回河南老家接牛牛,临走时把军军托给冯莹照看。冯莹知吕娘一到冬天,就有头疼的毛病,睡眠也不好,这段时间她白天总打不起精神,如再增加一个孩子,她肯定看不过来。冯莹决定把军军安排到幼儿园住。一天,她把郑局长家的困难给彭园长说了。彭园长同意冯莹把军军暂时安插在她班上。这样,军军便住进了幼儿园。到了周六下午,冯莹把军军带回来,如郑局长在家,军军就回去,郑局长要是出差了,军军就在冯莹家度过周日。

入冬后,冯莹为减轻吕娘的工作量,中午下班回来,一吃完饭,就洗碗、拖地、整理房间,还把菜摘好;一家人的衣服,也是打夜工洗出来。吕娘见冯莹这样忙,心里过意不去,有时她凌晨醒了,就轻轻地起来,为不影响冯莹他们睡觉,就把菜拿到走廊上,借远处的一点路灯光,把葱、蒜、菜苔慢慢摘出来,把老南瓜、萝卜的皮刮干净。她觉得这样,即打发了醒后难捱的时间,又能减轻冯莹的家务负担。

有天,凌晨五点多钟,吕娘又醒了,她起来提着装有菜的篮子,拿着筲箕,蹑手蹑脚地把门打开,然后坐在走廊有路灯光的地方,再将一根根的菜苔撕皮掐成段,把芹菜叶子一片片摘掉,用刀把胡萝卜的皮刮干净……菜整理出来后,她用扫帚把地下的垃圾,扫进撮瓢,然后端起撮瓢,朝走廊北头走去。吕娘倒了垃圾,打着呵欠往回走,走到离自家还有五六米远时,隔壁郑勇家的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吕娘吓一大跳,心里想,郑局长今天怎么起这么早?是下乡吗?可天还亮,车站这个时候……吕娘还在猜测时,郑家屋里忽然闪出一个黑影,黑影头也不回地朝走廊南头急速走去。吕娘又吓着了,她停住脚步,站在那里,拍着胸口,朝黑影望去。郑家的门“吱”的一声又关上了。黑影走到有路灯照射的地方时,吕娘陡然看见黑影的腰间,摆动着两条长辫子,啊!是个女的!

吕娘惊得差点叫出声来。她扭头朝身后看了看,黑漆漆的走廊,只有她一人。吕娘赶忙朝自家走去,路过郑家时,她把脚步放得很轻很轻。吕娘进屋把鞋脱了,坐进被窝,将被子往腰间拉了拉,然后捂着“呯呯呯”跳个不停地胸口,低头想着,这个“长辫子”应该不是郑家的客人;如是客人的话,不会天没亮,就慌慌张张的走了;就算“长辫子”是客人,这样一男一女的住着……吕娘想到这里,陡然忆起一件事来:那次,她在伯父家院子里,看到的那个挽着郑局长胳膊散步的女子,也是梳着长辫子。还有一次,天快黑时,她回老城帮冯莹借鞋样,在盒瓶街,看到郑局长进了一家旅馆,难道郑局长跟这女的长期……天啦!吕娘不敢往下想了,她担心起夏菊。想着夏菊性格懦弱,迟早有一天,她会被郑局长甩了……万一到了那天,夏菊怎么办,她没得工作,还有两个孩子……吕娘就这样替别人担忧到天亮。

天大亮后,冯莹起来,端着一杯水,站在走廊边缘,“咕噜咕噜”地漱着口。吕娘在忙着做早饭,她把灶里的火烧旺了,就站在灶边,往锅里tຊ倒油,放姜、葱,添水,在等锅里水沸的那会,她手里握着一把面条,望向冯莹说道:“小冯,等会,我给你说个事哈。”

冯莹拿着牙刷,满嘴泡沫地转过头,向吕娘点了点头。可吕娘话刚说出口,马上就后悔了。她觉得,还是不能把早上看到的告诉冯莹。她毕竟年轻,没么子阅历,万一她晓得了,去问郑局长,那还搞拐哒。冯莹漱完口,走过来,问吕娘:“您给我说么子事。”

吕娘淡淡地一笑:“没好大个事,我是想问小夏么时候回来,这段时间天气好,我想用她家的晾衣绳,晒被子。”

