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开局成后娘,带崽逃荒靠空间赢麻了

开局成后娘,带崽逃荒靠空间赢麻了

古代言情 | 春晴郑秀才 | 连载中
2024-04-03 15:01:56
推荐指数:
春晴一朝穿越,成为逃荒路上的娇弱寡妇。三个拖油瓶不说,还有极品亲戚随时随地想搞死她。分家!必须分家!族长嘲笑:一个娇弱寡妇,分家后无人帮衬,你只有饿死的份!极品亲戚:早晚搞死你,把分走的东西抢回来。村民:从未见过如此娇弱之人!春晴呵呵。空间在手,物资我有!极品亲戚,打就完事儿。缺衣少粮?搬空敌人粮仓。带崽、种田、经商,小日子红红火火。某男人霸道放话:都闪开,我是她的人!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8章

苏洛柔是现代某三甲医院的优秀护士,携带灵泉空间,穿成秀才之女。

她的灵泉能强身健体,包治百病。

医学技术相对落后古代,没点灵泉傍身,哪敢横着走?!

千载难逢的机会,女主的羊毛不薅白不薅!

苏洛柔看着春晴去而复返,笑得像只偷了鸡的狐狸,心里顿时涌出一股不妙的感觉。

春晴笑眯眯的看着苏洛柔:“苏娘子,你会医术?”

苏洛柔刚刚在恩公面前自报家门,岂能改口?

只能硬着头皮点头,还得表现出热络:“略懂一些,你是哪里受伤了吗?可否要我处理?”

春晴等的就是这句话,她撩起衣袖,露出手背上的血痕:“那就麻烦你了。”

苏洛柔小心翼翼的清理,不一会儿就露出伤口的本来面目。

苏洛柔嘴角抽搐:“还好你来得及时,再耽误一会儿,伤口就要愈合了。”

就见伤口只有米粒大小,并且已经结痂。

是春晴骑电驴时,不小心被路边的树枝划的。

苏洛柔不想把灵泉浪费在这种小伤上。

春晴也明显感觉到,用灵泉擦过的伤口,连轻微的痛感都消失了。

灵泉果然名不虚传!

村长几人有救了。

春晴尴尬的收回手:“那我的就不用处理了。不过我们村长在冲突中出了力,受了很严重的伤,你这么善良,一定会帮忙处理的对不对!”

春晴眨巴着期待的小眼神看她。

苏洛柔的灵泉珍贵,并不想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可年轻男子,已经去扶村长了。

她咬咬牙,只能答应救治。

村长的手臂的确伤得很重,狰狞伤口深可见骨,吓得众人倒吸冷气。

“没有针线缝合,让伤口这样暴露,很难愈合。”她先按了按伤口周围,就拿出灵泉水先行清洗。

手法娴熟轻柔,不愧是三甲医院年年评优的护士。

春晴从挎包里拿出针线:“我有针线,你缝吧。”

苏洛柔把针线在灵泉水中泡了泡:“没有麻沸散会很疼,你忍着点。”

“不如苏大夫你负责缝合,我帮你打下手,先用你的药水帮其他几人清洗伤口。”春晴提议。

苏洛柔担心别人发现灵泉秘密,并不想假手他人。

春晴担忧道:“刚才混乱,恐怕有玥贼趁乱逃跑的,若他们回去搬救兵,恐怕很快就会杀过来,我们得尽快离开这儿。”

春晴并非胡说。

原著中,男子虽胜,但受伤严重,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苏洛柔见他没有救治价值,给他灌下半瓶灵泉当作报答,便离开了。

她走后一个多时辰,援兵到来。

苏洛柔也不想‘二进宫’,便拿出两瓶灵泉给春晴:“你省着点用,只有这么多了。”

春晴拿到灵泉,心下一喜,便转身去给另外几人处理伤口。

灵泉珍贵,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春晴全都用在刀刃上,一滴都没浪费。

把三人处理完,竟然还剩下一瓶多点。

春晴悄摸留下大半瓶,把剩下的半瓶还给苏洛柔。

苏洛柔见药水有剩,知春晴没有大手大脚,心里舒服不少。

春晴把昧下的灵泉收进空间,刚起身,就见年轻男子被幸存者围住。

“我们都是活生生的性命,是你刚刚救下来的。难道我们就不如你要找的那个人重要吗?”

