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全文在线阅读)官嫂 主角刘远东温玲

作者:远东听风 发表时间:2024-04-03 22:47:11
官嫂
远东听风
连载中 | 官场职场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全文>

《官嫂》 第10章 温玲,你究竟做错了什么? 免费试读

温玲是真不知道,孙康来等人为什么要忽然集体撤资。

更不知道,东远集团为什么忽然间,终止了那个两千万的合作项目。

可偏偏——

无论是田露露,还是孙康来等人,都说她心里有数!

她心里能有什么数?

“难道,就因为我和远东离婚了?”

傻楞在门后的温玲,脑海中忽然闪过了这个念头:“我昨天刚和远东离婚,孙康来等人和东远集团今天就撤资、和我终止合作。”

不对。

她马上就否认了这一点。

因为在过去的两年内,她也几次问过刘远东的家世。

每次,刘远东都告诉她说,他就是老家在燕京的普通家庭,父母都是老师;因他执意要落户清水镇,父母气不过和他断绝了关系。

而且和他朝夕相处足足两年的温玲,也始终没有看到他和外来的人来往。

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温玲忽然头痛欲裂,双手捧住了脑袋,倚在了墙上。

“玲玲,玲玲!”

她大哥温军的声音,忽然从门外急促的响起。

温军冲了进来。

脸色发白,额头上全是冷汗。

会议室那么多的镇领导,温军视而不见。

一把抓住了温玲的胳膊,用力摇晃着。

咆哮:“你告诉我!你究竟做错了什么?才让我们领导今早找我谈话,撤销了我的科长职务!而且还说,可能会把我直接开除公职!我询问领导怎么回事,领导告诉我说,要想知道答案,让我来问你!玲玲,你快点告诉我,你究竟做错了什么!?”

啊?

温玲大哥在县招商局的科长位子,被撸了?

起因也是温玲做错了什么。

天!

这个女人,究竟做了啥天怒人怨的事啊?

孟凡龙等人面面相觑——

温玲被**晃的脑袋疼,只是无力的回答:“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玲玲!”

温老二气急败坏的声音,随着奔跑的脚步声传来:“你究竟做了什么?让青云市榨油厂的老总秘书,刚才给我打来了电话!说从今天起,青云市榨油厂不再收购我的产品?我询问原因,老总秘书让我来问你。”

温老二有一家榨油厂。

规模不大,生产出来的豆油根本不去市场,而是直接送到青云市榨油厂。

这是因为在两年前,温老二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青云市榨油厂的老总秘书。

双方一见如故——

老总秘书拍着温老二的肩膀,说:“兄弟,既然你也是干这一行的,那就送来我们厂。给你的价格,比你在农村赶集买的价格可高多了。”

也正是因为有门路销售,温老二的榨油厂才从最初的五六个人,发展到了现如今三十多人的规模。

温老二还打算等年后,再借钱扩大规模呢。

可今天,他在忙着和王海搬家时,他老婆心急火燎的跑来了镇家属院,说青云市榨油厂不再收他家的豆油。

老二媳妇连忙追问原因。

青山榨油厂的老总秘书,却让老二媳妇去问温玲,说是她知道为什么终止合作。

啊?

温老二的榨油厂销售门路,也被终止了?

同样和温玲有关。

谁能告诉我,这个女人究竟做过什么啊?

孟凡龙等人再次面面相觑——

“玲玲,你告诉我!我们领导,为什么要撤我的科长,还要开除我的公职?说话!”

“玲玲,你究竟做错了什么,得罪了我在青云市榨油厂的门路?说话!”

温家兄弟一人抓着温玲的一根胳膊,用力的摇晃着,旁若无人的大声质问。

温玲被晃的更加眼神呆滞:“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玲玲——”

门外走廊中,又传来了喊温玲的声音,是韩斌:“哈,哈哈,请收下这捧代表着爱情的玫瑰!请假吧,我带你去青云市,咱们去吃西餐。”

韩斌出现在了温玲的视线内。

小伙子西装革履,中分发型喷了摩丝,精神百倍满脸的喜悦,看着温玲的眼神火热。

尽管韩斌也知道,在温玲没有成为镇长之前,俩人不但不能扯证结婚,甚至最好是别在一起。

可他实在忍不住!

就想今天带着温玲去青云市吃西餐,等晚上下榻酒店,抱得美人归。

就这样,韩斌抱着鲜花兴冲冲的跑来了清水镇。

反正清水镇的老大是孟叔叔,就算他这个行为有些过,也能帮他兜底的。

“我说你俩,抓着玲玲干什么呢?松开她。孟叔叔,我带着玲玲外出玩一天,你没意见吧?呵呵,玲玲,请收下代表着我深沉爱意的玫瑰。”

韩斌扯开温家兄弟后,又猛地甩了下那潇洒的中分发型,双手捧着玫瑰递给了温玲。

温玲接了过去——

却在下一秒,猛地把鲜花,狠狠砸在了韩斌的脸上。

最大的力气尖叫:“滚!都给我滚开!”

玫瑰花有刺,一下子在韩斌的脸上,扎上了星星点点。

“啊。”

韩斌惨叫着踉跄后退,随即脸色狰狞的怒骂:“臭女人!你敢扎我?”

骂声中,失去理智的韩斌,冲到温玲面前抬手,狠狠抽向了他挚爱的玲玲。

温家兄弟慌忙躲避——

上一篇:《青梅重生》by夜叶
下一篇:无广告小说重生后,我把渣男送上恋爱审判 滕静初薛迟在线阅读
官嫂
官嫂
连载中 | 官场职场
远东听风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放妻子自由后,她后悔了
放妻子自由后,她后悔了
王爷!王妃把拜堂的锦鸡给烤了
王爷!王妃把拜堂的锦鸡给烤了
农家俏王妃
农家俏王妃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民政局前,我捡了亿万总裁来领证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通房娇软:战王为她咣咣撞大墙
重回上错花轿那天,我当场改嫁前夫他爹
重回上错花轿那天,我当场改嫁前夫他爹
全球节操贬值了!
全球节操贬值了!