冯莹说:“夏姐可能还有段时间才得回来,她家的绳子空着的,您用就是。”

“要得,等会太阳出来了,我把大人、小孩的被子都晒一晒。”吕娘说时,见水开了,就把面条丢进锅里。

大约过了二十多天,夏菊和牛牛回来了,刚好幼儿园放寒假,军军便回到家里,郑家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

到了腊月,有一天下午,赵彬下班回来,一进屋,就对坐在床边椅子上织毛衣的冯莹,说:“今天钟科长跟我说,三合院有一套房子空出来了,问我们愿不愿搬过去。”

“怎么忽然说起三合院的房子。”冯莹抬头问道。

赵彬说:“这还是半年前的事。那天,我下班去食堂,刚好跟钟科长同路,我就问他,大院里有没有带厨房的屋。他说,三合院有一套,说我如想要的话,等这套房子空出来了,就通知我。”

冯莹说:“三合院的屋,以前是地主的,又老又旧,我去罗嫂家,看到过。”。

赵彬捧着茶杯,望向冯莹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明天,我去把钥匙拿了,中午我们去三合院看下了,再跟钟科长一个回复。”

冯莹点头:“行。”

第二天中午,赵彬和冯莹吃完饭,去三合院看房子。三合院坐落在专署大院中心地带,院子的前、后、右边是桔林,左边那排背对三合院的平房,是车库,和警卫班战士的宿舍。车库门前有一个约四百平方米的场坝,场坝靠池塘边,是一条连接大院正门,和东门的三合泥路。赵彬和冯莹走进三合院,赵彬见院子不大,南、北、西侧各有三间房,院坝中间有条卵石铺装的小路,路两边平地的中间,各栽有一棵高大笔直的水杉树。赵彬对冯莹朝右边走廊指了下:“走这边,你看见没有,这边过道上没砌灶。”

冯莹以前来过一次,当时没怎么注意,这时,才看清院子里除北边走廊上,没堆任何杂物,其它所有房间门口都垒得有灶,和码的柴块。两人踏上北侧的走廊,来到第一间房门口,赵彬对冯莹说:“钟科长说,头间是厨房,我们先去看卧室。”

两人朝前走去,到了第二间房门口,赵彬从兜里掏钥匙,把门打开,两人进来一看,是个套间房,他们朝左边里间走去。冯莹进来看见墙边摆着一个雕花大木床,就走过去,看了看,对赵彬说:“这么好个床,怎么没搬走?”

赵彬说:“昨天,钟科长专门说了床的事,他说床是这家女主人的陪嫁,她丈夫调到省城,搬不走,说不要了。”

冯莹笑道:“我们正好差个大床。”

冯莹又朝窗边走去。赵彬仰头察看了一下天花板,也来到窗户旁。冯莹对赵彬说:“这屋里光线好差哦。”

赵彬朝窗外望了望,说:“后面有一排柚子树,把光线挡了。”

冯莹低头看地下,见地板毛毛糙糙的,就又对赵彬说:“这还是地主住过的屋,地板怎么这个样子。”

赵彬没答冯莹的话,只说:“走,看看外面那间。”

两人来到外间,感觉这间的光线要好点,面积也大些。他们转了转,出来沿走廊往回走,来到厨房。冯莹见厨房的墙壁没粉石灰,地下也什么都没铺,不由得皱起眉头。离门半米远处有口大柴灶,冯莹走过去瞧了瞧,对赵彬说:“这么大个灶,可做七八个人的饭,锅怎么也没搬走。”

赵彬“噗哧”一声笑道:“灶大的问题,锅没搬走,这些你暂且莫管,我只问你,房子倒底怎样,搬不搬?”