“刚才那人不是说了吗?梧桐镇春家村的人早跑光了,你去了连鬼影子都见不到,不如护送我们去云梦城。”

“就是,恩人,您行行好吧,我们都是些老弱妇孺,没了你,我们活不到云梦城的。您大慈大悲菩萨心肠,不会眼睁睁看着我们去死的,对吗?”

春晴听了一会儿,就弄清事情缘由。

原来男子趁着他们处理伤口,把玥国兵留下的物资分给幸存者,让他们各自离去。

大部份人走了,剩下二三十人要求他一路随护。

但男子要去春家村找人,不肯答应,那些人便上岗上线,想站在道德至高点逼他就范。

春晴双手环胸,歪在树上看戏。

看他要如何处理这些人。

男子感受到春晴视线,回头与她对视,眉头几不可见的皱起。

再回身面对那些人时,脸上不见半点温和神情:“既然你们不愿意走,那就把命留在这里吧。”

他踢飞脚边的弯刀。

弯刀擦着领头人脸颊,扎进他身后树中约一尺深。

领头人吓得双腿发抖,膝盖一弯就跪倒在地,胯间溢出一片水渍。

其他人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

春晴挑了挑眉,对他的果决有些意外。

他年纪不大,本事不小,性格不软,倒是挺符合她的胃口。

不过,他打听春家村做什么?

在找什么人?

她正想着,男子走过来就自报家门:“小娘子,我叫章槐,是来本县梧桐镇春家村寻亲的,听村长说你是春家村人,不知村里现在是什么状况?”

“我娘家确实是春家村的,不知你要找谁?”春晴不答反问。

男子扯出一抹淡笑,并不回答。

搞得还挺神秘。

春晴稍作犹豫,看在他武力值的份上,便简单跟他说了一下春家村的情况,问章槐要不要同去云梦城。

章槐稍作犹豫就答应了。

苏洛柔也连忙举起小手:“我能跟你们一起吗?我会点医术,肯定能帮到你们的。”

春晴就知道,只要章槐跟他们一起走,苏洛柔就一定会跟上。

南下将近一个月的路程,还怕薅不到灵泉吗?!

匆匆收拾,他们就准备离开。

这时,不远处的树上,传来嗔怒的女声:“章槐,你怎么把我落下了。”

章槐步子一顿,恍然大悟的脸上,仿佛才想起还有个人。

他走到一棵树前,抬头道:“下来吧,我接着你。”

“那你可要接稳了。”话音刚落,一道鹅黄身影,就从树枝一跃而下。

她根本不怕章槐接不住。

安稳落地后,她立刻挣脱下地,蹦蹦跳跳来到春晴面前:“姐姐,你的箭法好厉害,嗖嗖嗖的,一下一个,比我哥还厉害一百倍!”

女孩十六七岁的年纪,鹅蛋脸上一双圆圆的鹿眼,挺翘的鼻尖,红润的樱桃唇,白皙的皮肤。

一看就是在疼宠中长大的千金**。

“你要喜欢,我教你啊!”春晴笑道。

小梨吓得连连摆着小手,娇嗔的道:“不要不要,我才不要学,射箭可费手了,会起泡的。”