冯莹犹豫地说:“这房子,赶我们现在住的,差远啦。”

赵彬说:“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这套房子质量是不大好,但有厨房,有单独的两间卧室。我也是考虑吕娘年纪大了,在走廊上做饭,很辛苦,才对钟科长说,想找有厨房的屋。”

冯莹沉吟了会,说:“搬吧。也是的,这么冷的天,吕娘在外面做饭,确实辛苦。这两天,我看到她耳朵都长冻疮啦。还有,吕娘来我们家这么长时间,一直睡那么小个床,每次,我看到她睡觉前,把椅子抵在床边,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赵彬说:“如搬过来,这两个问题都可解决。吕娘在厨房做饭,就不会冻着了。床的问题,把那张雕花床搬到外间,让吕娘睡,我们住里间。还有一点,我要给你说的是,全专署大院,除专员的屋配灶间外,再就是这套房子,有厨房。”

冯莹听了赵彬的话,便果断地说:“那就搬吧。”

两人锁了门,往回走。路上冯莹对赵彬说:“要搬就早点搬,还有一个星期就要过年啦。”

赵彬说:“好,等会我去给钟科长说。”

到了星期天,冯莹去隔壁跟夏菊说,他们今天要搬到三合院。夏菊愕然道:“你们怎么忽然就说起搬家呢?”

冯莹把搬家的原因给夏菊简略说了下。夏菊怔怔地望着冯莹说:“好舍不得你们。”

冯莹笑道:“又没搬好远,还在一个大院里。”

“说是这样说,倒底没得住隔壁这样方便。”夏菊动情地说,“我帮你们搬吧。”

冯莹连忙说:“我们东西不多,过会,赵彬单位来几个人,一会就搬啦。你帮我把娴娴看着就行啦。”

“那叫吕娘和孩子,都过来烤火。”夏菊说。

冯莹过去,对吕娘说:“搬家的人可能要来啦,您和洁雅、洁娴,到夏姐那边去烤火吧。”

洁娴一听妈妈的话,“咚咚”地先跑过去了。吕娘一直没去过郑家,这时,她从床上抱起睡着了的洁雅,朝隔壁走去。进来,见郑家的房里,中间没有隔断,所有家具靠墙摆着……

夏菊见吕娘进来了,忙指着火盆边一把椅子,向吕娘招手:“吕娘,来这里坐。”。

吕娘说了声好,便

抱着洁雅走到火盆边,在椅子上坐下。夏菊见炭火不那么烈了,就走到墙边,用小火铲从一只竹筐里,撮了几块生炭,堆在火盆红炭上,再拿一张报纸,来回轻轻地扇,不一会,红红的火苗子就窜了上来。夏菊丢开报纸,挨吕娘住下。吕娘问夏菊:“郑局长到哪里出差去了。”

夏菊说:“不晓得,我从不问他去哪里。”

吕娘望了望夏菊,不再做声。

夏菊问吕娘:“听小冯说,您女儿和外孙上个月,去部队了,您怎么不跟着一起走。”

吕娘说:“北方冷,我身体受不了。再说,我在石谷过了一辈子,老了也不想离开家乡。”吕娘说话时,见夏菊老打干呕,就关心地问道,“小夏,你有了?”

夏菊点了点头。

吕娘笑道:“明年,你们家又要添丁进口了。”

夏菊皱着眉头说:“我实在不想生了。”

吕娘微笑道:“这个事,可由不得你哟。”

夏菊勉强笑了笑。吕娘见夏菊身上穿的蓝布罩衣,洗得绒兜兜的了,就和蔼地对夏菊说:“小夏,你莫要太节约,你看,你这衣服都快穿不得了。”又说,“你这么年轻,怎么穿得这么素,去买块花布做罩衣,显得年轻些。”

夏菊幽幽地说:“我这个样子,再穿什么,都不会显得年轻。”

吕娘带笑说:“那不见得,人要……”吕娘话没说完,她怀里的洁雅动了下,吕娘见洁雅醒了,赶紧把洁雅**上的尿布抽出来,一面问夏菊,“你们的痰盂呢,这娃一醒就要屙尿。”

夏菊忙弯腰从床底下拿了个痰盂,放在吕娘面前。吕娘给洁雅把完尿,再跟夏菊说话时,把话峰转到别的话题上了。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重回六零小说
  2. 亿万甜妻小说
  3. 富太太小说
  4. 顶级绿茶小说
重回六零小说完结排行榜
如你喜欢重回六零小说,那么请将重回六零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新锋文学网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重回六零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厉墨时爱上南诗的时候,自己还不知情。白天,他是冷漠禁欲的总裁,对南诗鄙夷漠视,晚上,他化身如狼似虎的野兽,又要的南诗双腿发软。在他的明撩暗诱中,南诗的心也逐渐被他击中。可当真相浮出水面,厉墨时却告诉她,她不过是个玩物,有什么资格跟他在一起。后来,南诗要跟别人结婚的时候,厉墨时跪在她的脚边,虔诚地亲吻她的脚背,双眼发红。他卑微地恳求,“诗诗,能不能不结婚?明明是我先跟你好的……”
司弦月
放妻子自由后,她后悔了
放妻子自由后,她后悔了
在那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庆祝时刻,我独自一人,拖着沉重的行李,黯然离去,留下了那份象征别离的离婚协议书。在离去之前,我在微博上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走了,给你们腾出空间!”时间悄然流逝,半小时后,她的电话急促地响起,“石泽,你闹够了没有!”我心中泛起一丝苦笑,我已不再需要你,你的世界,我不再关注。
佚名
王爷!王妃把拜堂的锦鸡给烤了
王爷!王妃把拜堂的锦鸡给烤了
【双洁1v1+医妃+替嫁+甜宠爽文】慕容寒月穿越了,穿成了宰相被养在乡下的土肥圆嫡女!她醒来就被后娘塞进了花轿,送进了王府!可嫁进去才知道,王爷不禁是个残废,还克妻!据说,已经害死三个老婆了深更半夜,夫君不来,寂寞难耐,肚子饿了怎么办?慕容寒月看向了那只用来拜堂的大公鸡......要不烤了?当新房的大门被人踢开时,慕容寒月正啃着鸡腿不亦乐乎。“来人呐!王妃把王爷烤了吃了!”主角:慕容寒月、独孤景琛
是图图鸭
农家俏王妃
农家俏王妃
穿越农家女,家徒四壁爹爹早死,娘亲包子,大哥痴傻,妹子彪悍,看着破破烂烂的茅草房,空空如也的大米缸,林初夏一咬牙,放开膀子去挣钱,挣银子,斗极品,日子过的乐哉不已,偶遇一妖孽王爷,此货实在太小气,无意中捡他一破玉,竟然逼她以身抵玉?某女狠狠一瞪眼,“破玉还你!”某王爷凤眉一挑,“要人。”且看小村姑如何调教妖孽王爷
星星饼干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闪婚+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男主隐藏身份+双洁】领证这天,林可喻顶着烈日捉奸,一个她未婚夫,一个是她好友,她气得拿水泼他们,却被渣男一把推开,还骂了她句:“神经病。”她双目猩红,扭头就在民政局门口,拉了个同样急需结婚的帅哥。本以为,顾易只是跑了未婚妻的普通人,没想到,他是顾氏掌权人,咳嗽一声,整个人商圈都要抖三抖商业大佬。而当顾夫人被正式在大众面前露脸。质疑声又起伏不断。林可喻拿着手机摔向坐在沙发上的人,气呼呼的说:“他们说我不配当顾太太。”男人掀起眼皮,挑眉看向不高兴的人,面不改色的将人拉进怀里回:“是吗,我试试。”
伊时一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双洁+甜宠+重生异能+带球跑】前世,云窈为逃避代替王妃和慕王圆房,听信渣男的话与他私奔,却换得被卖入青楼,惨死河中的结局!重生回到私奔前夕,这次她选择回头当替身。谁知明明传言容貌奇丑,宛如恶鬼的慕王不仅容颜俊美,还身材绝顶!替身一事也变得不再难以接受。【小剧场】慕霆渊打仗归来,满心欢喜的回了王府,却听说云侍妾跑了,连盔甲都来不及脱就带人全国找人。江南小镇外,他带着三千轻骑将小院围的水泄不通。“身为侍妾私自叛逃,脱光衣服,鞭打一百或杖九十,自己选一样!”云窈一挺孕肚,叉腰娇蛮道:“你打吧,打死我们娘仨吧!”院子外的三千轻骑本以为云侍妾胆敢出逃,这下定然不死也残了。没想到一伸头,却见他们平时冷酷绝情,杀敌不眨眼的慕王,竟搂着人家又是娇娇又是乖乖的哄了老半天!众人哗然。没想到他们慕王私底下竟是这样的人?!
渣海爱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