说话间,他们已经跟队伍汇合。

村长沉着脸,催促大家现在进山,玥国兵的援兵随时都有可能杀到!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空间小说
  2. 开局小说
  3. 后娘小说
  4. 最强妖孽小说
最新空间小说推荐
新锋文学网提供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空间小说阅读专题,本栏目收录了当前最好看的空间小说,免费提供高质量空间小说排行榜,是广大空间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平台。
网友评论
最新古代言情小说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厉墨时爱上南诗的时候,自己还不知情。白天,他是冷漠禁欲的总裁,对南诗鄙夷漠视,晚上,他化身如狼似虎的野兽,又要的南诗双腿发软。在他的明撩暗诱中,南诗的心也逐渐被他击中。可当真相浮出水面,厉墨时却告诉她,她不过是个玩物,有什么资格跟他在一起。后来,南诗要跟别人结婚的时候,厉墨时跪在她的脚边,虔诚地亲吻她的脚背,双眼发红。他卑微地恳求,“诗诗,能不能不结婚?明明是我先跟你好的……”
司弦月
放妻子自由后,她后悔了
放妻子自由后,她后悔了
在那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庆祝时刻,我独自一人,拖着沉重的行李,黯然离去,留下了那份象征别离的离婚协议书。在离去之前,我在微博上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走了,给你们腾出空间!”时间悄然流逝,半小时后,她的电话急促地响起,“石泽,你闹够了没有!”我心中泛起一丝苦笑,我已不再需要你,你的世界,我不再关注。
佚名
王爷!王妃把拜堂的锦鸡给烤了
王爷!王妃把拜堂的锦鸡给烤了
【双洁1v1+医妃+替嫁+甜宠爽文】慕容寒月穿越了,穿成了宰相被养在乡下的土肥圆嫡女!她醒来就被后娘塞进了花轿,送进了王府!可嫁进去才知道,王爷不禁是个残废,还克妻!据说,已经害死三个老婆了深更半夜,夫君不来,寂寞难耐,肚子饿了怎么办?慕容寒月看向了那只用来拜堂的大公鸡......要不烤了?当新房的大门被人踢开时,慕容寒月正啃着鸡腿不亦乐乎。“来人呐!王妃把王爷烤了吃了!”主角:慕容寒月、独孤景琛
是图图鸭
农家俏王妃
农家俏王妃
穿越农家女,家徒四壁爹爹早死,娘亲包子,大哥痴傻,妹子彪悍,看着破破烂烂的茅草房,空空如也的大米缸,林初夏一咬牙,放开膀子去挣钱,挣银子,斗极品,日子过的乐哉不已,偶遇一妖孽王爷,此货实在太小气,无意中捡他一破玉,竟然逼她以身抵玉?某女狠狠一瞪眼,“破玉还你!”某王爷凤眉一挑,“要人。”且看小村姑如何调教妖孽王爷
星星饼干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闪婚+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男主隐藏身份+双洁】领证这天,林可喻顶着烈日捉奸,一个她未婚夫,一个是她好友,她气得拿水泼他们,却被渣男一把推开,还骂了她句:“神经病。”她双目猩红,扭头就在民政局门口,拉了个同样急需结婚的帅哥。本以为,顾易只是跑了未婚妻的普通人,没想到,他是顾氏掌权人,咳嗽一声,整个人商圈都要抖三抖商业大佬。而当顾夫人被正式在大众面前露脸。质疑声又起伏不断。林可喻拿着手机摔向坐在沙发上的人,气呼呼的说:“他们说我不配当顾太太。”男人掀起眼皮,挑眉看向不高兴的人,面不改色的将人拉进怀里回:“是吗,我试试。”
伊时一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双洁+甜宠+重生异能+带球跑】前世,云窈为逃避代替王妃和慕王圆房,听信渣男的话与他私奔,却换得被卖入青楼,惨死河中的结局!重生回到私奔前夕,这次她选择回头当替身。谁知明明传言容貌奇丑,宛如恶鬼的慕王不仅容颜俊美,还身材绝顶!替身一事也变得不再难以接受。【小剧场】慕霆渊打仗归来,满心欢喜的回了王府,却听说云侍妾跑了,连盔甲都来不及脱就带人全国找人。江南小镇外,他带着三千轻骑将小院围的水泄不通。“身为侍妾私自叛逃,脱光衣服,鞭打一百或杖九十,自己选一样!”云窈一挺孕肚,叉腰娇蛮道:“你打吧,打死我们娘仨吧!”院子外的三千轻骑本以为云侍妾胆敢出逃,这下定然不死也残了。没想到一伸头,却见他们平时冷酷绝情,杀敌不眨眼的慕王,竟搂着人家又是娇娇又是乖乖的哄了老半天!众人哗然。没想到他们慕王私底下竟是这样的人?!
渣海爱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